不失盼望的老年

H


◎趙麟書(台北信友堂會友)

報載今年三月台灣已邁入高齡化社會,有些農村年輕人向外發展,盡留下老人來照顧田產,鄉間幾乎聽不到童聲。

而都會區老人數目也直直上升,衍生出來的社會問題層出不窮,像是從「多生」轉變成「多死」時代,而高齡的日本社會更是從「暴走老人」轉變成「犯罪老人」、從「孤獨死」邁向「自裁死」(註)。有識之士大聲疾呼,政府應正視此問題的嚴重性。

我今年正式走入人生七十之年,也加入老年人行列。最近親友因病離世的消息慢慢增多,多少影響我的情緒。日前接獲一位姊妹傳來訊息宣稱:「按聯合國衛生組織最新年齡標準,66歲至79歲被介定在中年人族群,80歲以上才算是老年人。」這則消息帶給我莫大的安慰及鼓舞。

但沒多久另有一位姊妹澄清:「這只是謠言。在學校上課時,曾花很多時間討論老人問題,得到的結論是台灣社會太害怕老,才有如是流言。反觀聖經,對於老人則有許多正面評價。」經她這麼一說,我又回到原點,因為不再被歸類為中年族群。但她也為我指出另一條路,就是「與神同行」。

多年前,我加入教會的迦勒團契,認識一位長者曹伯伯,他今年已一百歲。每週主日早晨,我會在教會門口與他聊天,他告訴我自己是位革命軍人,年輕時,政府曾送他到美國受訓,一生奉獻國家,當時是極優秀的人才。

如今他的時代已過去,但他並未放棄希望。他擁有教會生活,每天作息規律、飲食簡單,常走路運動,身體依舊硬朗。每逢週末,他會參加團契聚會與主日崇拜,還會提早到教會參與會前禱告,弟兄姊妹都很敬重他。

但他偶爾也會鬧出一些笑話。有次早晨,他去教會參加團契聚會,因為來得太早,教會大門還未開,便獨自一人到附近公園坐坐。聚會開始時,大家未見他的人影,牧師趕緊打電話連絡他及家人,也四處遍尋不著。後來才發現,他一個人在公園睡著了,讓大家虛驚一場。

從曹伯伯身上,我看見「老」是一個過程,每個人都要面對,重要的是你如何安排日常生活。生命是上帝賦予的,祂會引領我們走屬天的路,別自我設限。

因此我有一個夢,就是當我老了,能跟兒孫戲耍遊玩、返老還童;當我老了,能跟年輕人分享美麗人生;當我老了,能與同年齡層的弟兄姊妹同奔天路,能跟長輩們暢談,聽聽當年勇。迦勒曾說:「看哪,現今我八十五歲了……我的力量那時如何,現在還是如何。」(約書亞記十四章10-11節)這句話一直很鼓勵我,讓我有一顆年輕的心,知道如何面對「年老」。

註:「自裁死」是新近日本媒體對於評論家西部邁自殺所發展出的一個新詞,意即「自己裁決自己的死期」。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