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之思:最後尊嚴還是榮耀復活?

4023_安樂死之思:最後尊嚴還是榮耀復活?


◎趙約翰(牧師;美國恩言輔導機構負責人)

台灣資深體育主播傅達仁六月7日在瑞士的「尊嚴」機構接受輔助自殺,自己吞藥離開世界,引起許多的爭議和探討,特別他生前自稱是個基督徒。

他生前多次強調這樣選擇是基於「最後的尊嚴」。據了解,贊成用各種途徑結束自己生命的人認為,選擇並決定自己的死亡,「何時死,怎樣死」是人的基本權利;若此權利得不到維護,便喪失了人之為人的尊嚴。

傅達仁的夫人說:「他不希望到了晚年的時候,把狼狽不堪的樣子呈現給大眾,希望很有尊嚴的離開。」從人本角度來看,上述「最後尊嚴」的講法擲地有聲,合乎情理。相信也會是未來世界的潮流走向。但以神為本的基督信仰,卻有著不同的視角和價值觀。

當一個人失去地上生命時(不論是被動抑或主動),再尊嚴又有何用?他立刻要去到一個與賜生命的上帝永遠隔絕,再也沒有上帝恩典的地方,這實在是個壞消息。「人若賺得全世界,卻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包括尊嚴)換生命呢?」

人是否能拿尊嚴換生命?
有好消息!雖然人活著的時候悖逆神,不承認祂的存在,不順服祂,不感謝祂,不愛祂,不帶給祂配得的榮耀。這些就是聖經裡所謂的罪,而這樣得罪神是有後果的,就是與祂永遠隔絕。即便如此,上帝仍然以陽光、空氣、雨水和生命這些「普遍的恩典」賜予人,不論好或歹。就是盼望人趁著還有的機會,通過接受上帝獨生子所帶來的「救贖恩典」,罪得赦免,與神和好,人可以免去上帝永恆公義的刑罰,將來有榮耀的復活。

所以基督信仰要問你,你是要最後一段路的尊嚴,還是榮耀的復活?其實當神的兒子來救贖我們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時候,是完全沒有最後尊嚴的(明明無罪卻被當作是大罪人,裡衣外衣都被除去,高掛在十字架上),但祂看神心意的成就高過這一切。祂成了被救贖的「新造的人」的榜樣。

誰是生命的主?
新造的人是指:從過去的悖逆轉為順服;從過去作罪的奴僕轉為作義的奴僕;從過去不愛神轉為愛神;從過去凡事討自己喜悅,到現在凡事討神的喜悅;從過去凡事自己做主,到現在讓主做主;從過去追求自己的榮耀,到現在凡事追求神的榮耀。有這樣生命改變的人,才是真正信主的人。

在傅達仁先生表達要「取死」後,雖然身邊有許多基督徒,認識的或不認識的都勸說他,包括帶他「信主」的孫越,也公開向傅達仁喊話「生命氣息在於主:醫生盡了最大努力,你靠耶穌活出最大勇氣,結果就交給上帝。」意思是要順服上帝的主權。但他那個「What I want, when I want, where I want.(我來決定我要什麼,什麼時候要,什麼地方要)的堅強意志,直到最後都沒有改變。試問,我們看得到一個順服上帝主權的生命表現嗎?

就連不信主的人,都評論他這樣做「等於提前判自己死期」。所以我們不禁要問,誰是傅達仁生命的主?他說:「我按照上帝的指示,明天我要走在祂的腳下跟祂走,我要蒙主恩召安息主懷…這一仗一定要打。」我看不出上帝有什麼指示要他那天走,我看不到他為主打了什麼仗。我只看到他自己的手舉起杯來,喝下那會結束他生命的杯。

若痛苦能使神得最大榮耀
有人提醒說,不要忽略了他的疼痛,身心靈的煎熬,不要「站著說話不腰疼」。是的,求主給我們更多憐恤人痛苦的心。但我也想起曾經歷納粹大屠殺,寫下《密室》一書的荷蘭宣教士彭柯麗(Corrie ten Boom)的見證。

作家Floyd McClung遇見81歲的彭柯麗時,她告訴他,有一位天使告訴她,天父將會再給她十年的生命。五年後,Floyd再次遇見了彭柯麗,這次她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痛苦萬分。彭柯麗告訴Floyd,主的使者告訴她,她所經歷的疼痛和苦難將導致她死亡,她永遠不會再好轉了。

彭柯麗對天使說:「但我還有五年的時間可以活著啊!」天使回答說:「是的,妳天上的父知道這一點,祂願意早早帶妳回家。」彭柯麗問道:「什麼會讓我的父得到最大的榮耀;提前回家還是再待五年?」天使回答說:「再待五年,但有疼痛加苦難。」「我會留下。」彭柯麗回答。

正是這一年,86歲的彭柯麗中風,失去大部分溝通的能力,第二年又經歷第二次中風,使她失去了右臂和腿(麻痹)。再來的一年,她經歷第三次的中風,從此臥病不起。在那段時間裡,每當有人來拜訪她時,他們都深受感動,將榮耀歸給神。最後,在她91歲生日的那天晚上,主將彭柯麗召喚回家。她的旅程終於完成了。

彭柯麗和千千萬萬的信徒都明白雅各書一章2-3節:「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但忍耐也當成功,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

彭柯麗不是因為來到她生命中的痛苦和苦難喜樂,而是因著她能反映她天父的榮耀而喜樂。這其實也是她被造的目的,能帶給父神榮耀在她心中的份量,遠超過她所忍受的所有痛苦。主的榮耀是最高優先,其它的一切都是次要的。「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更何況,「我雖然經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試問,在百般的試煉和患難中,我們仍然有喜樂嗎?帶給神榮耀在你我的心中有什麼份量嗎?

忠心到底將得到生命冠冕

其實,與將來的天國有份的人,不單在活著的時候會有眼淚,疼痛和死亡,愈到末世還要面對逼迫。但是當一個人深信自己有榮耀的復活,並且與主同在時,這會帶給他所需要的力量,去度過一切的苦難,甚至逼迫和死亡。這又讓我想起彭柯麗的另一個見證。

有一次彭柯麗到非洲去宣教,當地一個新政府剛剛上台,基督徒遭到嚴重迫害。她到的第一天晚上,有些基督徒被叫到派出所登記,結果被逮捕,當晚就被處決。第二天、第三天都這樣,似乎該地區所有的基督徒都將被有系統地殺害。

第四天,她在一個小教堂裡,房間很悶熱,有飛蟲從窗戶進來,圍著燈泡旋轉。人們聚集進來,但都充滿了恐懼和緊張。他們彼此對看的眼神,都似乎在問:「坐我旁邊的這人,是下一個被殺的嗎?我會成為下一個嗎?」她就對大家講了一個自己小時候的故事。

有一天她問父親:「爸爸,我恐怕永遠不會堅強到可以成為耶穌基督的殉道者。」父親想了想對她說,「當妳要坐火車去阿姆斯特丹的時候,我什麼時候會把票錢給妳?前三個禮拜?」「不,爸爸!你會在我們臨上火車前給我票錢。」「是的,」父親說:「我們天上的父知道,妳會在什麼時候需要力量成為耶穌基督的殉道者,而祂一定會及時地提供妳所需要的一切。」

非洲朋友們聽了都點頭微笑。突然,有一種喜樂臨在了整個聚集,人們開始唱歌,「In the sweet by and by, we shall meet on that beautiful shore.(再甜蜜地過一會兒,我們就將在那美麗的岸邊相遇)」過了幾日,當時在場約一半的會眾被處決了。另一半聽說在幾個月後也被殺害了。但彭柯麗非常感恩主用她來勉勵了那些人。一直對主忠心到底,也將得到生命的冠冕。

世人所求的無非是在世吃好、喝好,人生過得如意舒適。但基督的跟隨者有著不同的追求,他們願意為著救贖他們、為他們死的主活著,討祂的喜悅,忍受至暫至輕的苦楚,直到將來見祂的日子。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