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暖心回應 挽回離家浪子

4023_一句暖心回應  挽回離家浪子


◎加百列

就讀國立大學的阿成(化名),經同學介紹,這學期來到教會的大專團契。就讀研究所一年級的阿成,個性十分內向、安靜,會固定出席團契每週聚會。靦腆、一臉成熟的阿成,也許是因為年齡稍長,他不像團契其他同齡大學生聚在一起時,總愛聊學校、系上的事及上課的趣聞。或許是因為他剛到新的環境,需要時間適應,阿成總在角落默默地聽大家的分享,微笑以對。

沉迷性與毒癮  換來無比惆悵
我和阿成開始比較熟悉,是在一次聚會,他被分到和我同一組。在那次的小組研經聚會中,當大學生對我的說明摸不著頭緒時,他總會適時、細心地幫忙解釋;面對自己有疑惑的經文,他也虛心求問。

那一次聚會,讓我發現阿成心思細膩的一面。然而,我對阿成有更深的認識,卻是在一個主日崇拜後的約談。在那次的詳談,我才徹底認識眼前的阿成,有著比一般大學生更坎坷的經歷。

阿成告訴我,他的性傾向是被同性吸引。廿歲那年,當時尚未認識上帝的阿成,停止詢問造物主為何自己是這樣的性向。因為網路資源便利,阿成開始找尋與同性約會、交往的機會,甚至開始頻繁地與交往對象有了肉體接觸。阿成的眼神充滿空虛,說他每一次結束肉體關係後,心中總是吶喊著:「我付出我最寶貴的,又換得了什麼回報?」即使覺得無比的惆悵,到後來,他已經不知道自己吶喊的對象究竟是誰?甚至在一次不安全的性行為中,阿成感染了愛滋病毒。

這樣的噩耗似乎並未喚醒阿成,或許是徹底放棄了自己,或許是為了麻痺心中的痛苦,阿成接著染上毒癮,選擇讓吸毒的快感麻痺自己。不過最危險的,莫過於他不顧愛滋病毒的抗藥性,一個月流連在外,只為了尋找毒品,找尋自由吸食之處。

然而,也因為他在沒有連續服藥控制病情的狀況下,猖狂的愛滋病毒已經不受藥物控制,在阿成的體內恣意散布。對父母而言,本以為可以光宗耀祖的兒子,如今卻一點也不讓他們覺得光榮,甚至感到顏面盡失。

害怕面對烏煙瘴氣的自己
阿成的母親後來信了福音, 開始為兒子能夠平安返家禱告。就這樣禱告了一個星期,阿成回家了。對於初信主的母親來說,這是上帝極大的恩典,因祂回應了這位絕望母親的禱告,而阿成也開始跟著母親參加聚會。阿成知道有一位上帝,然而對他而言,日子並沒有變得比較好過。

此時的阿成,失去的一切看似已經無法挽回。人生至此,阿成不堪的紀錄已經告訴所有人,他的意志下一刻便會輕易向慾望與毒品妥協。認識上帝,只是讓他有了吶喊的對象。阿成告訴我,他好害怕面對自己,那個已經被搞得烏煙瘴氣的自己。

母親告訴他,無助時可以試著向上帝禱告。有一天夜深人靜時,阿成向上帝說,他無法面對上帝,是因為無法面對不堪的自己。他無法相信,聖潔的上帝怎能理會這樣糟糕的自己?他不可能愛自己了。阿成告訴我,就在他這麼禱告時,有一個聲音回答他:「當你認識我,我保證你會喜歡這個自己。」

在那個禱告後,阿成停止並斷絕一切的肉體關係,也不再吸食毒品。他恢復了學業,病情也逐漸以藥物控制。雖然,他知道自己的意志仍舊薄弱,也深怕再度落入試探,然而他也開始渴慕認識神。

有位屬靈前輩曾經說過,我們的生命不可能不遇到試探,生命只能以我們對神聖的渴慕,取代對試探的渴望。如今,就如同這句話所說,對上帝的渴慕取代了阿成一直無法勝過的試探,不管是對性,或是對毒癮。

上帝的保證改變浪子心  
當阿成淡淡地敘述,上帝如何回應他那甚至不太像禱告的禱告時,我的眼眶紅了。阿成擔心的其實沒錯,聖潔的上帝是與充滿罪汙的人類隔絕的。然而藉著耶穌的死,我們得以與上帝和好;藉著耶穌的復活,我們能以得救。

如同保羅在羅馬書提到:「因我們還軟弱的時候,基督就按所定的日期為罪人死。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唯有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的時候為我們死,神的愛就在此向我們顯明了。現在我們既靠著祂的血稱義,就更要藉著祂免去神的忿怒。因為我們作仇敵的時候,且藉著神兒子的死,得與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祂的生得救了。」(羅馬書五章6-10節)。

我不知道,當時的阿成是否熟悉聖經中浪子的比喻?在那比喻裡,神就像那位不顧村民指指點點的父親,「……相離還遠,他父親看見,就動了慈心,跑去抱著他的頸項,連連與他親嘴。」(路加福音十五章20節)

如今的阿成,不但藉著主耶穌基督得與神和好,也藉著祂以神為樂!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