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Zero斷水危機將至! 南非開普敦給世人的啟示

4023_開普敦
開普敦最大水庫今年三月景象。(來源維基,Zaian攝)


【特約記者林辰欣/編譯】南非首都開普敦深受水資源短缺之苦,一抵達機場立即能感受得到。從下飛機到航廈的路途中,大張海報宣告著:「請幫我們節省水資源」,機場大廳又寫著:「請和當地人一樣省水」,開普敦正面臨最慘烈的水資源危機。

拜訪開普敦當地人的家,第一項對話便是提醒如廁沖水規矩,確保沖走的只有洗澡後的髒水、洗衣機排出的汙水和排水溝水。市議會決議,居民每日每人只可使用少於50公升的水,從過往平均200至250公升巨幅下修,若浪費水要付出巨額罰款,政府會嚴格測量。

當水龍頭再也流不出水,只能靠兩百處水塔,提供380萬人用水的那天,就是開普敦供水大限「歸零日」(Day Zero),但因著前述省水行動,原訂的日子還能稍微延後。

當所有能用的水歸零…
水資源安全快速攀升為21世紀重大議題。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第六點為「乾淨的水源和衛生條件」,並警告,全球四分之一的人恐於2050年面臨頻繁週期性的水缺乏。原因可能是:流經國際邊界的河流,因興建水壩搶水引發政治緊張;雨季變動造成水量減少;或因城市擴張造成需求增加。

開普敦雖然常是媒體焦點,但2015年發布的世界10大面臨水危機的城市(巴西聖保羅、印度德里、北京、開羅、墨西哥城、拉斯維加斯),開普敦根本不在清單內。氣候提倡者視開普敦水危機為警告──人為導致的氣候變遷正襲來,旱災就是最明顯的病徵,許多氣候專家和水文學者都很關心。

開普敦長久以來常有週期性的旱災,人口成長與需求擴張都讓水資源供不應求,連續三年乾旱讓情況更危急。以往歷史幾乎是千年一見的極度乾旱,如今連同其他極端事件越加頻繁,專家警告開普敦要做好準備,面對更長期、更乾旱的氣候。

4023_開普敦_2

風光明媚的南非開普敦,將面對更極端的乾旱氣候。

富有人口過度使用資源
雖然我們不能確定這場危機是氣候變遷導致,但我們能預測的是,因著石化燃料造成的氣候混亂,會有愈來愈頻繁和嚴重的乾旱發生。

所以燃眉之急乃在快速減少石化燃料,凱瑟琳海霍教授(Katharine Hayhoe)曾說,貧窮、乾旱、疾病、戰爭、不公義、自然災害、生物多樣性減少等問題都存在,然而若不將氣候變遷考慮進來,就像拿破洞的桶子力挽狂瀾,因為氣候變遷加重了其他問題。

人口成長是水資源需求增加的最主要因素,1960年代,開普敦人口少於100萬人,如今已有380萬居民。

但在如此多的環境議題中,最大的問題仍是富有人口過度使用資源,而不是貧窮人口的快速成長。南非貧困人口居住的棚戶區,人口約4萬人左右,用水量卻不及幾百人居住的富裕社區,那裡有私人游泳池和草坪四處的灑水器。

水是神所賜恩典而非權利
而多數的我們,只要打開水龍頭就有源源不絕的乾淨水,但卻視之為理所當然。聖經說「水」是上帝賜下珍貴的祝福,這是恩典不是權利;若有人浪費、濫用、不知感恩,便是得罪神、得罪鄰舍和所有活物了。

許多開普敦的基督徒因此調整對待水資源的態度,並定意絕不繼續浪費水的習慣。教會也組織「水資源委員會」,確保當供水大限那日來到,有人能夠幫社區年長和弱勢的人排隊到水站汲水。

水文學者彼得休士頓(Peter Houston)認為,目前南非地理結構允許之處都已建滿水壩;目前已在建設海水淡化槽,不過建設費用高又耗電。汲取地下水也有風險,若鑽井過度,恐使沿海地區的淡水受海水汙染;此外地下水用得快,卻復原得慢。大多在開普敦的房子並沒有集水或貯水裝置,現在想安裝水塔得等上5個月。

不過總有我們可以做的。以色列專家形容南非的水庫像大型蒸發平底鍋;若古羅馬人可以建造地下貯水池,現在建設工程應該也可仿效,以減少水分蒸發。

重要的是,基督徒無論在開普敦與否,都要展現對上帝的信靠,祂是創造者,也是所有活物的供應者,在祂有永流的活水。我們仰賴上帝賜予的水,也要戰勝自己的私慾與浪費,並要關照鄰舍與所有活物,以上都需要屬靈與務實的做法。

信靠主表示承認我們必須倚靠主,求主賜雨以外,在用水上要節約、存公義和智慧的心使用水──這份看似簡單,卻充滿上帝美善奧祕的禮物。

作者介紹:布克雷牧師(Dave Bookless)為磐石基督徒保育組織(A Rocha)神學主任,著有《耶穌的環保學》等書。(資料來源:Evangelical Focus)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