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異鄉經歷醫治神蹟

2835464 - a farmer carrying dry wheat after harvesting


◎謝清傑(永和中興錫安堂牧師)

地點在離大城遙遠的農村,一個無法任意就醫的地方。已經不記得確切的時間,只記得那是一個漫長的黑夜,我不能入睡,因為幾個小時之前我開始腹瀉、嘔吐、頭痛,整個人處在虛脫之中。因此,我告訴那裡的人,我不能吃晚餐,這是我從妻子那裡得到的醫療知識,在這種情況之下,我需要讓我的腸胃儘量休息。但情況並沒有好轉,我的腸胃盡所有可能排除它們所有的一切。

漫漫長夜  腹瀉不止
那是初夏,儘管不像台灣這般炎熱,卻依舊需要冷氣才能讓人舒適的入睡。但我卻必須關掉冷氣,蓋在兩條棉被之中,才有暖的感覺。印象中,自己從未那樣寒冷過,我清楚地感受到身體不受控制的發顫。而我沒有預備任何應急的藥物。

無助又憂慮的躺在床上,我一直在思想,自己能否進行第二天的課程?若是不行,需要做怎樣的調整?我需要改變行程嗎?誰可以替我安排?在這一連串的憂慮中,我閉上眼,把這一切都交在神的手中。

很奇妙的,心中浮現了一句話:「耶和華是醫治的神。」可不是嗎?若是神醫治我的身體,這一切的憂慮都是多餘的。這句話像是一顆定心丸,我立刻靜下心,向神禱告。

就在禱告一陣子之後,有人來敲門。是一位學員,他聽說我身體不舒服,立刻來回奔走好幾個小時,找到他作醫師的親人,帶了一袋藥給我,並且告訴我吃法。我道謝著收下了他的藥,打開一包來看,那一劑大大小小的藥丸大概有十幾顆。猶豫了一下,我決定繼續禱告。

並非我不信任給我藥的人,我可以感受到他們在主裡對我的關愛與敬重。然而,我更想知道神要我學習的功課。所以,我繼續蓋著被子,顫抖著向神禱告。

那樣的經歷實在奇妙;一個虛弱的身體,加上一個清醒的頭腦,以及真實的神。就這樣,在黑暗中禱告著,我求神的醫治,也求神讓我可以繼續完成在這裡的工作,不要有任何的疏漏。我彷彿感受到主就在身旁,心中的煩憂與身上的不適,漸漸離我而去。不知過了多久,我一定是睡著了。

耶和華是醫治的神
醒來的時候是清晨時分,雖然還有虛弱的感覺,但那些惱人的徵狀都消失了。其實,我並不確信自己痊癒了,我怕那只是短暫的「休兵」,我依然躺在床上,預備或許還會有的下一波「攻擊」。心中卻又浮現同樣的話:「耶和華是醫治的神。」這次更像是個應許,我知道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我坐起來,下床走動,一邊感謝神,沒有讓我病倒在異鄉。同時,我知道,祂必要幫助我做完祂交給我的工。

同學再次敲門,來了兩位同學,看得出他們也在為我發愁。當我告訴他們,我已經好了的時候,他們似乎不是那樣確定我說的是真的,勸我不要勉強上課,再休息幾天,不要記掛上課的事。我告訴他們,神醫治了我,我可以照常上課。並且,我把那一包藥,原封不動的還給那位同學。就這樣,我恢復正常吃喝,按著進度上完了課。

生病需要看醫生,然而身處資源缺乏、沒有可倚賴的醫療科技時,我卻更多經歷神是信實的、是不誤事的、是有能力的、是配得讚美的。這突如其來的一場病絕非偶然,是神要我認清祂、倚靠祂。至今,我仍為這次經驗感恩。祂願意恩待我,使我真實的經歷祂。感謝主!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