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成長與持續(三):價值工程

4026_價值工程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筆者到美國出差,在最後一段行程中結識了一位逢甲大學的老校友,目前是在西雅圖做進出口貿易的大老闆,過去曾經在台灣執業擔任建築師,最高紀錄掌管33個國家的900個工地。與他聊天,筆者深受啟發,不是為他的豐功偉業,而是在他所服務的系統裡,思考的時間尺度多是以五十年為單位起跳的,令人尊敬。

時間巨輪帶來難以預料轉變
在台灣的城市風貌中,常常從街道旁高樓聳立的一個空檔中,赫然看見一座老舊、不起眼的教堂。代表曾經有那麼一位宣教士或牧長,在數十年前的城市便宜一隅建立教會,多年前那個決策所未嘗料到的是經濟起飛、城市發展或地價上漲;當然,這些都不是宣教士或牧長建立教會時所需要納入考量的,他們考量的是上帝的國度和人的福音需要。

數十年後,有的教會與時俱進地改建成為符合當代需求的建築物,有的教會未經歷持續的增長,或教會的領袖未能有效傳承接棒,抑或事奉團隊在空間改變上難以達成共識,眼看著鄰舍們紛紛改建,教會空間似乎就凍結在當年的信心裡。

七月一日即將上路的年金改革,造成社會許多動盪不安,起因是政府與服公職的人民之間的契約遭到單方修改,這固然是政府財政困窘與人民餘命延長所致,但引用世代正義挑起世代爭端,也引發許多社會問題。當年,在設計年金制度時,難以預見時間巨輪所帶來的轉變與改變之後社會所遭遇的困境,這正是從長程思考做決策的困難所在,因為,沒有人知道明天將如何?更何況十年、二十年、甚或五十年後?

當下的決策將如何影響、甚至改變未來?實在是個大哉問!環境改變了,制度與辦法能不能改變?這個問題依舊是成長過程中的艱難挑戰。變與不變之間,涉及了以價值為基礎的判斷。

老建築師提到以價值工程(Value Engineering)、或稱價值分析(Value Analysis)作為建築設計的思考框架,以提高產品或作業的價值為目的,此一有組織的創造性活動,追求以最低壽命周期成本,實現建案所要求的必要功能。他的事務所罕見地對每一個設計案聘僱兩位結構技師,設計與估價取決於結構技師不同的個性,差距可能會是造價的十分之一。價值不是取決於建築的造價,也不是建築師的創意,而是結構技師的品格、個性與行事風格決定了一棟建築的價值。老建築師說,要建一棟百年建築和一棟五十年建築的規格,絕對在造價上有很大的差異。

變與不變之間的抉擇
個人、組織或一個社會欲追求持續的成長,需要面對變與不變之間的抉擇,「捨」與「得」均無法在事前憑理性推論,時間這個最奇妙的變數,加上決策者的選擇這個次奇妙的變數,在上帝的手中被揉捏成為持續成長的器皿,承載著變動的人事物。如同一棟建築,不會變來變去的(雖然現在的確有會動的建築),那個不會經常改變的器皿,任那些經不起考驗的被環境改變或淘汰,承載著長存的價值向著每個不同的世代發聲。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三章有一段非常生動的勸勉,他以耶穌基督為那已經立好的根基為比喻,有的人用金、銀、寶石在這根基上建造,有的人會用草木禾稭在這根基上建造(哥林多後書三章11-15節)。除了三隻小豬裡的愚蠢兄長外,有誰會用草木禾稭蓋房子?老建築師說,他們曾用稻草在菲律賓搭臨時建物,等組織發展到一定程度之後拆除,興建永久建物。而永久建物的興建,是期許有後續的成長,而且是持續的成長。

遺憾的是,歐洲教會於中古世紀所興建的雄偉大教堂接,因為有許多失去了成長的生命力,如今只能成為憑弔或觀光的地點,持續矗立的硬體與持續失落的信仰,形成強烈對比。追求成長與持續的成長,正是驗證價值的最好途徑;最寶貴的價值將在火煉的試驗中不斷存留下去,是生命的價值工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