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從「華山不論劍,是用刀殺人」談世代問題

4027_青年社論


【本報主筆】對於青年世代的描繪,從十幾年前耳熟能詳的草莓族、單身寄生蟲、頂客族,後來的月光族、青貧族,還有如吞世代、冏世代等,在這些名詞的背後,一方面有其戲謔自嘲的樂趣;但另一方面也反映出真正令人憂心的社會迷惘與世代苦悶。

迷惘苦悶的青年世代
「青年」是人生黃金期的開始,身強力壯,一切都充滿希望與活力,本應在大環境中勇於優游、探索,創造出人生的美好與卓越;但如今卻常發現年輕人似乎是陷入泥淖一般,行不得也,工作不順、愛情空白、家庭疏遠、身心疲乏,面對人生充滿茫然。

早期如Hicks and Holden(1995)以美國為主體的研究,指出年輕人的焦慮主要有未來發生戰爭、汙染及貧窮等議題;而日本學者Ono(2003)在一項針對台灣與美國大學生的研究中指出,年輕人在個人、國家或全球等不同層次上,對未來發展同時懷抱著正面與負面交織的意象(鄧建邦,2013),這是一種普遍性的焦慮、不安及苦悶,使得年輕世代在每天的生活中,持續面對連續不斷的內在挫折與無助。

為何會如此?相較於過去的農業社會,台灣社會應該是進入到一個更富裕、更發展的階段,理論上,年輕世代應該擁有更佳的生存條件與躍升能量;但正如德國社會學家Ulrich Beck於1986年所出版的《風險社會》(Risikogesellschaft)一書所揭示的,從工業化社會形成以來,隨著科技與經濟的發展,過程中所生產出來的各項副作用,例如:核電危機、空氣與水汙染、有毒廢棄物、人口暴增、價值空洞化等等,這些如同迴力棒效應(boomerang effect)的各種問題與風險,正持續而加速地在反噬這製造出風險的所謂「現代社會」。

所有在進步的表象下,充滿了更大的後退;在自由的外衣之下,其實內裡是更大的不自由;在看似科技、華麗的戲法中,帶出的卻是更大的虛無與混淆。所以這是一個矛盾、弔詭的世代,年輕人面對著充滿了不確定性的環境,必須強迫自己以最大的彈性與韌性去面對,即便這是一個佈滿高度風險,但又機會無所不在的「後現代社會」中。

進步表象下 充滿更大的後退
據此,我們可以理解,現在年輕世代的生存困境,確實並不亞於當年戰後的嬰兒潮,或X世代、Y世代。雖然這中間是有本質上的差異;但問題是,為何過去面對壓力時,一樣屬於年輕的世代卻能夠不畏艱辛、迎向挑戰,為自己與後代子孫創造出非凡的成就與希望。但如今的年輕世代,卻常採取自我窄限、放逐甚至是後退的做法與思考呢?不少人常以尋找自我為名;但卻在人生的最黃金階段,陷入一個缺乏意義、無以為名的虛空與耽溺中。

論者認為,關鍵在於整個社會氛圍與法治環境的不同。在如今自詡為追求人權、多元、尊重、解放等口號高唱入雲的時代,我們看到實際的社會情況卻是在一個「上下交征利,則國危矣!」的危機裡。

因著對選票與取得政權之目的,社會上充滿了形形色色追求近利、媚俗攀附、嘩眾取寵的醜態。政治的目的原應是為社會、國家,為年輕世代設計出一套公平、清明而有效能的發展藍圖;但如今卻常假民主之名,以討好選民的原則來操作,忘記了政治之運作,其目的是在求國家社會的長治久安,而不是一黨或一人政治上之利益與權力。

失落的世代是全民共同夢魘
經報導在所謂「華山草原」上的殺人分屍事件中,帶出來的實況是仿若「無政府地帶」、令人難以置信的荒謬與失職,真實地反映出我們整個社會的沉痾與進退失據。我們要提醒,一個逐漸失去能為年輕世代創造未來幸福的社會,一個不再有自許的高度與視野,不能帶動年輕世代去追逐大夢、實現理想的社會,都將會成為全民共同的夢魘。因為失去的年輕世代,其實就是失去了我們的未來。

我們要沉痛地呼籲凡主政者,無論是中央或地方,都要深切體悟到政權是一時的,政治是為蒼生、為永續而存在的,所以如何根絕討好選民的惡習,甚至是藉政策買票的思維與做法,才真會是社會之幸、國家之福,也才是為年輕世代尋找到生命方向、人生宏圖及國家未來的必要條件。

聖經箴言十四章34節:「公義使邦國高舉;罪惡是人民的羞辱。」當「華山不論劍,是用刀殺人」,我們深信,惟有公義才是台灣社會今天振衰起敝、如鷹展翅上騰的引領力量與祝福,共勉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