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廢遷出蘭嶼30年呼求 蘭青接棒父輩續守家園

過去參與反核運動,右圖為守護蘭嶼的下一代(圖/希雅飛動提供)
過去參與反核運動,右圖為守護蘭嶼的下一代(圖/希雅飛動提供)


【記者蔡明憲採訪報導】核廢料,是政府當年欺騙及不守信用的汙點,也讓生性純樸、樂於分享的達悟族人,為了保護蘭嶼不得不走出來抗爭。經過30年的呼求吶喊後,現在由蘭嶼青年起來承接父執輩繼續守護家園的使命。

1982年蘭嶼貯存場啟用後隔兩年,希雅飛動(Si Javitong,王之恩)才出生,因為父親是關心核廢料議題的核心成員之一,小時候家裡常邀請族人及牧者來討論。他們這一代的蘭嶼孩子,成為了吃奶嘴就走上街頭抗議的世代。年幼的他,只是困惑「為何政府都將自己不要的東西丟到蘭嶼來?」

國中階段,部落不少長輩相繼罹癌過世,希雅飛動開始意識到核廢料的不安全性;上大學後,才更深體會家鄉遭遇主客關係嚴重易位,使得蘭嶼長期受壓迫。那時在本島求學時,有老師看到他長得瘦、來自蘭嶼,就以戲謔的口氣說他是來自核廢料的地方。這種不尊重,是每位達悟族人都可能遇到的挑戰。

現在的他回到蘭嶼,成為蘭嶼部落文化基金會行動的一員。希雅飛動有感而發地說,父執輩那一代呼籲核廢料遷出蘭嶼,本想說在他們那一代就可以解決,不會讓子孫承擔這個壓迫,沒想到政府一再食言。島上一些族人或許感到無力,但現在年輕一代選擇接棒,為的是達悟族群的自信心與凝聚力不能被打敗,要繼續為著不公義發聲,也學習上帝要怎麼帶領族人向前、蘭嶼能永續發展。

他重申,政府對於達悟族人的抗爭,會很像愚民政策般地說核廢料很安全,不用擔心。但既然核廢料這麼好,肥水不落外人田,政府應該將核廢料放在總統府才對,不是嗎?「不要把自己不要的東西丟到蘭嶼!」達悟族人是在與不義的政府對抗,政府不要營造成族人好像在與本島居民對抗,這是轉移焦點不負責任。

希雅飛動(右六)與蘭嶼青年一起站出來呼籲核廢遷出蘭嶼

希雅飛動(右六)與蘭嶼青年一起站出來呼籲核廢遷出蘭嶼

蘭嶼,樂於「分享」的島
希雅飛動的名字是阿公取的,當時他在台北出生,依照族人傳統,阿公會帶著蘭嶼的泥土與水,塗在新生兒的腳上,提醒他們永遠都是這個蘭嶼島的孩子。

希雅飛動說,達悟族是一個樂於「分享」的群族,也是一個懂得體貼觀察的民族,是上帝給予族人很特別的民族性。他很歡迎大家來蘭嶼玩,也將每個人在島上所體會的感動與記憶,能與達悟族人分享,一點一滴更加豐富蘭嶼的文化。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