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台上最危險的試探

A


◎愛力思

教了幾年的兒童主日學之後,成人主日學的校長邀請我加入成主的預備師資。面對這個邀約,我有幾分欣喜,也有幾分茫然:我能教嗎?要教什麼?所幸,成主校長只是先邀請我參加成主老師的退修會,並沒有要我立刻上陣。參加完退修會之後,我也漸漸淡忘此事。

殷勤預備  講課忘我
事隔一年多,校長突然問我:下學期可否開課?這時,我才開始緊張起來:我能開什麼課?我對課程有什麼期待?

作為一個平信徒,我只希望藉由開課逼迫自己認真查經,也透過課程陪伴弟兄姊妹再一次讀神的話語,並在這之間檢視個人的信仰生活。

我深知每個弟兄姊妹的信仰生命中,都可能有一段出埃及記:從受某種人事物奴役,到成為自由的人;從不認識神的人,到成為基督徒。因著這樣的體會,我決定開「出埃及記」,期待透過以色列人出埃及這段歷史,與參與者一同回顧各自生命中的出埃及記。

每一次上課的主日清晨,我總是特別早起,為要進行課前禱告,並再一次操練台語授課。因為我很清楚知道自己的不足,迫切需要神的同工帶領。

初幾次上課,我確實是很緊張。不過,隨著與學員相熟後,我漸能從容,講授及應答間也開始談笑風生,以致教室氣氛越來越熱絡。也因為熟稔及輕鬆,我開始將出埃及記的律法延伸討論至現實生活的法律議題。這樣的討論,讓教室現場氣氛更加熱鬧。

但是,一位長輩私下善意提醒我:這樣下去,課會上不完。我才驚覺:一場失敗的講台,未必是經驗不夠或準備不足。更有可能是在經驗累積中,遺忘了對謙遜的持守。

特別是當聽者如癡如醉時,講者會經歷最危險的試探——順著現場氣氛,離題演出,讓精彩繼續?還是適可而止,趕快回到主題?

在神面前保持謙卑的心
那一天,我陷入一種深刻的懊悔中,因為我忘卻自己不過是傳講神話語的人,竟穿梭在神學與現實法學之間,藉著高潮迭起的對比、討論,維持課堂的熱絡,卻也在不知不覺中偏離主軸。

我感謝神,祂用這樣含蓄的方式提醒我持守分際;也透過這樣的經歷,讓我學習體諒與謙卑。

去年,我參加一個神學課程,講師的口才極佳,不斷藉由強烈詞語炒熱現場氣氛,當他越講越順暢、妙趣橫生,聽眾也越來越亢奮時,他也開始細數自己在學生時代如何靠著長才而收入豐盛,又如何以此賙濟同學。我坐在講台下,發現講題失序了。那一刻,我對講師的敬意瞬間崩盤,並在心裡產生不諒解。

然而,當自己也經歷講台的試探之後,我才明白,面對掌聲誘惑時,人是何其軟弱,何其容易在有意無意間,將自己形塑成一隻金牛犢,想用自己的話來取代神的話,人又是何其需要神的寬恕與憐憫!

在這之後,我收拾起一個聽眾的自以為義,開始用另一種眼光來看待每一場講道與神學講座:講者在傳講神話語時,極需要神的同工、憐憫及提醒,也需要聽者的體恤與代禱。因為,在每一場講座當中,他們也正在經歷著激烈的屬靈爭戰。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