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如世紀大審判── 約伯與三友的雄辯

4030_宛如世紀大審判──-約伯與三友的雄辯


◎殷穎(牧師)

約伯記寫作之文體,是以舞台劇形式為之。自第四章以後,長達卅四章的篇幅中,由三位原本是前往慰問約伯的好友,變為三位法庭中的檢察官兼控方律師:三人對約伯的罪過指陳歷歷,辭嚴色厲,所指責者全為約伯的不是。

三友控訴約伯的不是

三位好友對約伯無情攻擊的主旨為:人遭受苦難病痛是犯罪者的報應(參約伯記卅四章11節)。不得不欽服這三位「摯友」,個個才高八斗、伶牙利齒,各人均使出洪荒之力,對約伯做致命攻擊,刀刀見骨、句句如矢,使約伯幾乎無招架之力。他們以三戰一,佔盡了天時、地利,控詞上至神靈、下達世情、旁涉人寰,無所不及。三位均辯才無礙,口若懸河;三管齊下、交相鞭策,讓身罹奇症的約伯心耳不暇接應。

三友也找到了一個共同攻擊約伯的總目標:約伯自義,實為不義。三人以車輪戰法窮追猛打,出語既狠又毒,簡直視約伯為無物,追打絕不手軟。三友也言必尊崇上帝,大有「挾天子以令諸侯」之勢,但受打擊者,卻是一位可憐的病患,故約伯記這齣大戲的上演,確為古今奇觀。最後出現的另一青年才俊是權威型證人,出語也使約伯百口難辯,無力反擊。

約伯反駁、為自己辯訴

約伯這位可憐的身心受難者,在這數十章冗長的審判中,並未沉默以對。受到不公的攻訐,約伯也有話要說。約伯的三位好友,原本是為安慰約伯而來(參約伯記二章11-13節),故約伯首先向三友傾訴其苦況:「我躺臥的時候便說:我何時起來,黑夜就過去呢?我盡是反來覆去,直到天亮。我的肉體以蟲子和塵土為衣;我的皮膚才收了口又重新破裂。」(約伯記七章4-5節)因為當初三友原是為同情約伯患惡疾前來探視,甚至為他放聲大哭,並撕袍揚灰,還陪約伯同坐七晝夜,以表同情。

但曾幾何時,情勢丕變,三友竟全定他為不義,復責其自義。約伯在忍無可忍之餘,也出言抗辯,責其三友編造謊言:「都是無用的醫生」,反駁三友:「你們安慰人,反叫人愁煩。」(參約伯記十三章)但他的申訴卻得不到同情,忍無可忍之下,只能奮而發動反擊:「你們攪擾我的心,用言語壓碎我要到幾時呢?你們這十次羞辱我;你們苦待我也不以為恥。」「你們為甚麼彷彿上帝逼迫我,吃我的肉還以為不足呢?」(用台語來說就是「吃人夠夠」)(參約伯記十九章2-3、22節)

約伯的身體遭受病痛之苦,其痛苦的程度,早已超出常人肉體所能承受的極限,再遭三友輪番攻訐,心靈之痛苦無以復加。其身心交相煎迫,身靈內外雙傷,世上應再無一人可相比擬。若有一人,應即為日後道成肉身的基督。基督曾對其門徒宣示:人子必須受許多苦且被棄絕(即言祂不單要受苦,而且還要受人摒棄)。

約伯先以身略試此苦,或為上帝所挑揀出來的一個「樣品」。約伯在身心飽受淬煉與挫折之後,有什麼收穫嗎?如果有,此應為一種「信仰煉金術」。約伯自己說了:「祂試煉我之後,我必如精金。」(約伯記廿三章10節)「銀子有礦,煉金有方。」(約伯記廿八章1節)世上有無人,願再領略這種痛苦的信仰煉金呢?

最終審判者出場
由約伯記第卅八章開始,全劇進入另一高峰:一位隱身的超級視聽者上場,一般視聽者無法看到祂。但祂卻為全書(全劇)的最高潮。祂不在控、辯雙方與觀聽眾之間,而為超越一切的創造者與主宰者。祂默察洞悉:約伯因身心陷於諸般痛苦而難以自處,祂出現為要提升約伯身心與性靈的高度,以拯救約伯。

「我立大地根基的時候,你在哪裡呢?你若有聰明,只管說吧!你若曉得就說,是誰定地的尺度?是誰把準繩拉在其上?地的根基安置在何處?地的角石是誰安放的?那時,晨星一同歌唱;神的眾子也都歡呼。」(約伯記卅八章4-7節)這一連串創造的奇妙,由天體到禽獸,由無到有,皆出自上帝的大能。人亦為受造者,無法與之比擬(按近日媒體報導,天文觀測者發現人所處太陽系外,仍有另一太陽系,亦即天外有天,受造者之人類根本難以企及)。

人被囿禁在一個痛苦的肉身內,以及人的理智經驗與人性的小圈子裡,自苦其苦,永難掙脫。此為人性中的諸般困境,人無法靠己掙脫。約伯因此閉口無言,因爭辯無益,徒增身心之苦,故只好用手摀口,無言答辯。

但約伯終於在神的啟示中,打開了心靈的眼睛:「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因此我厭惡自己,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約伯記四十二章5-6節)

約伯三友被上帝定罪
在長達數十章的篇幅中,約伯三友的滔滔雄辯與會審,已多次將約伯定為「自義」與「不義」之重罪。約伯雖一再抗辯,但因三友之論述,皆以上帝為基準,也都以神的高度為自己的言語墊了底,使約伯百口莫辯。按人的標準,審判應已定讞,至高者卻突然現身,使約伯得到非常上訴;終審被定罪者,反為約伯之三友而非約伯,這應也能算是一種戲劇性的拍案驚奇吧。

在上帝的判決主文中,一再指出「你們議論我,不如我的僕人約伯說的是」。上帝的最後判決是:「現在你們要取七隻公牛,七隻公羊,到我僕人約伯那裡去,為自己獻上燔祭,我的僕人約伯就為你們祈禱。我因悅納他,就不按你們的愚妄辦你們。」(約伯記四十二章7-8節)全案大翻轉,已被定罪者竟無罪,三位審判官反被定了罪。上帝略施薄懲(為口孽獻祭),還要請已被三人定罪的約伯,為他們祈禱求赦免,都彰顯了上帝的公義,這真是真正的轉型正義。

四十二章最後一段,提到約伯「由苦境轉回」;他身心的痛苦,應已完全卸除。至於約伯最後得到的種種賞賜,皆為餘事;全劇劃上了圓滿句號。約伯記之帷幕,緩緩落下。

上帝的信仰煉金術

約伯原本囿限於自我肉體,身心倍感痛苦,待獲得上帝一番啟迪,他由身體的捆鎖中得到解放、提升,已突破了人的自我局限。對三友之答辯,欲辯已忘言,此時的約伯,已非受難當初的約伯了。

約伯記的讀者,如能細心領略體會這種超越現實的提升,便不枉讀。按此書不僅為上帝對約伯的信仰煉金術,更為眾多閱讀者的信仰煉金術。所以三友所指出的許多信仰缺失,主要應為對讀者而言。故讀此書時,如能對自己作出反思與檢討,便可達到自我信仰的淬煉。至於能否煉成金,便要靠各自的努力與造化了。

本書由卅八章到卅九章中,讓我們由上帝說不盡的奇妙創造中,能略窺祂的宏偉、權柄、智慧、仁愛與榮耀;祂創造許多龐大的動物,也創造微小的鳥蟲。其中所彰顯的,正是祂對人類無微不至的愛,對比之下,更為顯明。人既如此無知、渺小與愚昧,便不應再感到自己有任何委屈與冤枉了。約伯後來甚至還厭惡自己並深深懺悔(約伯記四十二章6節)。

此書最後由悲劇轉為喜劇,化傷痛為讚美。末後的結尾,雖日落西山,卻煥發出萬道霞光。正如所羅門王所言:「事情的終局,強如事情的起頭。」(傳道書七章8節)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