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世界杯看到的八件事

從世界杯看到的八件事


趙靜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7.05

 

4年一次的世界杯正如火如荼地進行著,很多球迷通宵達旦看球,各路媒體也不甘示弱,紛紛送上賽前幕後報道,在一片關於比分、球星、花邊新聞的報道中,我們還能看到什麽呢?

1、團隊合作

 足球不同於網球、田徑等個人運動,是一項由11人組成的團體運動。在足球運動裡,沒有一個球星可以不靠隊友踢贏比賽,也沒有一個位置上的球員無關緊要,每一個人的發揮都可能直接影響到比賽結果。這就讓團隊合作顯得非常重要。

在賽場上,情勢是瞬息萬變的。一個團隊裡,難免有人狀態不佳,出現失誤;也難免對某一個判斷有不同意見。比如一腳球,一個球員選擇直接射門,而他的隊友可能會認為應該傳給位置更好的隊友,以增加破門機會;比如一次防守,有時需要兩三名球員的合力防守,而如果有一個人沒跑到位,就會造成一個空檔,給對手機會……

如果每個人都固執己見地認為,只有自己的方案最好;或者每個人都抓住隊友的失誤不放;那團隊只會停留在個體胡亂使力的狀態,不僅做不到合力,而且很快團隊就會陷入混亂及互相指責中,結果就更容易輸球。

在一次對德國隊的賽前采訪中,觀衆看到球員們手搭著手站成一個圈,隊長大聲說道,“如果有人失誤了,沒關係,我們是一個團隊,我們要繼續向前!”

這樣的團隊合作,在教會和機構的服事裡,在我們的工作生活中,都是十分值得學習的。

2、誠信

意大利球星皮耶羅在他的自傳裡曾提到一次比賽。那時他們在一場關鍵比賽中落後一球,如果輸了這場,那麽本來很有機會能拿到的聯賽冠軍就落空了。距離終場還有10分鐘,他們獲得了一個界外球的機會。

輪到他的隊友佩索托去場邊投擲,而佩索托卻把投球的機會還給了對方。因為佩索托看得很清楚,是隊友把球送出了邊線,按照足球規則,是應該由對方來投球。要知道,那可是能改變局勢的關鍵時刻,並且裁判既然誤判了,從競技角度來講,佩索托選擇自己投球不會有任何問題。

皮耶羅感嘆道:“我想好球員和偉大球員的區別,在於重要時刻的決斷力,這一點不僅適用於體育運動,也適用於其他領域。”

在足球場上也有陰暗面,比如假摔,比如用球鞋底的釘子踩踏對方,比如不踢球踢腿……有些是能躲過裁判眼睛的。儘管這樣,有時你仍能看到有些球員做出與眾不同的選擇,而人們也會為之感動。

大到我們工作中的灰色地帶,小到教會裡玩的一次遊戲活動,我們是否也有遵守規則,以誠信待人呢?(參《弗》5:9)

3、自省

在世界杯每場比賽後,每支球隊休息的那幾天,除了訓練之外,他們還會進行戰略部署、開會等等。比如這次傳出內訌的阿根廷隊,就開了場誓師會,球員們提出對教練戰術的意見。

自省對個人或團隊的成長都是十分必要的。只有知道自己以及隊友戰術的優缺點,才能做出正確的調整。一個有經驗的老球員曾說道,自省是痛苦的,你必須要面對一些你不想面對的,所以不要太匆忙,要等到壓力過去,腎上腺素降到正常水平,這時便可以著手分析了。

比如C羅,以前踢球很“獨”,經過自省,現在不僅要補足自己的失誤,他也會盡力彌補隊友的失誤。

皮耶羅也曾說道:“我學到的是,如果比賽中真的感覺孤單,那就說明自己踢球時沒有好好顧及其他人。如果我意識到自己孤立無援,那就說明我正在脫離團隊。”

可見,自省對每個人來說都是不容易的,我們都不願意去面對那個軟弱的、犯錯誤的、不夠好的自己。但也許,等到事情過後,我們能更加平靜地去面對自己、朋友、事情。畢竟我們的底氣來自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為世人流血捨身的大愛,父神已經無條件地接納了我們這些因信回轉來到祂面前的兒女。

4、犧牲

足球場上有一種“無球跑動”。顧名思義,就是沒有球的時候,球員的跑動。球員不能總是朝著球跑,而是必須進行無球狀態下的深度跑動,以吸引對方防守隊員,為其他人拉開空間和跑動路徑。

這種“活兒”是比較典型的,不容易被人看見,也很難收獲掌聲和歡呼,但又非常重要的“累活兒”。那些被稱為足球場上“工兵”的球員,就需要不惜體力,通過身體對抗、搶斷等“臟活兒”“、“累活兒”把球搶下來給隊友,阻止對方進攻。

精彩的射門確實更容易得到人們的歡呼,但一次精妙的傳球,一次果斷的鏟斷,一次次撤回半場的追擊……這些也是值得歡呼的,在足球強國,發揮這些功用的球員同樣得到了教練和球隊的認可。

這裡面也反映出各司其職、為彼此犧牲、互相成全的美好。有時,筆者驚訝於全場跑動距離最長的球員,並沒有在攝像頭裡露幾次臉,我便開始反思,我會不會只為在臺上帶敬拜的歡呼,而沒有為那些默默無聞的代禱者鼓掌?或者我是願意獨自去做某事,還是當我知道有人比我更適合時,願意去做為別人牽線鋪路的工作呢?

5、人才儲備

運動員的職業生涯是有限的,很多足球運動員會在30多歲退役。為了避免球隊陷入“青黃不接”的窘境,挖掘和培養年輕球員對於一個球隊尤為重要。

以德國為例,在這個總人口8千多萬的國家,有300多家球探中心,負責去搜索和培養年輕的人才;德國足協也出資建立了近400個足球訓練基地,它們均勻分布在境內;並聘請職業教練教導11至17歲的青少年踢球;所有的教練也會有嚴格系統的培訓……這種“從娃娃抓起”的模式,讓德國足球人才濟濟。

《世界需要父親》的作者卡西在一次培訓中提到,我們要注意培養“繼承者”。這個繼承者是當我們不在這個世界的時候,能夠繼承我們使命接力棒的人。他的兒子剛年過30,已經找到了“繼承者”。

無論是教會,還是機構,或某項事工,我們不能只看到自己在位時的短期效果,也要致力於可持續性發展,為主預備合用的百姓。(參《路》1:17)

六、自律

運動員為了保持良好的競技狀態,每天的訓練和飲食都要嚴格控制。比如最近刷爆朋友圈的關於C羅自律的文章,其中提到C羅每天做3000個仰臥起坐,飲食上堅持低糖低脂,從不飲酒,認識他的工作人員用“瑞士手表”(以精準聞名)來形容他的自律。

對於運動和飲食的要求,我們雖然不必如專業運動員一般精準,也不必“人人練出馬甲線”。但其實,牧師、宣教士等也是經常面臨高壓力,工作高強度。適當的運動和有節制的飲食,會讓我們有更健康的身體為主做工。

七、為球員禱告

據報道,越來越多的球員陷入抑郁,有些甚至結局很令人痛惜。2009年,德國國家隊門將臥軌自殺就是其中的一例。有時,人們會很難理解,運動員,尤其是被鮮花和掌聲包圍著的著名運動員——賽場上英姿颯爽的他們,似乎很難跟抑郁、疾病或自殺聯係起來。

但正如皮耶羅在他的自傳裡曾說的,“足球世界是一個美麗又怪異的世界,像是遙遠星系中的一顆行星,那裡充滿著對抗、特權和陷阱。這顆星球同時也被另一群怪人包圍著,他們只在意如何榨取球員的價值,並不把球員當作人類看待。”

從筆者接觸的運動員來看,無論在國內還是國外,皮耶羅說到的這個現象相當普遍。有位運動員就曾對筆者說,他感覺自己不是人,是工具。

運動員精神上面臨的壓力,身體上遭遇的傷痛,高強度的競爭環境,賽場內外的錢權交易,退役後回到社會的困難等等,都告訴我們,他們實在需要知道自己在上帝裡的身份,安息於上帝的愛中。讓我們基督徒多多為他們禱告,愿更多的運動員能早日聽到福音,接受主耶穌的救恩,得到真正的平安、喜樂和釋放。

八、為球迷禱告

不知道你還有沒有在其它地方看到,一群激動的球迷整齊地唱著歌,又哭又笑的情形?有人說,如今體育也變成了人心中的偶像。體育場就是敬拜場所,球和球員成了人們敬拜的對象。

的確,有些人把體育場當做了發泄情緒的場所,有些人把足球運動當做實現夢想的方式,有些國家民族(比如阿根廷)把足球看為民族尊嚴,有的球迷甚至為足球而妻離子散、傾家蕩產……透過球迷們的“瘋狂”往深處看,你會看到一個個沒有被滿足的靈魂,一個個渴望擁有使命的生命。

讓我們為看臺上瘋狂的球迷們禱告,願他們有一天能認識到足球是一項健康向上的體育競技,但絕不是人生的偶像。愿他們早日找到為之歡呼、為之哭泣、為之激動、爲之吶喊的道路、真理和生命。愿更多球迷的人生因信主而得到升華,不再是為足球而活,乃是為那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07.05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mail protected]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