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原鄉大水 見證哈凱部落重生

4032_哈凱部落1
哈凱部落的美麗新家園,牆面彩繪象徵感恩之心。(照片皆作者提供)


◎柴邕

學生時代在中壢念書,放假時總是騎上機車就往山裡跑。山裡空氣清新、景色怡人,花草樹木都美。當時,最常深入的山區就是復興鄉(現為復興區),尤其是沿著北橫公路進去,一路的風景充滿特色,總是不斷停下來,欣賞每一段風光。

北橫公路尋翠綠大壩湖水
幾次走訪,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景物,一是橋梁,另一個是被水壩攔下聚集而成的清澈湖泊。在平地住慣了,沒機會遇見山谷,看到跨越河谷的大橋,自然讚嘆其壯麗景象。平常在都市眼見周圍都是灰暗的河流,在此遇見大片清新水域,自然感到驚奇。

進到復興鄉,迎接遊客的就是兩座跨越大漢溪的大橋。舊橋是復興橋,是於1966年所架設,橋面較窄,在新橋完成後,現在僅供步行,許多遊客會特別前來造訪。當我還是學生時,這裏只有這座橋,來此頗有懷舊之情。

新橋名為羅浮橋,為拱橋造形,是整個復興區極為重要的交通要道,裡頭數十個部落居民都要藉它進出;若是沒有它,只能繞往宜蘭或是新竹。

在彎曲的北橫公路上行駛,來到中段的榮華地區,我又停下車。往下方溪谷望去,這裡是榮華大壩,從高山匯集而來的水流,被擋在這座水壩上方形成湖泊。

這裡曾令我十分驚豔,因為第一次見到大壩湖水,宛如看到翠綠的寶石,讓人不忍離去。可惜後來因為颱風造成上游的巴陵壩沖毀,大量泥沙淤積於此,大壩已無法發揮功能,也不再有翠綠的湖水。

我在此駐足許久,想尋找印象中的美麗翠湖,卻與許多事物一樣,已成過往。這個坍塌的巴陵壩,不止把我的美好記憶沖走,也沖毀了許多家園。

繼續往上走,來到了巴陵,這裡是重要的交通據點,自此分岔出四條路線通往不同方向。學生時代時,巴陵壩還在,巴陵橋還是舊的吊橋。現在新蓋的巴陵橋寬敞又美麗;不遠處的舊橋就僅供遊客行走。

在這歷史超過一甲子的舊吊橋旁,還有一支寫著日文「バロン橋」的高大立柱,是百年前日本人所建立第一代吊橋的紀念碑。橋的兩端各有一座隧道,也一併開放遊客參觀,裡頭放了許多泰雅文物以及文化介紹。原本的隧道,如今成為穿越時空的泰雅史蹟廊;原本的吊橋,成為跨越文化鴻溝的媒介。

舊巴陵橋僅供行走,兩端隧道可參觀泰雅文物。

舊巴陵橋僅供行走,兩端隧道可參觀泰雅文物。

寬敞的新巴陵橋成為交通要道。

寬敞的新巴陵橋成為交通要道。

日本人所建第一代吊橋的紀念碑。

日本人所建第一代吊橋的紀念碑。

哈凱部落奔走多年爭取重建
巴陵橋附近,原本有個哈凱部落。一甲子之前,原本住在深山中的族人,因交通不便,考量就學以及生活便利性,集資在這裡買了一塊地,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家園。對遷徙能力很強的泰雅族人而言,搬家不是問題,距離也都可以克服,但早年經濟能力差,買土地是大事,尤其是買下整個部落安居的家園。

然而,沖毀巴陵壩的那次風災,也把這個部落沖毀了,部落族人全成為失去家園的受災戶,被安置在組合屋,一住十幾年。祖先留下來的家產已消失,暫時安置的狹小屋舍後來不堪居住,下一步能夠棲身的居所卻遲遲無下文。

經過居民強力的爭取、走上街頭,政府總算在前幾年幫他們蓋了新的房舍,讓他們結束暫居的生活,搬進了堅固又美麗的家園。我從資料得知在新的社區也設立了一間哈凱長老教會,可惜資訊有限,只知道他們現在所住的哈凱部落,位置在三光里6鄰,從地圖上看,實在不知道位於何處。

巴陵是北橫公路桃園這一側最後的部落,繼續走,跨越山脈會通往宜蘭,沿途不會再遇到村落。往左側上山的方向走,經過下巴陵、中巴陵、上巴陵等部落,可以到達拉拉山。走古道還可以通往台北的烏來,這是泰雅族人的傳統步道。

另一側往大漢溪的上游玉峰溪繼續前進,會通往新竹的尖石。溪的兩岸各有一條道路,北岸是鄉道桃113與竹60-1,沿著溪而逐,道路狀況不錯。南岸則是部落的聯絡道路,在山間環繞著,路幅不寬,路況也較差。倒是許多自行車玩家喜歡走這一條,會經過一些部落,也可以欣賞居高臨下的許多景色,又能挑戰體能。

美麗新家園  牆面繪感恩
這天的行程,終點在新竹尖石的玉峰村,原本預定去程走北岸,回程走南岸。結果北岸的公路在施工,每封閉一個半小時才開放半小時,於是我改變計劃,去程先走南岸,回程再由北岸回來。不料,不知是開放時間更改還是我記錯,抵達施工處,剛好才封路沒多久。於是我依著工作人員指示,走一條穿越河床的替代道路。

在便道指標的引導下,突然看見哈凱部落的指標,原來通往河的便道,便會經過哈凱部落。這個部落人口不多,約十幾二十戶,新的永久屋就是四排兩層樓房舍,所有部落族人都住在這裡了

房舍相當引人注目,外牆是以不規則的磁磚拼貼,靠馬路這側的四面牆,上有部落藝術家所繪的四幅畫作,以磁磚拼貼的方式呈現,使房舍的牆面成為藝術品;並且是由族人一起動手拼貼,十分有意義。

第一棟的圖案是一個家庭在點著蠟燭的餐桌前禱告,哈凱長老教會就位於這一排房舍的第二戶。雖然不像其它部落教會有自己獨棟的禮拜堂,但是教堂與族人的屋舍相連,就像是與族人緊密連結在一起。

離開哈凱部落,駕車跨越河床,心想若不是意外封路,我也不會找到哈凱部落;然而,哈凱族人卻走了十多年,才重新找到自己的家園。

新的家園很美,卻不是位於當初祖先留給他們的土地上,我想這應該是件遺憾的事。不過我想起那幅禱告的畫作,十多年的組合屋生活,長期的不安定,藉著基督信仰支持與族人堅韌的生命力,此刻終於能安居。獻上感謝,應該就是他們要表達的。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