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成長與持續(六):老幹新枝

4032-日光之下無新事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七月初,走訪了幾個德國城市,洽談科技產業與學術機構的合作,住了三個城市和一個小鎮,相較於日益混亂的大城市,歐洲小鎮風情總是令人著迷。在入住之前,聽都沒聽過的福來興(Freising)小鎮位於慕尼黑都會的東北,為了隔天一早前往Dingolfing拜訪BMW全球規模最大、製程最先進的工廠,我們有緣造訪這個浪漫小鎮,連旅館都是此行在德國住到最浪漫的旅館。

古老與現代的對比與並容
抵達時間已近晚間八點,但緯度高的德國南部要到十點多才天黑,同行的長官逢甲大學李校長邀我去走走。首站前往旅館附近的Dome修道院,氣喘吁吁地爬上山坡,聽到聖詩從古老的建築中流溢出來,心中暖暖的感觸:啊!上帝的子民在各處各方敬拜。

安步當車走在石板路上,環修道院周邊的民宅與街道都相當具有歷史,正是歐洲小鎮醉人之處!小鎮的教堂每十五分鐘會響起一次鐘聲:十五分響一聲、三十分響兩聲、四十五分響三聲,即便沒戴錶,似乎小鎮生活的節奏,伴隨著計時的鐘聲一起往前滾動。

一萬兩千人的小鎮,沒啥產業,但有包括慕尼黑工業大學分校在內的兩所大學。逛完修道院和周邊民宅,天還沒黑,校長說再去看大學,原本以為不大的小鎮,去返兩趟花了近一個小時。比鄰的兩所大學建築,風格迥異於傳統小鎮風貌,玻璃帷幕的現代化建築,似乎標榜著培育未來人才的所在。

知識在此被傳授、品格在此被養成(或許相較傳統,少一點?!),大學的迷人之處,正是在於其開創未來的基本性格,即便在對比於小鎮核心區的建築上,都顯得如此未來!

鮮明的建築風格對比,正是掙扎於傳統與創新的糾結。古老的建築,標註著傳承著生命力的一種記憶,歐洲小鎮的浪漫源自於歷久彌堅的可能性,讓當代新潮的男女流連忘返,也讓古典與新潮跨越時空得以交會。

現代化建築,標註著反思後總結過去與展望未來,也標註著科技進展中的展示,隨著時間流逝,一個又一個時代的建築從現代邁向古典,由建築沿革看見時間的痕跡,也看見自己的短暫與渺小!

老幹需新枝來延續榮耀
城市中的建築,彷彿組織裡的人才。時勢造英雄者多,能造時勢的英雄少,但無論外部環境如何,英雄都是每個社會組織所期盼的,小至單一家庭、大至國家政府,我們都期待英雄。傳奇的中國企業家任正非(華為總裁)有他的一套人才學,其中一句經典是:「我們把砲火指揮權交給聽得砲火的人。」意味著將軍的養成過程,是在戰場上磨練出來的。

將才,或許有天賦異稟的成分,但歷經出死入生、「打出來」的生命才能綻放出璀燦的鑽石光芒!不僅要有立功的戰場和機會,當排長的時候,得要遇得著好的連長、升上連長後得要遇得上好的營長……依此類推,好的領袖帶出好的未來領袖,因此,老幹新枝交錯在組織內的和諧運作,有助於未來領袖的養成與組織的可持續,才有機會擺脫一代不如一代的悲劇。

安全感,還是老幹新枝能否順暢運作的關鍵。老幹需要新枝來延續榮耀,反之,新枝若無老幹的漿汁滋潤,生命的歷練與成長時程將被迫延長。

在老幹新枝的生命相互滋養下,經驗不再只是經驗,而是兩代之間進行價值溝通的載具。老幹的經驗有時會經不起時間的考驗,新枝如何在老幹的經驗上賦予時代意義,而非以時間的流動為由,在老幹的陰影中嘗試努力樹立自己的權威;而老幹也應虛懷若谷地看待時間流動的磨耗,經不起時間考驗、該放手的,就放手吧!

能經得起考驗的經驗與價值,才值得流傳下去,即便多代之後,持續成為雋永的對照,與當代的創新相互輝映!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