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歌是治癒心病的良藥

4033_詩歌是治癒心病的良藥


◎林君儀

一早來教會練唱,充滿和悅的歌聲快衝破雲層,讚美主的雄壯如洪水破閘而來,六、七個人的聲音就有如此壯麗的感覺。

主恩如眾水之聲   匉訇而來
大家在和諧共樂中練唱,每個人領唱的歌曲不同,但也都一起練習其它曲目。有的詩歌輕快活潑,有的屬於鼓勵安慰,也有描述聖靈運行的歌曲。練唱過程中,更體會詩歌《幸福》中的意境:「幸福是珍惜現在擁有的,幸福是分享自己領受的,幸福是相信聖經所寫的,幸福是卸下重擔給上帝。」

接著我們唱起《陪我走過春夏秋冬》。是的,「主陪我們走過風風雨雨,倚靠耶和華一個不撇下。」而後大家練唱七月培靈聚會中的詩歌,進到《水深之處》:「當我渴慕你更多,帶領我進入水深之處。」一次又一次的練習,唱到心坎裡去,主的恩惠如眾水的聲音匉訇而來,又如一場饗宴令人難忘。

聖靈充滿講台,練唱慢慢收到尾音,轉換到另一曲《我渴望看見》:「我渴望看見你的榮耀彰顯,像雲彩圍繞充滿在這地。」最後一首詩歌是《榮耀的呼召》:「高舉雙手讚美你我主,全心全人都給你耶穌,一生意義活出榮耀的呼召,勇敢地向著標竿直跑。」

憂愁在唱詩中消失無蹤
想起自己第一次練唱詩歌,經過很有趣。我本不屬任何詩班,若附驥尾只堪跑龍套,然而姊妹們本著扶持不放棄的心,鼓勵我加入服事。

我向來五音不全、聲音低沉,也看不懂豆芽菜,對歌詞的興趣高過對歌譜的興趣。然而,在綿細低微的嗓音中,畢竟我也開口唱了,唱著唱著,真覺得心曠神怡,呼出許多的不快、不順、不和,領受主的新鮮、甜美、安慰。

唱歌是治癒心病最好的良藥,也是一種靈修,無怪乎有那麼多人喜歡唱歌。一曲詩歌解千愁,若懷憂喪志,唱幾首詩歌,憂愁好像就消失無蹤。

時常我練唱完後渾身輕盈,全身放鬆,胸腔像一片碧綠草原,肺活量像滔滔黃河,精神澡雪,靈魂超拔,可以與人為善、與萬物同春了。

詩歌鼓動人的勇氣
朱維之的〈聖歌與文學〉一文中,曾指出聖詩的重要性。他說,聖歌的特質第一是「生之歡喜」。基督教是個樂觀的宗教,因此時刻要存著快樂的、感激的心情,而「聖歌就是從這個歡喜的根幹上發出來的花和果。」

第二特質在於「生之昂進」。基督信仰是積極的宗教,不斷賦予人類以昂進之力,而「傳授這力的方法雖有種種,最好的還是借用詩歌,因為詩歌音樂最能鼓動人們的勇氣。」

聖歌的第三個特質在於「積極的慰安」。普通文學都有安慰人的功效,而聖歌不但能安慰人,它將人的眼淚擦乾之後,還要進一步的使人踴躍奮起,也就是積極的安慰。

有許多心靈憂愁的人,因為唱了聖詩而通往光明的路途。所謂「健全的精神,寓於健全的體格。」若要有凌霄壯志,就當有健全的體魄,而詩歌就是「健康者的導路明星」。

眾口頌唱  靈性被挑旺
中國向來對音樂也極重視,《漢書‧藝文志》把樂列在五經之前,說「樂以致和」。「和」體現了中國文化的最高理想,正是《中庸》所謂「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音樂的動能使人們互相親愛、互相敬重,使人有種平靜怡悅、充實飽滿的感覺,更使人的喜怒哀樂,發而皆中節。

各種宗派中,基督教是最重視音樂的宗教,想想十六世紀的馬丁路德,不僅寫了「九十五條論綱」,還留有豐富的音樂遺產,他作的詩歌《上主是我堅固堡壘》仍被永恆傳頌著!

十八世紀英國的查理‧衛斯理,是史上最多產的詩歌創作者之一,他一生寫了六千五百多首屬靈的生命詩歌,如《願我有千萬舌頭》等,都平易近人,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感染力之強,超過許多雄辯的講章。

詩歌挑旺了人的靈性,使人的靈火高張,每個人歡呼喜樂的歌唱、敬拜、讚美,主耶穌就在我們當中。

讓我們「將自己獻上當作活祭,作主聖潔貴重的器皿」。當眾水的聲音傳來,間奏響起,領會者求主帶領大家進到水深之處,「喜樂潮,溢我魂」,歌唱者魂夢一如海濤滾滾向前奔流,進入水深之處。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