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上帝不醫治我?坎特伯里大主教與女兒的對談

4034_醫治_1
韋爾比大主教(右二)出席蘭貝斯宮主辦、聖公會關注生理與心理健康議題會議。(照片來源: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FB)


【特約記者張廖婉菁/編譯】英國聖公會坎特伯里大主教官邸蘭貝斯宮,上週主辦一項關注生理與心理健康議題的會議。會議展開前,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特別訪問了坎特伯里大主教韋爾比與他一雙女兒,請他們分享自己在面對失能殘疾與心理健康搏鬥的經驗。

韋爾比大主教共有6名子女,第一個女兒在七個月大時因車禍喪命。大女兒凱瑟琳(Katharine Welby-Roberts)患有憂鬱症,後來還出版《我以為事情會變簡單》(I Thought There Would Be Cake)描述自己的憂鬱症經歷。凱瑟琳的妹妹愛麗(Ellie)則因萎縮症導致運動障礙,有動作協調的困難。韋爾比認為這些家庭經驗,讓他在情感面的包容經歷許多熬練。

4034_醫治_2

韋爾比與參加會議的孩子們合影。(照片來源: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FB)

家庭苦難  熬練對神醫治看法
曾經走過憂鬱症低谷的韋爾比大主教,也分享自己對於「醫治」的看法。他說:「對我而言,上帝是否一定會醫治不是問題,因為上帝似乎有時會醫治,但有時又不會。醫治並非影響我的家庭最深的事。我發現主耶穌從不操縱人、也不對人施壓,總是以完美的尊重、愛與情感來對待人。」

「禱告是對的,因為禱告能把我們的心意帶到上帝面前,上帝也會改變我們的所思所想。有的時候,上帝也會改變我們身處的狀況。我曾為凱瑟琳的憂鬱症禱告,但卻未祈求上帝醫治愛麗。我們一家曾對此熱烈討論,愛麗的妹妹認為,如果上帝改變了愛麗,那就不是同一個愛麗了,但我們很愛這個愛麗。」

愛麗對此的回應是:「這個問題關係到醫治,實在很難回答也不容易理解。尤其前幾週我常想著,如果上帝有醫治的能力,為何我的協調障礙不會好呢?為何我的生活如此困難?(外表看來與一般人無異,別人可能覺得奇怪,為何我得要坐著)儘管我會這麼想,但這並不影響我對上帝的信任與信仰。」

4034_醫治_3

聖公會關注生理與心理健康議題會議。(照片來源: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FB)

先好好傾聽對話  再為別人代禱
凱瑟琳也分享自己對於醫治代禱的看法。她表示:「當你面對別人的心理疾病或身體殘疾時,如果第一個反應就是急著要為對方被治癒代禱,你可能還沒有機會好好地傾聽。首先,上帝會工作,上帝比這一切都大。再者,你可能關閉了展開對話的可能性。」

凱瑟琳透露:「如今我只會讓少數人為我的醫治禱告,因為過去實在有太多可怕的代禱經驗了。儘管他們是出於好意,但是那些話或行為實在很讓人難受。他們的確想要幫忙,但卻沒有好好地傾聽。」

他們也認為教會應該要對身心障礙者、失能者的需要,更加的敏感。凱瑟琳指出:「我們應該要懂得就文化、態度與理解這些層面而言,每個人的需求與能力都是不一樣的,每個人偏好的教會也不會一樣,甚至與神連結的方式也會不同。」

韋爾比則指出:「我們的教會古蹟建築,常缺乏方便殘疾人士進入的設施,就好像在表達不在乎失能者的需求。這是我們亟待去改變的一環。」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