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咬人就是不對、願神修剪老我】讓蔣月惠莫忘初衷的兩句聖經:做在最小身上、萬事互相效力

蔣月惠在議會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因為在聲援屏東市公勇路反對拆遷戶的過程中,咬傷執法女警而成為輿論話題人物的屏東縣議員蔣月惠,今天(23日)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引用聖經羅馬書八章28節表達她這幾天意外「爆紅」的內心感想。

蔣月惠議員藉著報導再度重申:「我咬傷人,就是不對,就是要道歉!」希望能有當面向被咬女警致歉的機會。

蔣月惠為公勇路拆遷一事站出來發聲

蔣月惠議員為公勇路拆遷一事站出來發聲

蔣月惠探勘汙水廠

蔣月惠議員探勘汙水廠

協助小型教會司琴服事
蔣月惠議員從小在重男輕女的原生家庭長大,她是在西德女教士差會創辦的「盲女習藝所」擔任志工期間認識信仰,受洗歸主。從投入擔任屏東縣基督教羅騰園肢體殘障協會創會理事長,長期照顧弱勢者,到從政後跨選區為各樣議題發聲,背後都是因著神將馬太福音廿五章40節「做在最小的身上」這句經文,放在她的心中。

談到信主的過程,蔣月惠分享,她18歲時的初戀男友,當時在盲女習藝所當義工,所以她「愛相隨」就跟著去當義工,也為了男友受洗;但後來男友跟其他姊妹結婚,蔣月惠非常難過。在靈修時,她深刻感受到「人的愛,是極其有限的,惟有神的愛是不離不棄。」所以她至今未婚,願做基督的新婦以及羅騰園所收容院生的「媽媽」。

22日主日下午,雖然這幾天在台北排了很多媒體的通告訪問,蔣月惠依然要求必須保留讓她「守主日」親近神的時間。蔣月惠說:「若離了神,我就什麼都不能做!」

平常在屏東主日時,蔣月惠會受邀到當地20人以下的小教會擔任司琴服事;而羅騰園所收容的院生,也會由她和老師帶到附近的教會做禮拜。

因為台北她人生地不熟,所以22日她是請媒體記者幫她找一間聚會人數30人以下,並且願意讓她彈琴事奉的教會聚會,會中她即彈奏《奇異恩典》獻給神。

蔣月惠在教會

蔣月惠在教會

蔣月惠司琴

蔣月惠司琴

原生家庭傷害 媽媽遺產支持讓她得安慰
蔣月惠感恩地說,主日禮拜牧師傳講信息時,引用詩篇卅三篇12節「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鼓勵大家,無論現在身處在哪個位分及職場,都要為主爭戰。牧師也特別為她抹油禱告,祝福她「莫忘初衷」,要善用神給她的「民意代表」的職分,持續走在聖經的真道上,為貧窮人、受壓迫的、生來不俊美的(智能及肢體障礙)及孤兒寡婦發聲,與上帝同行。牧師的祝禱讓蔣月惠連日的壓力及委曲頓時得釋放,淚水不停地掉。

蔣月惠從小是在媽媽的打罵中長大,常常不明就裡地就被媽媽從後腦巴下去,在家裏面感受不到媽媽對她的愛;在學校功課又不好,得不到老師關愛的眼神,勉強念了商專畢業,還成為情場的失敗者。但基督的愛讓她覺得自己「是有價值的」,所以她就在屏東一直關心那些被遺棄的弱勢族群。

蔣月惠坦言,成長過程中,媽媽對她的傷害一直都在,但媽媽在離世前寫下遺囑,把僅有的10萬元積蓄全部都捐給了羅騰園,讓蔣月惠的心裡是很受安慰,因為那代表不善言詞的媽媽,心裏其實對她投身弱勢關懷的作為是看在眼裏的。媽媽生前雖然沒有對她心裡的傷說過一聲「對不起」,但蔣月惠知道,媽媽已經用最實際的行動表達對她的肯定和支持。

蔣月惠強調,屏東縣基督教羅騰園肢體殘障協會是經過屏東縣政府合法立案的協會,目前雖然依法不能成為「收容智能及身心障礙」的安置機構,所以她也遵守法令,從未公開勸募,縣政府希望未來可以輔導合法,她會以院生的最大利益做考量。

蔣月惠說,她從不認為自己是義人,更稱不上是「好基督徒」;但她一直很感謝主,願意使用她這個外型不顯眼、學歷也不好的女子,和羅騰園的同工及老師們來陪伴院生們,可以藉著羅騰園的服事,與社區居民有更多融合交流及互動的機會。

蔣月惠在羅騰園

蔣月惠在羅騰園

羅騰園社區課程

羅騰園社區課程

不成為又惡又懶的僕人
訪問最後,蔣月惠引用馬太福音廿五章「五千兩、兩千兩及一千兩」的故事,來談自己過去無論是在弱勢關懷以及環保等各樣議題的行動。

蔣月惠說,她知道自己的恩賜及才幹是屬於「一千兩」那個等級的,但她時刻靠著神的話語提醒自己「不要成為那又惡又懶的僕人」。

蔣月惠感恩地說,她是耶穌從灰塵中重價買贖回來的罪人,仍有很多的老我及軟弱需要神來修剪及對付,她需要繼續尋求神的帶領和幫助,也請弟兄姊妹為她及屏東弱勢者代禱。

請為蔣月惠議員代禱

請為蔣月惠議員代禱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