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大學填志願有困難?究竟去大學要學什麼?

4035_大學填志願有困難_究竟去大學要學什麼


【本報主筆】上禮拜大學指考寄送考生分數,大學博覽會也隨之展開,許多考生都為著填志願搞到焦頭爛額,不少考生除了知道自己分數的落點,鮮少知道自己到底想讀什麼科系?長期以來,學生除了以考取高分為目標之外,比較少探索自己的興趣以及想讀的科系。更嚴重的是,許多大學生讀完了四年大學,對自己為什麼要讀這個科系,以及畢業後到底要做什麼,更是一片茫然。

培養創造與整合力最後機會

政治大學校長周行一曾撰寫專欄表示:「上大學的目標不能像高中一樣直線型,否則會造成一生遺憾。」以及「上大學是培養創造力與整合力的最後機會,我們必須開放心胸,盡量嘗試可能的興趣。以職業或行業定位自己的未來,只會限縮多元學習的動機。」其實,這也道出為什麼台灣的學生在國高中的表現優於美國,但到了大學,台灣的學生卻難以趕上歐美的學生。最主要的差別就在於缺乏整合和創造的思維能力。

單一化的目標導向和缺乏整合思維能力,可以說是台灣學生最大的問題所在。對於單一化的目標導向,聖經箴言有一句話說「沒有異象,民就放肆」,提醒我們若是沒有異象,就容易輕舉妄動。異象的英文vision,一般譯為「願景」,就是指對未來的憧憬,是對未來的看見與想像。當我們對人生失去這樣的憧憬與看見時,我們就容易失去分寸、沒有節制。

如何察覺恩賜與特質?
但聖經所談的「異象」,絕不是單單只有「目標」的內涵。異象當然可以是目標;但不是所有的目標都是異象─也就是當我們單憑著自己的想法或是別人的建議,這樣的目標不會是異象。當學生以分數為導向時,分數跟學校可以是目標;但這絕不會是異象。差別就在於:「目標」是一個冰冷無關乎個人的特質與恩賜;但「異象」卻是攸關個人的覺醒與看見。

「異象」在希伯來原文還有默示或引導的意思,因此在信仰層面上,我們如何去「察覺」上帝給我們的恩賜、能力與特質?透過上帝的引導與自我察覺,我們才能「看見」可能的未來,我們才可能去找到想讀的科系。而這樣的看見是一個寬廣的,不會只是因為哪個科系好找工作,或是看分數落點在哪裡。更重要的是未來大學四年,這樣的異象將繼續引領自己努力精進,並且帶著興趣和動力,閱讀與探索,而這一切都不是為了分數,而是「自我的察覺與充實」。

所以,當我們所立的不再是一個直線式或非異象式的目標時,我們讀書不再是為了分數或考試,讀書轉向追求知識、開拓眼界、獲取探索與創新的能力。這就像上帝賞賜所羅門王智慧一樣,列王紀上四章28節:「上帝賜給所羅門極大的智慧聰明和廣大的心,如同海沙不可測量。」到底什麼是智慧聰明和廣大的心?現代中文譯本譯為「非凡的智慧、洞察力,和無比的理解力。」新約神學家布魯格曼對此註解為「廣大的才華,得以理解各類知識,恢宏的視野及眼界,不至於目光短淺」。

開拓眼界 獲取創新能力
對於當今的學子,到底我們要給他們怎樣的知識訓練?應該是資料型的知識,還是知識的理解力和整合能力呢?我們看見所羅門王之所以被稱為「最有智慧的王」,不就是因著他擁有理解力、洞察力和寬廣的眼界嗎?若是這樣,我們該如何教育我們的學子呢?

或許對於國小的學生,我們還需要給他們多一些背誦式的知識;但對於國中以上的學生,其實他們已經開始學習整合的能力,但師長卻還是要求他們以背誦為主,鮮少給予啟發和聯想,到了高中也是如此。那麼,我們如何期待學生上了大學之後,能夠透過閱讀獲取活用的知識?如何期待他們擁有洞察力和深刻的理解力呢?

不論哪一個學科或技術,都需要洞察力與理解力。從麵包冠軍吳寶春師傅的例子,我們看到他如何從不會讀書,不太認識字,進而開始閱讀,特別是讀了奇美創辦人許文龍的書《觀念》之後,開啟他求知與創新的思維。

我們是否透過教育,讓學生獲得通往新世界的鑰匙?還是讓學生在教育中因著背誦、填鴨而失去興趣,因著分數痛苦不堪?如果我們無法透過教育,讓學生得著真正的知識與智慧,我們如何期待他們能探索自己的未來,看見自己的異象呢?

跳脫台灣傳統教育的桎梏,需要從基督徒開始,因為我們有聖經的話語成為生命的智慧,如同猶太人的教育一樣。或許當我們用聖經的智慧來轉化教育時,這也成為台灣教育的祝福和希望。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