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面對世俗社會之道

基督徒面對世俗社會之道


張紀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07.28

 

【編者按:一個基督徒作爲公民,應當如何參與到社會公共生活中,如何面對不同的社會議題?本刊於昨天和今天連續發表的兩篇文章,共同指出一點:教會和信仰實踐是有公共性的。同時,這兩篇文章又從不同的角度與層面來看基督徒參與公共生活,供大家思考。在此也真誠歡迎讀者們踴躍回應、投稿,本著真理原則一同深入探討,幫助基督徒在社會生活中更好地爲主作鹽發光。】

 

在第1世紀,保羅和使徒們艱苦外出宣道,宣告“人需要悔改,信耶穌得救”的福音,沿地中海的歐亞地區建立許多教會。主後前3個世紀的教會,受到各樣傳統宗教、文化及政治的打壓,信徒常面對坐牢、被殺害的危險,他們卻以超越的信心作光作鹽,活出了不同於世俗價值觀的見証,使得基督教持續在羅馬帝國發展。

到第4世紀,君士坦丁大帝信了耶穌,宣告基督教在羅馬帝國合法,並將之定為國教。以後一千多年,基督教傳遍歐洲。如今,歐洲各國文化裡傳承了許多聖經典故及思想。但由於伊斯蘭教在中亞及北非的強大勢力,基督教長期被限制在歐洲。

羅馬帝國崩解後,教會也因宗旨分歧,分裂成天主教、東正教及抗羅宗(就是一般所說的基督教或新教)3大流。16至19世紀,宣教士們隨歐美的強盛擴張,把天主教和基督教傳到了世界大部份地區。

基督教教義從多方面奠定了西方的主流價值,如“天賦人權”和“君權神授”引申出來的人民的言論自由、信仰自由、集會結社自由、國民教育、人民參政、廢除奴役制度等等。

自由派衝擊

17-18世紀文藝復興之後,歐洲理性主義抬頭,有哲學家開始懐疑上帝及任何超自然的事。19世紀,達爾文發表《物種起源》後,進化論很快流行歐美學術界,不可知論(Agnosticism)和無神論也跟著而來。

到20世紀初,各樣偏離聖經的思想進入神學院,發展出與世俗觀妥協的自由神學。自由神學進到一些教會裡,就形成了自由派或新派教會。新派教會有3大特點:

1.強解或曲解聖經,不按字面意義,不信聖經無誤;2.即使進化論明顯與經文的教導不合,還用進化論的框架來論事情;3.推崇人文關懷的社會福音,卻避免講罪和地獄的問題。

1920-30年代,持守傳統解經、反對新派的西方教會,與接受新派神學的主流大宗派分道揚鑣,形成了基要派或福音派。在中國,王明道的講道和文章常批判新派的錯誤,把那些認爲“聖經有誤”的新派定性為“不信派”。

雖然大部分華人教會和信徒持保守的福音信仰,但不同神學觀的交流,難免在教會裡引起風波,特别是政治及社會議題。雖然通常華人在教會裡迴避或簡化談論這類問題,以免衝突。然而,有一些社會議題及法令會影響到我們的社區和學校,我們就不能不面對。另外,針對國內或國際不公不義的事件,我們也應該按上帝的公義憐憫為此呼龥和代禱。

後現代現象

近100年,西歐和北美的主流宗派大多成了新派。他們把教義哲學化、世俗化,偏離真道失了味,導致信徒大量流失,很多會堂因缺少會眾而關門,教會甚至出賣教堂資產。

21世紀歐美國家普遍變成了後基督教社會,許多人不信絕對真理,一切“憑感覺”,以致膽大妄為。

數千年來,同性戀在世界各國都被視為不正常、羞恥的。但近10年從西歐開始,到部分美洲國家,自由派以大量財力推動輿論及政治使“同性婚”和“變性/跨性”合法化。他們不顧人倫道德,攻擊上帝的道及衛道者,並用立法來限制教會和逼迫聖徒。這些歐美人士忘了上帝對他們祖上的恩待,選擇自由放縱,走彎曲悖謬的路。在這背後,有一股邪惡勢力在鼓動,藉大眾媒體、藝人和政客,使同性戀運動成為潮流推向世界各國。這擺明在與上帝的主權對抗,要把更多人陷在邪淫裡。

有些教會領袖害怕失去教會中同情同性戀者的支持,特別是經濟上的支持,而在同性戀的議題上採取沉默。

有人以為把悖謬的事,以法令“除罪化”,就“沒罪”了。其實,世俗的“除罪化”不等於在上帝的聖潔公義下無罪。《彼得後書》2章10-13節警告人們:“那些隨肉身,縱污穢的情慾、輕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他們膽大任性,毀謗在尊位的也不知懼怕……他們毀謗所不曉得的事,正在敗壞人的時候,自己必遭遇敗壞。行的不義,就得了不義的工價。”

實例一:隨同性戀的潮流,美國的艾滋病患不斷上升。疾病防治中心(CDC)統計至2016的報告:

  • 全美國有125萬艾滋病患;每年有5萬多新感染者,80%是男性(其中80%是男同性/雙性行為者)。
  • 艾滋病的感染在年輕人(20-29歲)中增加,90%是男同性戀者。50%的年輕患者不知已感染艾滋病毒,是不定時炸彈。
  • 1/5 的“男同志”帶有病毒,他們放縱、多性伴侶的生活型態是傳播艾滋病毒的主要管道。他们到50歲前得艾滋病的幾率是50%,而大多數艾滋病患活不到50歲。
  • 男同性戀者中的60-70%有異性關系,甚至有自己的家庭,因此不少女性也被感染,把病毒傳播到普通人群中。

實例二:自從美國數州通過娛樂大麻合法化,2018年各地急診室統計,越來越多使用大麻的民眾,被送醫時會出現一種“既尖叫又嘔吐”(Scromiting)的新症狀。近一年估計,氾濫吸用毒品,尤其是鴉片類而致死的超過7萬人。

人若違背上帝主權的命定規範,就沒有保障。當自由不受節制,就變成“放縱”,後果會是災禍。有位華人牧師更簡明的比喻:一隻無知的小鳥開心地飛來飛去,不願意受約束,要到海闊天空去翱翔。飛累了,想找一個地方休息,但發現下面除了一片汪洋,什麼落腳點都沒有。最後飛得累死,掉落在大海中喂了魚。

但是,自由激進團體不顧客觀事實,一再制造假新聞,配合他們的“政治正確”議題,通過社群及媒體,影響社會的價值觀及政治法規。2016年的牛津英文字典有個新字被收入—“post-truth(後真理)”,这词就是指這種缺乏事實、不合理、憑感覺的世俗現象。

21世紀,世俗在推崇“平權”及“全球化”,大家要當心!顛覆社會及國家的原因不只是政治制度,還有“道德與文化腐敗”。

基督徒的本分

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人點燈,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燈臺上,就照亮一家的人。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 (《太》5:14-16)

首先,基督徒要分别為聖,因為上帝是聖潔的。任何不正常的情慾行為,包括奸淫、同性性行為、色情活動,均違背聖潔原則。我們要勸人知罪悔罪,並接受耶穌基督的救恩脫離罪。其實每個人都是罪人,惟靠神十架寶血的恩典,因信稱義,才能成爲新造的人。重生後的生活當與救恩相稱。這是聖經給我們的提醒。

正道神學院的林院長曾在一次證道中,用大量數據表明普世的放縱淫亂現象,並勉勵信徒按聖經教導持守聖潔,護衛我們的家庭及兒女。馬丁⋅ 路德早在五百年前就警告:“我很擔心學校成為地獄之門,除非用上帝的話調教少年們的心”。我們在每個教會有義務按聖經正確教導下一代,不然他們會在世俗公立學校被謬誤影響,乃至被惡者擄去。

當遇到有人認同不合聖經的世俗價值觀,我們就要為真理作見証,“用溫柔勸誡那抵擋的人,或者神給他們悔改的心,可以明白真道;叫他們這已經被魔鬼任意擄去的,可以醒悟,脫離他的網羅。”(《提後》2:25-26)

教會的本分

那召你們的既是聖潔,你們在一切所行的事上也要聖潔”(《彼前》1:15)。

麥卡瑟(John MacArthur)牧師嚴批邪淫敗壞,說教會按真道警誡、譴罪,才是真愛。他引用《以西結書》33章3-6節:“(守望者)見刀劍攻擊那地,若吹角警誡眾民,凡聽見角聲不受警誡的,刀劍若來除滅了他,他的罪就必歸到自己的頭上……倘若守望的人見刀劍臨到,不吹角,以致民不受警誡,刀劍來殺了他們中間的一個人,他雖然死在罪孽之中,我卻要向守望的人討他喪命的罪。”

2014年11月18日,華克理(Rick Warren)牧師代表美國福音派,在梵蒂岡的國際人道會議發言:“關於婚姻,教會不與世俗妥協,也不能退縮沉默,因為上帝的話是明確的。” 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教會為主的道站立,在各種議題上,應及時站出來護衛我們的家,保護我們的下一代,使之可以生活在有信仰自由,不被威逼的社會。

有牧師呼龥:在末世,人心變壞,很多惡事會一件件呈現。此時教會已不僅是要為“信仰”站出來,而是“分別”的時候到了!牧师並提醒:現在是上帝分別哪個是“真的教會”,哪個是“流失真理的教會”的時候!教會不要因政府的法令就改變!無論法令如何改變,人類無法重寫聖經。

2015年,美國有200多家大小教會,不認同美國長老會 (PCUSA) 的“同性婚”立場,脫離該宗派。2016年,英格蘭教派大公會懲誡美聖公會3年不得參與該宗派之決策,其緣由是美國聖公會背離了該宗派對“一男一女”的婚姻教導。2017年,台灣的基督徒發動全民遊行,並眾教會聯合發表公開宣言,一致反對“同性婚”合法化。還有許多事例,就不在此一一列舉。

綜上所述,社會議題不僅是道德問題或政治哲學爭議,教會更要防備陰間的權勢。撒但很容易藉著人的邪情逆性及世俗的彎曲悖謬,大力攻擊上帝的道、逼害主的教會——這是教會在地上常遇到的挑戰。

教會要拒絕新派神學,不容許世俗媒體及法律來指導教會,不與違反聖經真理的文化妥協,不背離教會的使命。教會固然要遵守政府法令,但在社會議題上要持守神的誡命及規範,因為“順從上帝,不順從人,是應當的。” (《徒》5:29)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07.28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mail protected]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