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鏡子──印尼總統特使的看見

4037_一面鏡子4


◎翁俊民

我們每天洗漱穿戴完畢,是不是都會照照鏡子?在很多大廈、公司,也常常會安放一面大大的鏡子。有個有趣的現象,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在印尼國會大廈前都是賣鏡子的,作為人民代表的國會議員,每天從那裡進出都會看到鏡子。我們每個人都離不開一面鏡子,而鏡中的自己,是怎樣的呢?鏡子有它的奧秘。

在遠古的年代,人類沒有鏡子,人們通過平靜清澈的河面照見自己,後來遠古人用黑曜石磨平照人,這是最早的石鏡。西元前3000年,古埃及人掌握了青銅生產技術,把青銅板打磨光滑後照見人形,發明了青銅鏡。

後來有了玻璃,人們嘗試用各種金屬熔化倒在玻璃上做成鏡子。經過不同的嘗試,有了今天我們大家每天使用的鏡子,很清晰而耐用,我們用鏡子可以清楚的鑒察自己。

談到鏡子,我想到一個問題:有沒有可能發明一種鏡子,能照見一個人的內心?當我們對鏡自覽,鏡子裡投射出我們的影像,如果這面鏡子能照見一個人的內心和一生的經歷,鏡中會折射出四種人:

粉飾外在不如充實內涵
第一種,鏡子裡的人只是一副皮囊,一個空殼子,無論外表打扮如何光鮮亮麗,內裡卻空空如也,沒有深度,沒有內涵。

我很敬佩比爾•蓋茲先生,我希望能成為像他那樣的人,被人尊重;可是我沒有比爾的內涵,沒有比爾的實力,自己又不願意刻苦努力,不斷充實自己,只是讓報刊來誇耀包裝自己。看起來我似乎也「成為」如比爾•蓋茲那般受人敬重的人,可一切只是假相,鏡子裡的人只是一副皮囊、一個空殼。

我很想成為一個學者,於是誇誇其談,引經據典,看似滿腹經綸,可自己並沒有領悟書中的哲理和要義,那不是一個真正有思想的人。

假相不能夠持久,外在的東西再怎麼粉飾,都只是短暫的,如同花兒一樣容易凋謝。只有你的內心,你的信念,你真實的一切,才是持久不變的。我們要不斷充實自己的內在。

平凡母親不平凡的一生
第二種,鏡子裡的人看似物質富有,學富五車,卻虛度一生。他或許是個有錢人,或許是個學者,或許有權有勢,可透過鏡子觀照他的一生,卻只活在自私自利裡,沒有任何作為。

這樣的人並不少見,他們有的擁有很多財富,卻緊緊捂住錢袋十分吝嗇。他們薄待自己的員工,不肯幫扶兄弟家人,更不捨得為國家、為人民做奉獻。有的人讀了很多書,卻沒有把這些學識用在有益社會的地方,這樣的人很可惜,因為他看似成功,卻虛度了一生。

每個人的出生不同、際遇不同、能力不同,並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偉人,一個平凡的人也可以度過有意義而不平凡的一生。我的母親出生在普通的家庭,沒有受過高等教育,她嫁給我的父親,父親也是一個平凡人,她沒有際遇成為一個闊太太,只是翁文英太太,也沒有深厚的文化,只是一個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婦女,但她活出了有意義、不平凡的一生。

母親一生克勤克儉,與自己的丈夫甘苦與共,教育子女堂堂正正做人,如今已八十七歲高齡,還在做事。她每天清晨五點半去教會,照顧500多個青少年,讓他們受到好的教育,有謙虛敬畏之心。她把一生獻給了家庭和教會,她是平凡人,但她的一生卻是不平凡的。

我們印尼華社的人,大部分都已年過半百,人生已度過大半,在我們有限的殘年,我們還可以做點什麼?有一天,當我們離開時,我們的伴侶、孩子、家人、員工以及普羅大眾,是否會因我們的離去而感到惋惜?希望到那一天,垂暮之年的我們面對內心的那面鏡子,能夠說:我沒有虛度此生。

先做對的人  再做對的事
第三種,鏡子裡的人由無數影像疊加在一起,你看不到他的真實面目。這是一種虛榮、虛假、虛偽的人。

我們都希望自己走出去相貌堂堂,引人關注;我們都希望在別人眼中,我們很了不起,讓人尊重,於是,我們對著鏡子打扮自己。有的人希望自己貌若西施貂蟬,就想方設法整容化妝,把自己變成美人的模樣,現在千篇一律的高鼻樑、大眼睛、瓜子臉往往是整型的產物,殊不知那並不是自己。我不反對人注重儀表,適度的修飾自己,但切勿過度,否則我們自己都會不認識自己。

我翁俊民長得不英俊,頭頂也禿了,有一天我告訴一個印尼官員,我想要植髮。那位官員說:「你千萬不要植髮!那樣你照鏡子時,總有一個東西是假的。雖然你的頭頂禿了,可能不太美觀,但那是真實的你。」

還有的人想把自己樹立成一個偉人,就千方百計把自己包裝成偉人的模樣,卻沒有偉人的作為。有的人看似有偉人的善舉,可是他的內心卻不是一個真正的偉人。

一個人不是做一些對的事就是對的人,而是先成為一個對的人,再做對的事。例如商人喬治·索羅斯,有人也稱他為慈善家,而我卻不認同這個人。1997年,他閃襲香港金融市場,狙擊泰銖港元,引發亞洲金融風暴,至今,泰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還在承受1998年金融風暴帶來的災難和衝擊。

他用牟取的暴利來做點慈善,我們就要認為他是一個慈善的人嗎?當然不是,這只是披著羊皮的狼。一個錯的人除非他真心認錯悔改,重新做人,才會轉變成一個對的人。我們想要被人認同和尊重,首要是做一個對的人;我們的心要良善,我們要實實在在的多做有益於國家人民的事,而不是蒙上偽善虛假的面具。

觀照內心  正視生命陋習
第四種,鏡子裡的人眼睛躲閃逃避,不敢正視鏡中的自己,這是一種內心有愧或懦弱卑怯的人。

外界如何看待、評價我們並不重要,我們每天照鏡子時,是不是敢於正視自己,認同自己?鏡中的自己是真實的、正直的、良善的,對家人、對朋友、對員工、對事業夥伴、對國家人民,都是坦蕩的,無愧於心的。

一個人最難的是面對自己、正視自己,畫家最難的是自畫像。在畫自己時,我們會不會有意或無意識的美化自己?梵谷有一幅非常著名的畫作——割耳朵後的自畫像,梵谷在一天情緒失控時,割下了自己的一隻耳朵,後來他畫下了沒有耳朵、包著紗布、面孔消瘦、眼睛深陷、痛苦絕望中真實的自己,這幅畫成了梵谷的代表作之一,他以真實的畫面構成了視覺衝擊力。

我今年六十五歲了,與華社的大多數朋友一樣,時日不多。我殷切地希望,印尼華社能有一個革命性的變化,能坦誠的面對自己的優點和缺點。我們每天清晨醒來照鏡子時,能花幾分鐘時間來沉思:在不多的年月裡,我們還能為自己的家人做點什麼?我們還能為自己的員工和周圍的人做點什麼?我們還能為國家、為人民做點什麼?

我們有一小部分自稱華社的人天天歌舞昇平,我們有沒有想過同胞生活的提高?我們為國家、為人民盡一份心力,不是為著自己,更是為了華族在這個國家、在人民心中的定位。

印尼排華的火種並沒有完全熄滅,我們有一些人很有錢,一旦風吹草動,可以跑到新加坡、香港,跑到在別的國家安置好的家。可是我們90%的普通華族怎麼辦?他們要去哪裡?我們的下一代在印尼何去何從?我們的家、我們的國到底在哪裡?

孟子說:「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四十年前,我從南洋大學畢業時,在畢業紀念簿上寫下: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我知道,這篇文章可能會引起一些人的不快和不滿,因為,我們聽讚美的話習慣了,我們看鏡中那個化妝得明豔動人的自己習慣了。

如果我們不敢正視自己,不敢面對一小部分自稱華社的人的陋習,它可能會演變為一個鬧劇,會破壞我們整個華社在人們心中的印象。希望我們這一代已經進入遲暮的華人,能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給下一代樹立一個榜樣。

古人說:「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古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當我們面對鏡中的自己,是否能肯定:鏡中的那個人是我自己。我們需要為自己準備一面鏡子,時時觀照自己的內心,願與大家共勉。(原刊載於印尼國際日報,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

翁俊民小檔案:

印尼國信集團創辦人,富比世排行榜中的富豪,東南亞具有影響力的華商之一。曾來台為職場青年分享「何謂神的祝福」,如何兼顧信仰、家庭、事業以投入善工。也被聯合國任命為「聯合國難民署首席特使」,曾到約旦、伊拉克邊境難民營去探望難民。

弟兄姊妹專注聆聽翁俊民分享「何謂神的祝福」,不時發出笑聲。(李容珍攝影)

弟兄姊妹專注聆聽翁俊民分享「何謂神的祝福」,不時發出笑聲。(李容珍攝影)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