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測失利 我與上帝拔河的150天

4037_學測失利 我與上帝拔河的150天


◎Q 安

落榜的那天,我恨上帝。

我不理解為何高中三年如此拼命、從來不鬆懈的我,卻在一夕之間與六所大學失之交臂。

我無法了解,為什麼辛苦的人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為什麼先苦的人沒有先樂?為什麼班上天天打混摸魚的人,也錄取了好幾所大學?為什麼當同學已經完全放鬆,我卻要在導師辦公室準備七月的指考?

事先花了好幾個小時、精心構思而打好的自傳,躺在書桌的一角吸灰塵。不管我的人生經歷是如此多采多姿,成績未達標準,大學才不屑瞧它一眼。

考前信心鼓勵轉眼成空
曾經,我對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雖然平時盡量保持低調,心中卻有把握考試結果不會太差。即便大學第一階段放榜前,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不安,我都相信自己一定會錄取,因為上帝會預備……不是嗎?

準備指考的那段時間,耳邊迴響著「妳一定可以的」,或是「妳那麼努力一定會有收穫」的加油聲,對我而言卻像被潑一盆冷水般的刺耳。

幾個月前準備學測的時候,大家不也都這樣說嗎?不都斬釘截鐵的宣告「你學測一定會考得很好」、「你第一階段一定會上」、「你一定會上國立大學」?更折磨的是那些強調「上帝一定會為你成就大事」、「上帝一定會為妳預備更好的大學」這類信心滿滿的話。上帝啊!你所成就的大事在哪裡?落榜之後,所有的「一定」都淪為「不一定」。

理智相信神  心靈卻枯乾
那段日子,我不斷地和上帝拉扯。理智上明白一切都有神的美意,但體力、情緒甚至心靈上,我已完全枯乾。我的脾氣變得很差,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能讓我火冒三丈。我渴望回到宣教工場,在那裡的國際學校,我過得好充實,課業雖然繁忙,卻忙得很快樂。

在台灣,每天早上七點半開始早自習,一路聽課、考試,下午五點才放學。晚上七點到九點半晚自習,結束後回宿舍繼續夜讀,日復一日地重複著這無意義的過程。

很多人都說,上帝允許人們受苦,是為了讓他們學習一些功課,讓信心變得更堅強。可是我覺得天天埋首在講義及模擬考卷當中,非但一無所獲,還變得悲觀厭世,與上帝的關係反而更差。那麼,受這些苦的意義何在?但這一切也只能自己去承受,旁觀者是不會了解的。

今年總共有50742位指考生,其實我並不孤單。當我壓力大時,有五萬人跟我一起拼,跟我一起疲憊。但正因為有那麼多人跟我一樣,反而讓我不願坦承自己內心的掙扎,因為這樣只會顯示出自己是多麼禁不起考驗。

再說,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壓力大,身旁的家人、朋友、師長也一樣有無數的挑戰。出社會的人,每天工作上的壓力恐怕比我準備考試的壓力多上好幾倍。想到這裡,我就不願求助,不願低頭,不想讓人覺得我是一個十八歲,無知、以自我為中心的草莓族。可是,心裡的掙扎卻是真實的。

要怎麼向生氣的對象傾訴?
到了四月底,我最親近的朋友們,也紛紛錄取了自己心儀的大學,向她們訴苦感覺太掃興,似乎會破壞她們歡樂的情緒。當身邊不再有人可以傾吐心事,我明白只有上帝能夠幫助我。但到底叫我怎麼向我生氣的對象傾訴自己的心呢?

其實我知道上帝已經很恩待我了,我好手好腳、不愁吃穿、有家人朋友,不應該因為現在的狀況,而向上帝發脾氣,可是一切道理都只停留在大腦。我覺得我要下地獄了,一個生上帝的氣,甚至討厭上帝的人,怎麼可能上天堂?

五月的某一天,我突然想到大衛的詩篇,想到連那位貼近上帝心意的大衛,在詩中也有許多對上帝的埋怨與不解,有幾首詩甚至流露出非常強烈的憤怒情緒。那天晚上,我便在日記上寫了一段想和上帝說的話,毫無修飾,毫不保留。在那之後,我和上帝的關係並沒有馬上修復或變得親密,但那是我信仰路程的一小步。我只能寄望寬宏大量的上帝,會包容我向祂發發牢騷。

頑固的心被神的愛折服
考前的幾個月,我依然固定的讀經、禱告、去教會,但我對上帝的熱情好比一碗冷掉的湯。某個週日早上,我無恥的和上帝說:「我很抱歉,但我今天無心敬拜。」沒想到才唱第一首歌我就哭了。

第一首是耳熟能詳的英文歌 Blessed Be Your Name,在教會唱過好幾遍了。但這一次當我唱到“When the darkness closes in Lord , still I will say , blessed be the name of the Lord!”我覺得好感動,這段歌詞似乎反映出我內心的現況。我覺得這段時間,我心中滿是darkness,一片漆黑。但上帝在呼喚著我,叫我在快要被黑暗吞噬的時刻,不要停止敬拜祂。

眼淚還在眼眶裡打轉,輪到下一首歌 Power of Your Love(你大能的愛) 我又哭了。再下一首Still(安靜),同樣的事情又再次發生。更驚人的是,當天講道的主題是“Once weak, Now Strong”(軟弱的變為剛強),而回應詩歌是 Be Strong in the Lord(在主裡剛強)。

從聚會的序曲到講道的題目,一個接著一個,好像全部都在為我加油打氣。聚會從頭到尾,上帝的大愛都未曾停過。感謝主!祂竟能使一位無心敬拜的罪人,一個小時內哭了三次。

不再執著於馬上得獎賞
經過主日奇妙的經歷以後,一切就漸入佳境了嗎?不,我就像個頑固的以色列人,雖然經歷過上帝,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對上帝失去信心。但我發現上帝比我更固執。

有一天,上帝給了我一幅圖像,鮮明的烙印在我的腦海中:有一條長長的道路,道路的前端用黑筆寫著「學測」兩個字,再往下走就會碰到「指考」;而在學測和指考後方,在道路遙遠的盡頭,有一盒比樹還要大,包裝精美的禮物。我馬上看出這個圖像就是我正在走的道路。

曾經,我天真的以為辛苦考完學測,獎賞就到手了,但上帝說祂有更好的時間表。在指考成績尚未公布,大學還沒放榜前,我對未來十分茫然;也許我會上第一志願,但也可能再次落榜,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了。我必須相信,只要堅持走下去,有一天,即使不是今天,獎賞一定會到手。

當我不再執著一定要在考完指考後就「拆禮物」,心中感覺輕鬆好多,這大概就是所謂的「交託」(Surrender)。至今,每當我又軟弱,幾乎對上帝失去信心時,那幅圖就會提醒我,禮物不一定會馬上得到,但上帝早就已經包好了。原來上帝的美意一直都在,所要成就的大事,上帝老早就開始動工了。

後記:我並不是因為已經「打完勝仗」,懂得人生的道理,才寫下這篇文章。事實上,我還在奮鬥。我還有許多不了解的事,也往往對上帝的計畫一頭霧水。我其實還看不透「指考」到底對我的人生有什麼長遠意義。但不久前,上帝又給我一節經文,在羅馬書十章11節:「凡信祂的人必不至於羞愧」。是的,我們必不至於羞愧。阿們!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