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父親的小時光》上帝以愛為音符,譜出父女曼妙樂章

4038_上帝以愛為音符,譜出父女曼妙樂章1


◎Mimi

從小,我就是個跟父親唱同調的孩子。我想跟去城市裡,媽媽不准,爸爸偷偷幫我把外出鞋放進皮箱裡,跟我約定一個地方接我上車,再跟媽媽打電話:「我帶女兒去台南找朋友了。」

給爸爸親一下  父女唱同調
剛上小學那一年,爸爸帶全家到相館拍照,跟我說:「我們拍全家福照片,妳和姊姊一人一邊親我……」當相片拿回家,我才知道原來大姊害羞,改成蹲在前面;媽媽把大妹打扮成小男孩,靜靜站爸爸的一邊,另一邊的我則專心地親著爸爸,他可開心了呢!這張照片拍過後,更小的妹妹們相繼出世,食指浩繁,「給爸爸親一下」的時光也漸遠離。

我的父親是在國共內戰時,隨軍經海南島、大陳島輾轉來台。離開軍隊後,認識了台灣姑娘──我的母親。父母婚後住在村裡,大家喊他「外省人」,雖經歷戰亂,他的生命卻毫無煙硝味。

小時候一家子睡通鋪,我們常跟著爸爸聽中央廣播電台;仲夏的夜晚,他乾脆把竹床放外面、掛起蚊帳,我們也跟他一起露天而眠。

父親胃口好,餐後固定吃香蕉,兩三下就吃完,躺下不久即入睡,家人立刻知道,可以把他的收音機關掉了。父親處理事情就像吃香蕉一樣乾脆明快,該做的事絕不拖泥帶水。他向來早起,再發號施令叫小孩起床,我也樂意配合,從不賴床。

作者與父親感情甚篤。(作者提供)

作者與父親感情甚篤。(作者提供)

深夜尋女歸家的溫暖身影
每次聽到爸爸拉高嗓門,喊出:「搭—滴—答—答」起床號的旋律,我就精神奕奕跳下床。有時母親忙不過來,爸爸就負責做早餐。他炒的蔥花蛋特別香,還提醒我把蔥尾巴切斷後,要記得捏掉蔥的苦水,炒出來的蛋才不會有苦味。面對現實挑戰,父親的樂觀性格就像他的蔥花炒蛋,把生活苦味自動去掉,留下絲絲縷縷的香甜滋味。

國中階段進入青春期,我常在家裡發脾氣,好幾回氣的不想吃飯。有一次放學回家,跟家人起了口角,我衝出家門一直往外跑。鄉下地方除了學校,其實也沒有其他藏身之處,我獨自坐在操場邊,覺得天底下沒有人了解我。

隨著夜晚降臨,我又累又餓,一股莫名的孤寂湧現,多麼期待有人來安慰我。這時,一句呼喚劃破黑夜的靜默:「阿芳!回家…吃飯!」是爸爸來找我!他幫我找台階下,勸我回家吃飯。

高中時期,我需一早趕搭早班公車上學。從家裡到車站要走一段長長的路,爸爸為了省去我的走路時間,清晨五點多就騎單車載我去車站;隨著車輪轉動,父親溫暖的身影烙印在我心中。

我跟父親感情好,婚後信主,他尊重我的信仰,每次娘家聚餐,我邀請大家謝飯禱告,他都欣然同意。久而久之習慣成自然,家族聚餐開動前,他乾脆叫我先帶大家禱告,接著喊:「開動」。

養兒點滴隱含天父之愛
五年前,爸爸住院開刀,手術前夕主動跟我說:他想受洗。我心裡竊喜,上帝回應我的禱告了。隔年復活節,八十五歲的爸爸在朴子長老教會接受洗禮。從此,常見他飯前禱告,感恩成了他的慣用語。

近幾個月來,爸的身體明顯走下坡。向來愛講話的他,話變少了,教會朋友到醫院為他禱告,他鼓起精神說:「阿們」。我們孩子輪流陪伴父親的過程,也成了記憶之輪啟動的機會。

近日,大妹跟爸說,她小時候得了紫斑症,需要輸血,是爸爸輸血救她的,問他記不記得?他回答:「妳是我的孩子,我當然要救妳。」爸爸胃口變差了,我邊餵他吃飯,邊鬧他:「阿爸,吃一口,我給你十元,好不好?小時候你餵我吃飯,為了鼓勵我多吃,吃一口肉給一塊錢。我為了多拿錢,吃了許多肉,差點吐出來。」爸爸點點頭,眼神充滿溫暖。

這半年來我常南北奔波,與家人一起陪伴父親之際,心中慨歎難免,卻有更多的感恩。「父親怎樣憐恤祂的兒女,耶和華也怎樣憐恤敬畏祂的人。」(詩篇一○三篇13節)一切出自主的憐憫。與父親互動的點點滴滴,成了一頁頁美麗樂章;上帝是偉大的作曲家,祂以愛為音符,在父親與我之間譜出曼妙旋律。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