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拜佛到信主 她如何簡單活出愛?──香港藝人鍾嘉欣的生命故事

4039_鍾嘉欣1


文字/BoBoLi  攝影/Tidus

鍾嘉欣的故事,始於加拿大溫哥華。在當地土生土長的她,以十九歲之齡贏得2004年國際華裔小姐冠軍後,獨自從加拿大前往香港加入TVB電視,由此展開十四年的演藝之路,同時亦踏出了走向上帝的重要一步。

入行戰戰兢兢  信主放下重擔
嘉欣從小跟隨母親信奉佛教,入行數年後,因身邊藝人朋友介紹,開始對上帝有更多認識。最初,好友李亞男曾帶她到藝人之家參與聚會,「當時見到大家敬拜時會舉手和流淚,覺得很奇怪,令我很抗拒。」

自小與家人感情十分要好的嘉欣,對於接受主耶穌,曾經歷一番內心交戰,對基督卻步的最大原因是母親的信仰。「那時候我內心很掙扎,因為覺得會對不起媽媽。如果我不相信她的信仰,日後若父母離開了,我便不可以祭拜或燒東西給他們,我害怕與他們分隔,於是延遲了決志信耶穌。」

後來嘉欣經過基督徒朋友的開導,相信耶穌會看顧一切,使她決定放下所有憂慮,2010年在朋友的幫助下於電話中決志信主。「我的性格是決定了便不再多想,是很單純地去相信神,自此沒有再猶豫。」嘉欣勇敢地把母親所給的平安符、風水擺設等丟掉,由那一刻正式開始了與上帝的關係。

「以前內心有太多恐懼,入娛樂圈時戰戰兢兢,又怕人、又擔心自己不夠好。記得曾不小心把神像摔爛了,害怕自己也會斷手斷腳,這些恐懼導致我內心不平安。信主後,我好像放下一塊大石,整個人放鬆,多了一股正能量。」

深夜突遭追砍  情急呼求上帝
信主後回想往事,嘉欣才醒覺耶穌一直在身邊守護著她。其中一次驚心動魄的經歷,發生於她廿一歲在內地番禺拍攝劇集《人生馬戲團》時,她與好友楊思琦及劇組於凌晨時分,突然在街頭遭廿多名持刀兇漢追砍。

「我與思琦逃跑至一條小巷,躲在混雜磚頭、樹枝和垃圾堆內,那些人追來後用手電筒尋找我們。當時以為自己一定會死的,但我第一時間不是呼求媽媽所相信的神,我閉起雙眼,用盡氣力在心中向上帝祈求:『神啊,我不想死,我還要見爹地、媽咪呀!』我記得頃刻間『嗖』一聲,所有事物好像靜止了般,當我睜開雙眼時,那群人已經離開了。雖然那時仍未相信上帝,但每當最危急的時候,我尋求的是上帝,而不是別的神。」

軋戲演唱兩頭燒  如何有平安?
信主的路從來都不平坦,但信仰的力量卻支撐著嘉欣走過不少關口。「我的性格比較容易相信人,如果在娛樂圈沒有耶穌陪著我行,沒有祂的保護或帶領,我應該是走不下去的。」如2013年舉辦首次小型演唱會《LOVELOVELOVE》時,嘉欣要同時兼顧拍戲和演唱會,使她喘不過氣來,幸好耶穌派了一個天使在身邊扶持她。

「那時候一邊拍攝劇集《飛虎II》,一邊籌備演唱會,身體上已經疲累到無法應付;劇裏的角色是一個瘋癲且有狂躁症的人,但回到家中又要立刻做回平時傻裡傻氣的我,情緒上很難去控制。加上我期望演唱會能為觀眾帶來愛的信息,所以感到很吃力。剛好,那時我認識了一位基督徒好姊妹Esther,她在那段時間一直為我祈禱,又幫忙找演唱會嘉賓,與我一起並肩作戰。」

可惜,於開唱前一天仍要拍戲的嘉欣,終於捱不住患上感冒,以致喉嚨沙啞,面臨崩潰。「演唱會前一晚的凌晨三點,Esther如常為我祈禱後離開,我在床上禱告說:『今晚我要好好睡一覺,耶穌你有什麼話想跟我說?我等著你!』不久後我聽到有聲音在我耳邊說:『嘉欣,你一定做得到!』我聽到後整個人放鬆下來,平安地睡著,我知道這是耶穌在鼓勵我。」

最後,嘉欣順利完成一連兩晚的演唱會,她以愛的信息祝福了很多人,更邀請了一群聖基道兒童院的小朋友到場觀賞。「我知道如果沒有神的同在,我不會有那麼多力量去完成演唱會。因著多次經歷神的同行,令我對祂的信念愈來愈強烈。」

鍾嘉欣在《溏心風暴》飾演飾演的角色深入人心。

鍾嘉欣在《溏心風暴》飾演飾演的角色深入人心。

走過得獎迷思  選擇忠心對象
除了體能和精神上的考驗,作為基督徒藝人還要面對許多內心掙扎。多年來,嘉欣演過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如劇集《溏心風暴》的常在心、《點解阿Sir係阿Sir》的Miss Koo等,當時更獲網民以洗版式留言支持。然而演藝事業得到肯定,奪過馬來西亞電視劇最佳女主角,唯獨在香港卻始終與電視劇女主角及其他大獎擦身而過,嘉欣究竟有否懷疑過自己的價值或感到遺憾?

「以前廿多歲不太了解自己時,當身邊有很多聲音告訴你:『嘉欣,我替你感到不值呀!你要進取一點,你的性格這樣會很吃虧,難怪公司不給你獎項、監製不給你最好的角色。你一收工便回家,這樣如何在娛樂圈混呀?

曾經有段時間我也很不開心,心想一定要為了利益而奉承他人,才可以拿到獎項嗎?但我相信這些是成長必經階段,神讓我經歷這些試探和磨鍊,從而堅固我的信念。」

累積了十多年的經歷,嘉欣了解到自己的真正需要,家人、健康、朋友和信仰才是她快樂的來源。「我只想努力做好喜愛和享受的工作,忠於上帝才是我的目標。獎項只是人設計出來的,不完全等同你有多少價值或做得好不好。當一個人經常為名利而工作,是不會得到真正快樂的。很感恩,我拍第一部劇集《皆大歡喜》已經做到主角,之後又能得到那麼多粉絲、網民和觀眾的認同,已經是一個很大的獎賞。」

每個基督徒都帶著一份使命,嘉欣認為她在娛樂圈的使命,是要成為一個好的榜樣。「小時候家中生活比較艱苦,我從小到大是一個很害羞、勤奮的人。我覺得神揀選和磨鍊我,是希望我在這個世上為別人帶來希望,證明腳踏實地也可以活出精彩。很多人都有誤解,覺得進入娛樂圈一定會改變或學壞,但其實不一定的,你只要站立得穩,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返回生長地  陪伴家人認識主
嘉欣於2015年結婚後,毅然決定由香港返回溫哥華定居,與丈夫Jeremy組織新家庭,翌年誕下女兒Kelly。如今兩歲的Kelly成為家中的小天使,為她與丈夫帶來極大的喜樂。她特意把Kelly的中文名字改為「愛晨」,當中有三個意思,首先是喜愛晨曦,再者是希望女兒能成為愛的戰士,最後是要愛上帝。「很感恩,耶穌派了Kelly來到我和丈夫的生命當中,現在這一刻,我人生中最大的天使是Kelly,我期待她長大後成為愛的戰士,在世界上做很多事幫助別人。」

今年,嘉欣踏進人生另一新篇章,除了宣佈懷上第二胎,公開Baby性別是男孩,湊成「好」字,同時亦離開了工作十三年的TVB,專心等候小生命的來臨。「很想知道耶穌為我們安排了怎樣的新成員,當然我希望兩個小朋友都會信耶穌,而且愈早認識愈好。」

現居於溫哥華的嘉欣,雖然暫時放下奮鬥多年的演藝事業,卻換來更多時間與家人相處,彌補了在港工作多年、所失去與家人相處的時光。「神將我的故事編寫得很美麗,我人生最主要的部份,其實祂早已安排好,但祂會讓我選擇如何去行每一步。我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子,誤打誤撞來到香港,現在神又把我帶回原本生活的地方;我覺得祂帶領我回溫哥華,是要做一些與家人有關的事。」

原來嘉欣信主後,曾嘗試介紹耶穌給父母認識,無奈父母十分抗拒,加上與他們長時間分隔兩地,當時工作又非常忙碌,因而不了了之。「其實我內心從未放棄過,難得我現在每天都能見到家人,我覺得只是需要多點耐心等待。神安排丈夫帶我回溫哥華生活,可能就是要我為家人靈魂得救繼續做些什麼。我是神的器皿,只要努力做祂希望我去做的事,因此我會活在當下,珍惜在溫哥華的每一刻。」

與丈夫Jeremy婚後,返回溫哥華定居並生下女兒Kelly。

與丈夫Jeremy婚後,返回溫哥華定居並生下女兒Kelly。

卸下藝人光環  活出愛的見證  
「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本很精彩的故事書,但不要只顧著跟隨或窺探別人的故事作比較,最終忘記要寫自己的。其實所有故事都是美麗的,總會有人欣賞,因此千萬不要放棄,更要努力寫好自己的故事,以免結局『爛尾』收場。」

故事的上篇,或許已經改變不了,但結局如何,我們仍然有機會可以扭轉過來。你願意讓上帝改寫劇情,活出一個精彩的人生下半場嗎?

人生就像一本故事書,上帝創造人類,賦予每個人有屬於自己的獨特故事,當中可能會有悲有喜,更有意想不到的情節。一切盡在造物主的安排之中,在於你是否願意跟隨祂的足印而行,編寫一個好或壞的結局。

後記:
很多人說,娛樂圈是一個大染缸,但在鍾嘉欣的身上卻不適用。筆者認識嘉欣逾十年,她的性格和思想價值觀單純如昔,唯一的不同是信主後,在她身上能感受到從上帝而來的轉變:從怕醜、不擅表達,變成樂於分享自己看法的人,更以愛心和正能量關心身邊的人。

日常生活中的嘉欣,卸下藝人五光十色的光環,曾在去教會後,陪伴一群婆婆搭巴士去飲茶;我還見過她在街上遇到一位婆婆迷路,主動上前幫忙,折返原路越過好幾條街,帶著婆婆前往咖啡店;知道她的九歲小粉絲患上末期癌症,她低調前往醫院探望陪伴,完成小粉絲的夢想,之後更多次到訪探望其他病童。這些不為人知的小事,成為筆者眼前一個活生生的見證,同時亦是一個很好的提醒──其實我們可以為世界帶來多一點愛。(香港影音使團提供)

曾探訪聖基道兒童院的小朋友,支持院內的助養計劃。

曾探訪聖基道兒童院的小朋友,支持院內的助養計劃。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