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甘苦談》兒主八年,那些孩子教會我的事

4040_與小學生度過神學之旅


◎加百列

相信有不少人,小時候的志向是長大後能當老師,我也不例外。然而畢業後,我卻與教學工作擦身而過。當我畢業,逐漸適應職場步調後,讓我重新拾起教學樂趣的,是在每個主日早上開始的教會兒童主日學服事。

前輩領路  兒主教學樂趣多
還記得第一次觀摩兒童主日學的震撼。在兒主教室裡,國小六年級的孩子已經不太願意和低年級的弟弟妹妹一起唱詩歌、比動作;因此在共同敬拜時間,意興闌珊的高年級孩子顯然影響了其他孩子,老師們也束手無策。

對於長大後才信主的我而言,面對從小能坐在兒主教室唱詩歌的孩子,不禁有了他們「人在福中不知福」的偏見。然而日後在幾位老師的帶領下,我在兒童主日學服事一待就是八年,直到進入神學院進修。

第一年,我除了與一位教學廿幾年的陳老師配搭高年級教學;當低年級班需要支援時,我則前往協助李老師。陳老師很尊重我,給我極大的教學自由度。李老師則會在每次下課後,和我討論每一個孩子當天的學習狀況,以及教學設計可以如何改進。

那幾年,班上一個孩子有情緒障礙,李老師從特教專業領域,教我如何與這樣的孩子相處,這讓一年後獨自接這班學生的我,有了緩衝時間來學習。當老師們課後的討論結束,也總會為班上的孩子們一一提名代禱。

透過這些前輩們的帶領,我在服事經驗上的學習增長不少;而且在和主日學孩子們的互動回饋中,也帶給我很多的樂趣。聖靈總是透過教學提醒我:我是否活出了自己所教的?

稚嫩心靈萌發神學大哉問
即使是一堂不到四十分鐘的課程,那些年為了準備教學,我常在週五下班後,花一整天預備隔日的兒主教學。因為少子化,班上的孩子本來就不多,如果那週學校有考試,費時準備的課程常只對一個孩子講。遇到這樣的狀況時,兒主校長總會頻頻鼓勵我。

保羅在哥林多前書第四章,對弟兄姊妹的勸勉提到:「因為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保羅為福音的緣故,就輕看自己所遭受的患難、逼迫與羞辱。在兒主服事的那幾年,老師之間的討論、孩子們在教學上的回饋、校長的鼓勵,甚至教學的熱情,固然是服事中不可缺少的元素;然而讓我堅持在服事崗位上的,卻是來自於上帝對我的呼召。

我總是無法忘記,這些孩子聆聽主話語時的屏息與專注;而每個兒主老師們,如果仔細聆聽每一個小學生聽似稚嫩的問題,不難發現每個問題的背後,是啟示論、基督論等系統神學的題目。

我常想,孩子們的學業壓力很快就來到,人生中有多少時刻會提出這樣的神學問題?而身為老師的我,若語帶含糊地回答,是否會讓他們錯過正確認識神的機會?把這些小羊的需要放在優先,就是看所牧養的弟兄姊妹們如同親愛的兒女。保羅充滿為父之心的榜樣,也該是我們服事態度的起點。

非洲有一句著名諺語:「養一個孩子,要用全村的力量。」這句話是說,兒童教養的責任,其實不只是在父母身上,而是整個教會、社會、媒體,都會影響一個孩子的養成。我深深地覺得,在兒童主日學的教學上亦是如此。

八年前我教的孩子,去年已經升上大學一年級,這些大學生開始參與教會事工,服事教會的弟弟妹妹們。我想,當年每週陪伴他們的點滴,也可能化為水與養分,讓福音的種子如今長成眼前神國的精兵們。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