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之下無新事》成長與持續(十一):利己利他

4042-日光之下無新事


◎佘日新(逢甲大學講座教授兼跨領域設計學院院長)

一切問題的根源,都出自擁有太少的資源,難以有一個大家都滿意的分配結果。全世界人口在1960年時達三十億,僅花了四十年時間就倍增,於公元兩千年突破六十億人口。超過七十四億的人口目前生活在共同的家園「地球」上,困窘的能源、資源難以提供超過七十四億人的安居樂業,在資源的殘酷競爭中,許多人敗下陣來,受困於當代貧富不均這個最棘手的問題中。

過去的人們靠著殷勤的付出得以脫貧,過去的人們靠著教育得以階級移動、過去的人們靠著道德修為得以贏得尊嚴,但《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一書告訴我們,在一個用資本賺錢比用勞動賺錢容易的時代裡,這些都是過去式了!

道德與經濟是一體兩面
許多人將當前的經濟困境歸咎於資本主義的不公不義,而資本主義奠基的當代經濟學之父亞當.史密斯(Adam Smith)就遭受批評,當初怎麼寫出《國富論》這本巨著。殊不知早在1776年《國富論》這本曠世巨著問世之前十七年(1759年),亞當.史密斯曾寫過《道德情操論》一書,從英文書名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即可窺及這位一代哲人(或經濟學家)平衡的思想體系;看不見的手所推動的市場經濟,需要建構在人的道德基礎上,那個基礎之上的工程本應充滿了慈悲、憐憫,無奈人性的光輝在私慾罩頂的陰霾中,在追求自身的利益極大化之中,推進著資本主義的進步,卻對人性的挑戰日益嚴峻。

《道德情操論》一書的中心思想,是自由經濟體系必須立足於以集體公民利益為基本考量的社會,才能發揮兼顧自利與他利的道德經濟力量。這個拗口的學術論述有幾個基調:首先,集體公民利益是自由經濟體系的前提、也是目的;第二,兼利(自利與他利)是一個平衡可行的策略,任一偏廢都難以長久;最後,道德與經濟是生命一體之兩面,只談道德、而荒廢經濟是烏托邦式的想像,而只追求經濟、罔顧道德所遺留下來的滿目瘡痍,不正是當前世局的困境一隅?

墨子兼愛思想的借鏡
第二點與身處戰國亂世、提出兼愛思想的墨子有些相通之處,也符合當前盤根錯節的全球化與智能化社會發展的外在環境。但就內在心智模式而言,墨子想像中的天下「兼相愛則治,交相惡則亂」,真的只能停留在想像,因為當代人匱乏的心理資源並不足以兼相愛,能不交相惡就算水準以上了!利己不損人符合人性,利己又利他皆大歡喜但往往不切實際,損己以利他可被歸屬聖賢等級;在古今中外的糾結中,利他能否兼容於利己,可能仍是曲高和寡的「傻逼」行為。

正是由於出自甘心樂意的利他行為屬於少數,因此,從外而內的道德勸說,逐漸取代主流的經濟思潮,企業社會責任、社會企業、B型企業、慈善基金會等框架或制度,逐步在1990年代以後大行其道,甚至基於利他所獲取的非營利回收,遠超過出於利己的營利報酬,不斷被顛覆的世界規律也可提供當代難題一盞明燈,探照出可行的路徑。

台灣以志工和善行出名,但迄今尚未發展出成熟的「兼愛」模式,殊為可惜!而台灣基督徒在專業上的表現卓著,如何結合信仰開拓出成熟的「兼愛」模式,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

在《道德情操論》與《國富論》兩本不相排斥的巨著中,一代哲人亞當.史密斯的思想能否在二十一世紀找到突破發展瓶頸的方法,不在乎遙不可及的偉大理念,而在乎符合人性的制度設計。除了制度,擺盪於善惡之間的人,依舊仰望唯一良善的上帝以及祂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良善,才有望解決在每個細微抉擇背後,利己與利他之間的掙扎。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