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當鬼魅信仰深植民心—從耶穌趕鬼談真平安

4043_從耶穌趕鬼談真平安


【本報主筆】正值一般人所謂的「鬼月」及中元普渡,台灣民間有許多相關的習俗及禁忌,而鬼魅的信仰似乎仍深植民心。基督徒除了以民間迷信或祭拜偶像的觀點來加以看待之外,還可以有怎樣的信仰認知、反省和應對態度呢?

人心懼怕鬼魔揣揣不安
顯然,聖經並不認為「人死為鬼」,也不贊成祭拜鬼魂或偶像的做法。使徒保羅把雅典人在民間祭壇上的崇拜,視為是一種對其他神明或鬼魔的畏懼,以及濃厚的宗教熱情之表現,甚至藉此話題作為向當地人民宣教的對話基礎(參使徒行傳十七章)。

事實上,新約聖經原文所謂的δαιμόνιον,往往指的是惡魔或邪靈,與台灣民間信仰所傳說的「孤魂野鬼」或「魔神仔」有所不同,呈現出全然不同的信仰認知,並形塑出不同的「鬼文化」。不過,對於人心所可能造成的各種恐懼、不安及挾制,卻是類似的。

針對人心因為害怕遭受鬼魔邪靈掌控、懼怕鬼魔的不安心態,耶穌的處理方式值得我們深思,祂往往是訴諸一種全人的醫治。耶穌醫治的大能雖常通過趕鬼來彰顯(例如馬太福音八章16節;馬可福音一章34節;三章10-11節;路加福音四章40-41節),卻不同於一般異教的驅魔趕鬼法術。許多聖經學者及神學家都指出,耶穌當時的趕鬼事蹟,就是上帝國來臨的一種象徵作為。耶穌也曾說:「我若靠著神的靈趕鬼,這就是神的國臨到你們了。」(馬太福音十二章28節)

耶穌趕鬼訴諸全人醫治
雖然當時的異教徒和猶太人,曾企圖運用各種驅魔法術來趕鬼;但耶穌只需用祂的命令就能趕鬼(馬太福音八章16節)。耶穌趕鬼時不但伴隨著祂的傳道,而且傳道時也常常伴隨著祂的醫治(馬可福音一章39節)。祂制伏鬼魔、邪靈的權勢,就是一種記號,表明上帝的國度及權柄,已經臨到祂的身上(馬太福音十二章22-28節),帶給人類的是「真正的平安與自由」,而不再是懼怕與挾制。

耶穌醫治、趕鬼、向窮人傳講福音,所依靠的是從上帝而來的權能。法利賽人卻控告耶穌是仗著鬼王別西卜的權柄來趕鬼,而別西卜原本可能是指「受高舉的巴力神」(馬太福音十二章24,27節;馬可福音三章22節;路加福音十一章18節),亦即異教崇拜的最高神明。今日的台灣民間信仰者,也常聲稱靠賴台灣民間信仰裡的鬼王、大士爺、鍾馗、道士的法力來趕鬼。

雖然人類往往無法透過肉眼看見撒但或鬼魔的真實樣貌;但從人心不斷受到各種罪惡、錢財、名位、疾病、死亡權勢的奴役,就可以明確得知撒但的邪惡勢力確實強而有力、無孔不入,現代人的心靈受到的威脅亦然。耶穌趕鬼的醫治能力,所要表明的就是要來制止撒但的這類作為,進而釋放受挾制的心靈。此外,耶穌趕鬼、醫治和使人復活,新的生命還能藉著接受主所宣揚的話語來誕生。

勿豢養罪、容許撒但趁虛而入
在耶穌的時代,有些疾病常被人歸因於「被鬼附身」(路加福音十一章14節),被鬼附者的正常人格會遭受附身的邪靈所消滅(馬可福音五章2-10節)。不過,現代人即使肉體沒生病,甚至是平日自認健康、良好的基督徒和牧者長執領袖們,也可能表現出人性軟弱的一面,而陷於婚外情、競逐名利等各項誘惑,使心靈再次遭受奴役與捆綁,如同「被鬼附身」一般,基督徒們不可不察。

在日常生活當中,魔鬼不一定只是看得見形像的恐怖鬼怪,也好比俗話說的「魔鬼隱藏在生活細節裡」,邪靈的勢力也不僅在鬼月裡才出來活動。基督徒不能在世俗的鬼月裡,只是一味指責民間人士崇拜鬼魂、迷信偶像;自身也必須謹醒,檢視平日的生活,看看在我們的心思意念、言行舉止裡,有否還留有任何地步,讓魔鬼的勢力得以趁虛而入?如此,才能向世人見證出在基督裡的真平安!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