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皂之子陳飛龍 引領老牌企業闖出新天地

4047_肥皂之子
(攝影/南僑集團提供)


【本報記者洪秀玲、實習記者曾雪瀅採訪報導】有「肥皂之子」之稱的南僑集團會長陳飛龍,從迪化街接掌家業,到經營跨足全台的食品、家用品業,再進軍到東南亞設廠及中國的餐飲市場;從水晶肥皂到杜老爺冰品,從點水樓到上海寶萊納餐廳,南僑的多角化經營可說是相當耀眼。而引領一家傳產企業66年,陳飛龍是如何做到這些突破?

以「肥皂之子的眼光」為題,陳飛龍接受媒體教母余湘的邀請,成為「余湘的100個朋友─生命故事系列講座」的首場來賓,並接受本報專訪,暢談他精采的奮鬥故事。

陳飛龍受聯廣傳播集團董事長余湘之邀,擔任生命講座來賓。(攝影/Ted)

陳飛龍受聯廣傳播集團董事長余湘之邀,擔任生命講座來賓。(攝影/Ted)

繼承家業 初時一竅不通
南僑化工成立於1952年,創辦人為陳飛龍父親陳其志。南僑早年以水晶肥皂聞名,隨後在1956年開始跨入油脂食品、家用品、餐飲等領域,在台灣立足已逾一甲子。

當年涉世未深就接下家業,陳飛龍對企業經營,甚或是對肥皂都一竅不通。於是外行人陳飛龍先從了解肥皂的使用開始,讓自己逐步上手,然後,他就非常大膽地做了別人不敢作的投資。

陳飛龍先研究台灣各地的水質,發現北部水較軟、南部則較硬,於是他決定:要讓肥皂滿足在水質最不好、最硬的地方,洗的依舊細膩。同時,他四處走訪洗衣婦,也發現消費者很在意「節省、不浪費」,肥皂是否易碎,會不會洗到一半裂掉?而肥皂的洗滌力,會否破壞衣服和導致洗衣的手變粗等問題,都列入陳飛龍的考量中。因此,他為水晶肥皂重新定位:要做一塊與市面上完全不一樣的肥皂。

為了提昇肥皂品質,解決以上消費者關心問題,陳飛龍甚至做出一項大投資,決意採購最先進的生產設備。他說:「當年別家到日本買機器,南僑就到義大利原製造地購買,貴三倍!」

生產品質穩定的肥皂外,陳飛龍也不惜重金大力做宣傳。他坦言當年多半商家不重視宣傳,而他不但組織宣傳車隊,上市那年還大方送出高達4000箱樣品;1963年台灣第一家電視台台視剛成立時,廣告以秒計費非常昂貴,陳飛龍也砸重金做電視廣告,因而迅速打開南僑水晶肥皂的知名度。

隨著台灣經濟起飛、環境改變,許多業者紛紛退出洗衣肥皂的市場,倒是水晶肥皂走過半世紀後繼續堅持下來。如今陳飛龍也表示,這塊肥皂至今依然「吸客」,也讓他感到意外並引以為傲。

陳飛龍繼承家業,帶領老品牌的傳產企業不斷求新求變。(攝影/Ted)

陳飛龍繼承家業,帶領老品牌的傳產企業不斷求新求變。(攝影/Ted)

多角化經營 有四大堅持
南僑集團這66年成長過程中,基於資源的整合、企業的發展,也嘗試多角化經營,陳飛龍坦言,最主要也是在於他與先父陳其志的約定。

「當年我答應父親,如果進了公司繼承事業,我就要永續經營。」陳飛龍深深明白,南僑不單是一家製造肥皂的企業。「清潔是公司的任務與機會,在這前提之下有許多發揮的空間,肥皂不是唯一的出路,而是可以增加類似的項目幫助公司達到多樣化。」

不過,陳飛龍的多角化也有其堅持。他說,當時很多企業投入時興的賺錢行業,如房地產、證券業,甚至在後來通路為王的時代,很多同業都進入通路業。但南僑的多角化有四大堅持:「原料相關、技術相關、通路相關和文化相關」。陳飛龍認為,公司花上其他資源和人力研究肥皂以外的事業,或許會賺大錢,但同時也會分散能量。所以,南僑從清潔用品發展到家用品甚至食品餐飲,陳飛龍都不是隨波逐流,而是自有定見和堅持。

當然,在經營多角化發展過程中,陳飛龍也不是一路順遂沒有挫折。他也坦言有過失敗的產品與決策。南僑曾經推出洋洋洗髮精及檸檬香皂,當時適逢經濟不景氣,陳飛龍以為「省錢」是消費者的需求,結果發現:「女人用在身上的東西不喜歡廉價品。」因此新產品最終因品質未達消費者要求而退出市場。

不過,雖有挫敗,陳飛龍始終有多角化的四大堅持,他也體悟到︰「如果走在對的方向上,在做一件對的事情,中間一定會有些錯誤失敗的單獨事件,但終究不會影響到整個企業的發展、繼續往前走的目標。」

一步一腳印 不賺落地發財錢
南僑在經營B2B烘焙油脂產業有47年歷史,也深獲顧客信任。什麼是烘焙油脂?這是被廣泛的應用在食品製造,如麵包、蛋糕、霜淇淋、巧克力、餅乾、中式烹飪食品的食品加工用油脂,因許多時候在成品上已看不到實體的油脂,也被稱為隱性油脂。

陳飛龍說,當時是觀察到國外的民生工業發展越進步時,對食品加工用產品的需求就會增加,也判斷當時台灣的經濟會往上發展,所以對食品所需的烘焙油脂需求也一定日益增加,他相信在台灣經營烘焙油脂深具前途。

當時,陳飛龍父親陳其志在桃園買了一塊地要經營烘焙油脂業,陳飛龍也因此特別飛去日本找專家求教。返台時他告訴父親,做烘焙油脂有兩種方法:第一是落地就可以發財,非常賺錢;另一條路則非常辛苦卻不一定賺錢。除了需要慢慢經營,還要創造市場,不然會被其他同行企業比下去。

這當中「奧秘」為何?陳飛龍解釋道,以現今的設備及技術來說,業者們有能力可以挑戰法律漏洞,例如把飼料油、地溝油等處理到符合政府所訂標準,以低劣的原料做出產品能符合標準而販售。相反地,若是按部就班做,要使用高級有供應國家食品驗證級原料的原油來做原料,就要考量消費者們的需要,所需耗費的資金和時間與心力,不可言喻,結果他的父親堅定選擇後者。

陳飛龍雖笑言父親存心整他,替他選擇一條如此艱難、崎嶇的路。但一步一腳印的把烘焙油脂事業慢慢建立起來,至今47年也確實贏得顧客信任。

跨足餐飲業 滿足愛美食夢想
談起陳飛龍,許多人會認為他不只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更是位眼光獨到的美食家。68歲那年,陳飛龍本想著可以退休了,但看見市場瞬息萬變,政治、經濟環境也產生變化,他又不太放心,打算發展個穩定的事業,不會賠很多錢,也不會賺很多錢,加上他熱愛美食,於是選擇了餐飲業。

陳飛龍旗下最知名的中式餐廳「點水樓」屢獲肯定好評。南僑為點水樓的母公司,自然而然營運方式上大致相同,包括建立一套如製造業般嚴謹,環環相扣的食安管理政策守則,讓客人對品牌有信任度,也要求因地制宜的客製化服務。

上海長大的陳飛龍,仍對上海飲食印象念念不忘,因此進入餐飲業特別挑選了最熱門也是最困難經營的江浙菜系。陳飛龍除了酷愛美食,更喜愛古蹟文化,因此十多年前也跨洋到上海成立第一家「寶萊納」餐廳。主打國際特色美食,加上用餐環境有獨特文化背景,多年來成為上海的地標餐廳。

4047_肥皂之子陳飛龍1

陳飛龍談及南僑多角化經營有四大堅持。(攝影/Ted)

在陳飛龍的帶領下,南僑的事業版圖橫跨兩岸,目前兩岸餐館的據點已超過二十家。今年陳飛龍拒絕了米其林指南的評鑑,他說道:「米其林是全世界大家都嚮往的,它到臺灣來一定是對臺灣餐飲業有加分效果,只是我們不太瞭解它的評鑑標準。」陳飛龍表示,當時點水樓已經營13年了,團隊擁有共同的價值觀和文化,坦言不希望為摘星而改變點水樓的經營方式,寧可讓賢,把機會留給別人。

布局海外 全球視野永續經營
點水樓除了進軍中國餐飲業,也到日本展店,2018年在東京新宿開設點水樓水晶會館及點水樓餐廳,在四谷的點水樓餐廳已於3月份開始營業。南僑從餐飲業又發展到旅館業,在日本的計畫是不僅是餐旅事業,也盼帶動旗下急凍熟麵等產品銷日。

說起南僑企業的全球布局,其實是相當早,在現今台灣政府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之前,南僑早在1989年就到泰國設廠經營, 2018年更訂立倍數擴廠計畫,以泰國為食品加工業行銷全球的生產基地。

在別人眼中,引領一家傳產企業66年,並順利多角化與國際化,陳飛龍是位相當成功的企業家。被問及對於各方投資的勇氣是從何而來?陳飛龍卻笑說:「這不是勇氣,而是膽小,怕生存不了。」陳飛龍始終害怕臺灣市場會被國外比下去,為要活下去,南僑必須要來思考,什麼樣的產業比國外企業更有優勢且具有競爭力,翻轉企業的同時不會被市場消滅。這就是陳飛龍經營事業的眼光,時刻戰戰兢兢,大膽又絕對不失謹慎和小心。

陳飛龍小檔案

1937年次,現任南僑集團投控董事長。

事業版圖

.南僑集團:以水晶肥皂聞名,經營杜老爺、卡比索等冰淇淋品牌,烘焙油脂、冷凍麵糰、急凍熟麵、休閒米果等
.餐飲事業:經營點水樓、寶萊納、本場流麵店、仙炙軒日式料理、泰國風味餐廳等
.娛樂事業:投資拍攝電影《總舖師》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