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仇恨千千結─恨意心理的演變與面對

C


◎林世光(精神科醫師、台北和平長老教會會友)

恨意蠶食人心,侵蝕靈性,其源起多樣,存在於廣泛領域,且參雜在種種人類活動的過程中。

人類祖先亞當、夏娃的兩個兒子──該隱就因忌妒亞伯而生恨意,甚至做出致後者於死地的暴行(參創世記四章)。這是繼亞當、夏娃兩人於伊甸園的敗壞之後,聖經首次記載其後代所發生的罪惡。

仇恨心理置人於險境
「惟獨恨弟兄的,是在黑暗裡,且在黑暗裡行,也不知道往那裡去,因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約翰一書二章11節)。恨起初存於意念,恨衍生惡意,內心接著出現貶損對方人格與抹滅存在價值的意識。恨讓人產生想佔據強勢的衝動,太容易促成行為,企圖制伏或破壞對方,乃形成了仇恨。恨與仇,前者主要是情緒、情感面,後者則比較跟事件有關聯。不過兩者往往參雜糾纏如滾雪球;在本文中因通俗文字習慣,有時會以仇恨一詞混用。

恨意被外加的誤導,時而轉為自己尋求「正義」的合理化藉口,然後自己躲在這牌坊背後,潛藏發動有形無形的攻擊,也容易煽動或引發具有相同意識形態的同伴群起而攻之。當恨意被導入族群意識或集體情緒,則有如得到有力的新支點,足以形成扳動更大情勢的力量,甚至產生集體的暴力或報復行為。

其實正義(或公義)重要的意義與價值,在讓人知所轉變,而不是藉此攻擊壓制對方。當恨轉為攻擊時,不論是意識或行動的,就拖累人心性沉淪,也置對方於險境。所以聖經上的教訓說:「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約翰一書三章15節)。

小口角鼓動歷史仇恨
有部電影《你只欠我一個道歉》片中,由最初一根水管的修繕行動轉成口角,後來當摻入了種族意識仇恨則愈演愈烈,甚至對立的族群團體視之如同「聖戰」、各豎旗幟、鼓動歷史的仇恨,企圖制伏壓倒對方。

該電影的英文片名“The Insult”,其實比中文片名更切合劇情意涵。劇情中的衝突雖然指出要求對方道歉,但演變到後來,則絕非僅止於可以道歉了事。汙衊對方的欲望與仇恨意識,才是真正需要處理的深刻主題。

很不幸的,世間太多戰爭或群體紛爭,也會以所謂民族觀念及衍生的歷史文化區隔,來劃分「我族」與「非我」的繩界。曾有位哲人說:「若要清楚人性的所有善良與罪惡,你只要發動戰爭。」歷史讓我們看到,特別是各群體之間的仇恨,往往導致戰亂

審視歷史也教導了我們,即便武力戰爭結束,卻僅止於放下槍炮而已,不見得就真正達成和平,至少並非長期和平。

在寬恕中得到前進動力
仇恨意識也會流入歷史文化之中。在撫思蒙受時代戰亂傷痛、國朝更迭之個人、家族所遭逢的變遷與失喪,溯源思祖的情感,需要被尊重,也需得到認可與接納;以人性情感的同理、憐憫及安慰、包容,才是形成新生命共同體的重要基石。在戰禍的廢墟,同理相互的創傷;在浮現的寬恕上,彼此的靈魂能夠相遇相撫,而成為再生與前進的動力。

曾在任期面對南北戰爭的美國總統林肯,現今在以他名字命名的紀念館牆壁上刻著這樣的一段話:「對任何人不懷惡意,對一切人寬大仁愛、堅持正義;因為神使我們懂得正義,讓我們繼續努力去完成我們正在從事的事業、包紮我們國家的傷口。」

生活中摻揉混雜的各種因素,有時需相當時間釐清,甚至要有心理諮商或教牧輔導來協助,逐漸調理沉苛,放下糾葛的情緒羈絆、走入療癒。

在面對或者爬梳這類的盤根錯節,不須被氣餒或埋怨掩蓋,也能接受人各自內心的黑暗面,有恨,也是其一。這不是抱持對自己否認,對神掩飾;乃是願意坦然接納自己的本相,帶到神面前。神不僅接納我們的本相,更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憐憫、有寬恕,且要賜給願意的人、那超乎人理智意念的真正平安。

消解恨意  享受真和平
有時深沉的恨意是在時代歷史糾結的問題當中,甚至跨越世代。我們也需了解時間與時機都操在神手上,學習以更諒察、同理,甚至寬容、等候的心態,面對過去所留下來的「共業」。讓智慧而非憤怒,主導尋求轉變及實踐的道路。因著文化演變、歷史脈流更迭,附著纏捲在世代間、群體間的集體意識,也可從教育角度的社會工程來逐漸消融。

標舉正義或公義,不能混雜人性的仇恨。耶穌基督在世上,他面對許多不公義的評斷與指控,不論是發生在他人或自己身上,耶穌都以回歸神的慈愛、恩典與赦免為依歸。

恨意衝擊著人性弱點,更是撒但作為標的之上選。當將內心的恨擺在神的腳前,認清自己不過是需要被赦免、救贖的人。

公義在於神,出於人性的仇恨與怒氣都無法成就神的公義。尋求神的憐憫,引領運行於人彼此間的寬恕;從恨意的消解,體會神在人及群體生命中的恩典,享受真正的和平。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