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貓王追思禮拜】余光追思黃曉寧 在天上開心唱歌

余光分享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1971年十一月,有「台灣西洋音樂教父」之譽的余光,在台視主持的《青春旋律》,首集節目來賓黃曉寧,彈著手中的吉他,以個人獨特渾厚且帶有磁性的嗓音,唱著美國知名歌手「貓王」的西洋歌曲,一「鳴」驚人,也讓黃曉寧成為台灣西洋搖滾歌曲的先驅歌手。2018年九月17日,余光再度拿起麥克風擔任主持人,這次他主持的,是黃曉寧的追思感恩禮拜。

余光感性地說,他跟「大頭」(黃曉寧的小名)相識近50年的時間,「大頭」直到八月28日因腦瘤安息主懷前,心念的都是「什麼時候可以站上舞台唱最愛的西洋歌曲」。台北佳音教會曾如鎂牧師邀請大家一起鼓掌,謝謝黃曉寧曾經用音樂帶給大家的美好記憶時光,歡送黃姊妹安返天父的懷抱。

媽媽送的吉他 開黃曉寧音樂路
黃曉寧是台視「群星會」時期的資深藝人,從60年代就讀大學時,就活躍於音樂圈的她,因為在美軍俱樂部及Party現場Live自彈自唱美國的鄉村民謠,特別是「貓王」的西洋流行音樂,被星探發掘,成為台視的簽約藝人。1971年起,成為余光主持的《青春旋律》(每週播一集)西洋音樂節目的固定來賓,三年之內就上了超過100集。後來華視開播後,黃曉寧受邀跟陶曉清共同主持介紹西洋音樂流行節目的《昨日今日明日》。1983年時,黃曉寧在演藝圈當紅之際,放下光環移民赴美。2014年回台定居,雖然年逾七旬,但只要站上舞台獻唱,就渾身是勁。

自傳紀錄片《歸寧》中這樣形容黃曉寧:「學生時代,媽媽送她一把吉他開始了她的音樂及創作之路,在超過半世紀的歲月裏,看著台下的觀眾因著她所演唱的歌曲開心或是掉眼淚,就是她在年逾七旬之後,仍然堅持唱現場的動力所在!」

余光回想,當年他和黃曉寧因著《青春旋律》相識時,他們都還是不到30歲的「小夥子」,黃曉寧猶如旭日東昇的太陽那般青春有活力。那時他還沒有信主,西洋音樂就是他和黃曉寧彼此之間的連結;40多年後的今天,他信了耶穌,五月份,在新店行道會美河堂參加孫叔叔的追思禮拜,九月份來主持黃曉寧的追思禮拜,雖然看到「老」朋友們接連離世,基於情感心中難免感傷,但因著信仰,他相信孫叔叔和黃曉寧,「在地上那美好的仗都已經打過了,所以上帝接他們走了」。

而跟著黃曉寧一起玩音業的很多「青春旋律同學會」的朋友們還沒有信主,他希望大家可以不要只停留在為「大頭」離世而哀傷的階段,而可以試著認識這位帶給大頭在音樂創作以及病中都「滿有能力」的主耶穌。

詩篇23篇帶給黃曉寧奔跑動力
余光對大家說,他2003年到台北藝人之家聚會時,孫叔叔送了他一本聖經,並在裏面親筆寫下「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這句話讓他很受激勵。2014年,黃曉寧自美返台定居,在台北中山堂舉辦個人在台首場演唱會的隔天,就到醫院開刀切除在腎臟裏13公分的腫瘤,隔年即使少了一顆腎,還是繼續「挺」過病痛開演唱會。今年雖然腦瘤病痛纏身,但黃曉寧仍然精神奕奕地談起對岸邀請她主持西洋音樂的計畫,並且要他屆時一定要上節目接受她訪問。而黃曉寧在病痛之中,仍能喜樂面對人生的力量,除了音樂,就是基督信仰。

同為基督徒的資深音樂製作人鈕大可弟兄也特別在追思禮拜中,笑中帶淚地談起他所認識的「大頭」。鈕大可說,當時他是「野馬合唱團」的一員,後來也跟「大頭」因為參加青春旋律成為「同學會」的一員。當年他認識大頭的時候,大頭的知名度比他高,但這位姊姊不但沒有架子,還成為他「走闖」音樂的良師益友。鈕大可相信,此刻「大頭」應該已經跟想念的爸媽在天家再見,也可以跟「貓王」在天上共組合唱團開心地唱歌。

黃曉寧的妹妹代表家屬致詞說,姊姊是家中的長姊,從小就像媽媽一樣照顧著弟弟妹妹們。讓她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媽媽突然胃潰瘍出血,姊姊二話不說就揹起媽媽前往醫院就醫,當時醫生說「若媽媽再晚半小時送醫,性命就不保了」,後來媽媽活到96歲才被主接走,感謝主讓她可以擁有這樣一位好姊姊。

曾如鎂牧師及余光弟兄也為在場的人祝福禱告,盼望更多人可以認識這位帶給黃曉寧在生命的困境中,依然滿有能力的神,也願上帝擦乾每位愛「大頭」的親朋好友們的眼淚,因為大頭已經到了那沒有病痛的天家,與耶穌好得無比地同在。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