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三專欄》基督徒別染上三字經文化

4052-劉三專欄


◎劉曉亭(牧師)

又一名政府官員,因為用三字經飆罵下屬,被錄音爆料,最後引咎辭職獲准。

之前,台北市政府就傳出市長競選辦公室主任用三字經罵工讀生,引起社會觀感不佳,甚至市長柯P都疑似用髒話發洩情緒。這次屏東縣政府又傳出類似事件,顯見,說髒話在我們的文化,真的快變成口頭禪了。

不管社會民眾多麼理解「髒話」文化,最終,我們還是不接納身為政府官員,用這種方式對待下屬;也就是說,私底下說說,大家就算了,在公眾場合控制不住的話,實在有失大雅,有損官威。
情緒每個人都有,但是不能用髒話公開罵人,已經是現代文明人的共識,甚至還有可能,因為出言不慎吃上官司,賠錢了事。

原因很簡單,因為說髒話是一種「羞辱」,不被社會允許。

汙穢的言語不可出口
聖經的立場更是明確:「汙穢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隨時說造就人的好話」(以弗所書四章29節),不管公開或私下,基督徒都要謹慎自己的口,一句都不行,更別說把髒話口頭禪。

問題是,台灣學校的文化也很常見三字經,從師長到同學,根本習以為常,把粗俗當有趣已經行之有年,大家都不以為意,甚至都成為社交禮儀了。筆者出國數年,帶著孩子回台北就讀國二之時,兒子就曾不解地問:「為什麼同學一直問我什麼時候才要開始講X話?」顯然,同儕之間覺得這種說話方式,才是「自己人」,不這樣做似乎自命清高。

對一名青少年來說,這種社交壓力是很大的,不入境隨俗把三字經、或是X字當發語詞跟語助詞使用,就好像格格不入,非得隨口來上兩句才上道,這就跟「乾杯」文化一樣,讓人難以拒絕。

讓聖靈約束我們的口舌
追根究底,還是跟我們文化底層的悲情有關,當你無力改變某種環境的時候,只能用最原始的口語發洩,讓說的跟聽的、都有一種爽快的感覺,同時還有一種突破禁忌的快感,也是一種挑戰威權的象徵;在有錢有勢的人面前,露兩句三字經,似乎是最廉價的平起平坐符號。

照理說,以台灣的政治進步與經濟改善,三字經文化應該逐步絕跡才對,沒想到卻越演越烈,這是相當值得注意的警訊。

身為基督徒,我們不只使用更高的道德要求自己,更重要的是,我們要問自己為什麼抵擋不了這種潮流,是我們在討好社會嗎?還是我們害怕被人說我們自以為是?如果聖經明明白白教導的事情,我們都做不到,要鼓勵大家傳福音,那就更加難以執行了。

如今,滿口髒話的現象,不僅出現在市井小民當中,也普遍於白領階級的上班族群,甚至都已經蔓延到主管機關以及明星領袖,令人憂心的不只是文化表層,更是現代人心靈深處,無奈與壓力的具體呈現。

駐日外交官員因為壓力,選擇輕生也暴露著類似的訊息,在豐衣足食的背後,隱藏著一顆顆焦躁不安的心。基督徒不是天上掉下來的一群人,我們與身邊的人休戚與共。保羅在哥林多後書十一章29節也說:「有誰軟弱,我不軟弱呢?」基督徒只是一群承認自己軟弱,並且倚靠上帝的人。我們不說髒話,不是水準高尚,相反地,我們很清楚知道,自己裡面也有憤怒,我們是因為不敢得罪上帝,願意讓聖靈約束我們的口舌,所以不敢說髒話。我們覺得說髒話,並沒有真正解決問題,只是一時的發洩,我們尋求更根本的解決,就是面對問題檢討自己,尋求智慧,尋找出路。

在這個世界生活,越來越不容易,說髒話只是讓問題更嚴重,基督徒還是改掉這個習慣比較好。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