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心方向》告別辦公室,我是否一無所有?

4053_離開辦公室,我是否一無所有?


◎李文英(文字工作者)

職涯中換過幾次工作,每次換工作都是一個抉擇、也是一次賭注;但不可諱言,其中最大一次賭注,就是完全告別辦公室的工作型態,成為SOHO族!

轉職生涯最大賭注
辦公室工作有同事互動、有穩定的薪水,但朝九晚五的工作時間把我綁住,有時家裡有事想請假,還得看當時忙不忙;而下班後常累的晚餐都不想做,遑論還有時間、精力去做或學些自己有興趣的事。當然,在辦公室有時還必須做一些你認為沒有實質意義與價值、卻不得不做的事;若不巧碰到「不隨和」的同事,還真讓人頭大。

我分析著辦公室工作,好像吸引我的只有薪水穩定、有同事間的互動。

但成為SOHO族呢?它的利弊似乎與辦公室工作正好相反,我必須填補薪水不穩定以及缺乏同事互動這兩個缺口。於是我想,SOHO族雖然在同事互動這方面稍嫌欠缺,但我有朋友可以聯絡,見面就彌補了這個缺憾;至於薪水,我算了算,只要每天能乖乖工作若干時數,就可以維持既有的收入水準。

畢竟上班多年,要從辦公室轉回家裡,是需要勇氣的。我記得自己當時一遍遍分析,反覆考慮後,很強的意念催動我,讓我決定放手一試。

剛開始一切都按著軌道行,我覺得自己找回時間上的自主性,在收入不減的狀況下,能兼顧家庭與工作。但數年過去,情況慢慢失控,自己是「在家上班」的原則逐漸脫軌,好像變成「在家沒有上班」的人;對於每日工作時數的尊重與堅持,也漸漸被其他事情給打了折扣,包括是我自願做的與覺得難以拒絕的事情。

偏離目標  失去工作喜樂
於是,原定SOHO族的工作計畫與工作量偏離目標,內心的掙扎浮現,像漣漪般漸次波及我生活的其他面向。看到或聽到同學朋友在職涯上的成績,「比較」的心態又從旁推波助瀾,我開始懷疑自己當初的決定是否明智?是否正確?

隨著時間推移,懷疑變成懊惱。「為什麼當初要辭掉工作?現在變得一無所有!」這種懊惱掠奪了喜樂,讓我生活蒙上一層烏雲,誠如保羅在哥林多後書七章10節所言:「……世俗的憂愁是叫人死。」當內心嚴重失衡、難過到高點時,我向神求助、哭訴。

神知道我心裡的苦楚。有天晚上,一位大學同學打電話來,聊天中她說到自己工作的無力與無趣,「…文英,我們工作的報酬是穩定的薪水,但錢賺了會用掉,到了人生盡頭,好像什麼也沒留下。可是你留下了許多文字,可以幫助人。」她甚至用中國古訓的「立言」來看我的工作。啊,「立德、立功、立言」是多麼崇高的目標與功績,我豈敢將自己的翻譯、寫作視為是「立言」!

但同學的閒話家常,的確點醒了我,幫助我重新審視自己的工作內涵與意義。看著書櫃中兩排架子上立著自己的譯書與著書,我並不是一無所有啊!回想自己在從事翻譯、寫作當頭的陶醉與享受,如果這是神給我的恩賜,我豈不當為此擺上自己!

無形所得中看見神祝福
思想我為什麼會覺得自己一無所有?是和什麼比較讓我覺得一無所有?家人與我的生活品質,因我自主的工作型態變得更好,我與神相處的時間變得充裕,這都是不爭的事實。有時候我們很容易被「有形的」所得牽著鼻子走,而忽略了「無形的」所得,讓情感受到混沌不清明的模糊所左右,思維就掉入自己想像中的深淵。

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應該成為SOHO族,也不是每一個人都應該成為上班族;神會依著祂每一個孩子的特質與所量給他們的地界來定奪。我,是否願意全心留在神安置給我的地界,不是享受了這地界的美好、又貪望那地界的草綠?

我開竅了。神藉著我的同學幫助我掙開「眼盲心矇」的捆綁、擺脫「比較」所帶來的偏頗。雖不記得當時年少的自己,是否有為這個職涯的轉變迫切禱告,但慈愛信實的神並沒有撇下我,最終仍使萬事互相效力。至於SOHO族所缺少的「退休金」,就讓神給我吧,祂永不食言、永不跳票!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