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孩童脫離恐懼 用愛關懷避免兒虐

2017年全台逾萬兒保個案,逾55%屬「身體虐待及不當管教」,圖為家扶基金會在四月28日「兒保日」,走上街頭向社會大眾倡議關心兒虐議題場景。(圖/家扶基金會提供)


去年上萬件兒保個案 逾55%是不當管教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一位新竹的三歲男童中秋節前夕,被生母發現遭人用束帶綁在前夫家中的陽台,全身傷痕疑似遭到虐待,經兒虐通報,當地社會局緊急介入處理,目前暫時交由生母照顧。

根據衛生福利部統計,去年就有18925件經通報後正式成案的「兒少保護個案」,其中有55.7%都是遭受「身體虐待及不當管教」,若加計經社工評估未達兒虐程度,沒進到兒保安置體系,仍在高受暴風險的原生家庭成長的孩子,兒少保護的通報數量與十年前相較,則是成長了近三倍,孩子受「暴」的情形,值得社會大眾關切。

精神或身體處於恐懼都是虐待
對此,從事特殊教育的老師、親職教養專家及從事兒保關懷工作的實務工作者受訪表示,雖然這名疑似受虐的男童的父親聲稱自己的孩子有「亞斯伯格症」,導致出現行為障礙及學習遲緩,但這不代表擁有孩子監護權的家長,就可以用束帶捆綁雙手甚至是動手責打來「管教」孩子,在實務上,若家長懷疑孩子有心智方面的障礙影響到與人互動能力及行為發展,應盡快到設有兒童心智科的醫院求診,讓專業的醫師及職能治療人員協助,幫助孩子可以把握六歲前的黃金治療時期,培養生活自理及社會溝通的能力。

兒童福利聯盟文教基金會資源發展處主任陳雅惠表示,根據《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的現行規定,只要未成年(18歲)兒少遭受身體、精神以及性方面的其一「不當對待」,經當事人或第三者通報,並由社工人員評估確已構成「虐待」之事實,便會正式納入兒保體系進行安置,若未達兒虐之標,但卻有「高受暴風險」時,社工人員便會列為「高風險關顧個案」,即使孩子仍必須留在原生家庭(父母離婚,則由具有監護權的一方照顧),也會由社工加強訪視,保護孩童生命及人身安全。

陳雅惠說,即便是未成年人因為罹患亞斯伯格症出現行為及學習障礙,家長都不能藉由身體或是精神虐待的方式來「管教」孩子,而必須要帶到「兒童心智科」去診斷,尋求專業的協助,因為從過去的兒保實務上,也有監護人或家長「刻意忽略孩子的需要和痛苦」,導致孩子的自尊心受挫,因為感覺「自己被孤立及不受喜愛」,而出現情緒和行為障礙,而當未成年兒少長期處在「會心生恐懼的成長環境下」,其實就有機會被認定為兒虐,進入到「兒保體系」進一步進行「家外安置」(包括寄養家庭及安置機構照顧)。

幼童會測試父母底限 用愛關懷
擔任新竹市生命線特約輔導員的親職教育專家丁介陶老師表示,年齡在六歲以下的幼童,具備勇於探索嘗試及體驗世界的習性,特別是在四歲以下的孩子,在潛意識裏對於父母親所下的指令,未必會心悅誠服地「照辦」,甚至是故意做出相反的行為,來測試父母親的「底限」。

丁老師表示,從實務的經驗上,舉例來說,若父母對於未滿四歲的幼兒隨地便溺的行為在善盡引導之責之前,便經常性用強烈的語言甚至是肢體處罰的方式來責罰的話,可能會導致適得其反的效果,也就是說,當父母要對孩子看似是「偏差行為」的言行進行管教之前,可以先關照自己的情緒,避免因著自己的血氣和行為去做出「傷」害孩子的事,這是他的建議。

擁有特殊教育博士學位、目前在國小任教,本身也養育罹患自閉症兒子的陳淑芬老師表示,從實務上,罹患亞斯伯格症的孩子,主要會出現「社會溝通能力欠佳」以及「出現固著行為」的行為特徵,舉例來說,他們在進行人際溝通時,不太能察覺週遭的人的喜怒哀樂及臉部的表情,而是固著在自己「有興趣的事情上」,陳老師說,無論是自閉症還是亞斯伯格症的孩子,父母最好的做法都是在發現孩子有異常的言行時,盡快帶其前往兒童心智科診斷,不要害怕看醫生,因為只要是求診者與其家長的個資以及病歷,都是受到隱私保障的,而早期發現早期治療,也有助於讓孩子可以增進與改善生活自理及人際溝通能力,像她的孩子在教會,就得到很好的愛與關顧。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