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聖經支撐他怒海漂流49天 印尼少年Pi以詩歌和禱告度過冒險旅程

4054_印尼少年_1
印尼少年阿迪朗在捕魚籠船屋上漂流49天,從印尼北蘇拉威西島漂流到關島。(照片來源:Indonesian Consulate General Osaka FB)


【特約記者張廖婉菁/編譯】年僅19歲的印尼少年阿迪朗(Aldi Novel Adilang)以月薪約130美元的代價,孤獨地在海岸邊捕魚已經有3年之久。兩個多月前,阿迪朗因捕魚籠船屋遭風吹離停泊地,他在大海上漂流1300英哩遠,靠著一本聖經和求生的意志力,終於在49天後生還。

4054_印尼少年_4

阿迪朗(中間著白色T恤)與家人合影。(照片來源:Indonesian Consulate General Osaka FB)

最孤獨的捕魚工作
阿迪朗工作的捕魚籠船屋稱為「rompong」,為北蘇拉威西島傳統的捕魚方式。這種木筏上裝置著捕魚陷阱,再用纜索繫泊在一大塊沈在海底的混凝土上。

阿迪朗白天多半坐在木筏上等待,等夜晚降臨時點燈吸引魚兒上鉤。捕魚籠船屋的業主在那片海域,擁有50艘這樣的捕魚木筏,他每週都會派人來收漁貨,順便補給食物、淡水、燈油等。

其實,阿朗迪的木筏曾兩度鬆脫,第一次,他在海上漂流了一週,第二次只有兩天,都是業主把他找了回來。只是七月14日那天就不一樣了,一早七點,颶風來襲把木筏吹離繫泊地點,一路往北漂進無垠的太平洋中。

禱告力抗想放棄的念頭
他沒想過自己得在這片鯊魚密佈的海域中漂流49天。阿迪朗表示:「纜索剛脫落時,我其實不怎麼擔心,當晚就在波濤中入睡,隔天一早起來等業主來救援,但根本沒人出現。五天過後,我的手持式太陽能收音機開始收不到電台訊號了。等到一週過後,我才開始驚慌,開始天天禱告。」

當時不但沒有搜救船隻的蹤影,連食物都快吃光了,他只好開始捕魚。為了活命,就連腐壞的生魚也得吃。等煮飯的瓦斯用光後,他只好拆下一小塊船板,起火煮飯。

聰明的阿迪朗知道,一旦淡水耗盡可能就會導致死亡,所以他非常珍惜著喝,一天只喝三口水。等水終於耗盡,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下雨,他把襯衫用海水打濕,吸取上面附著的水,以減少直接攝取過多的鹽分。

阿迪朗透露,後來他的作息便固定下來,早上捕魚,下午休息和煮飯,晚上就禱告。他在海上唱著基督教的詩歌,並努力禱告,希望能再次看到爸爸媽媽。但是擔心和憂傷依舊跟隨著他,阿迪朗甚至一度產生自殺的念頭,覺得只要投入海中,就能一了百了。此時,他又想起父母給他的忠告,憂傷時要禱告。他想起他帶的聖經,他讀了馬太福音、約翰福音、以賽亞書、詩篇許多篇章和創世記。「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祢的名為聖⋯⋯」這句主禱文的開頭,一直縈繞在他心中。

歷劫歸來
有一次,阿迪朗甚至看到海中出現了巨大的魚鰭,當時他也只能禱告,希望鯊魚能快點游走。在海上漂流期間,阿迪朗至少眼見十艘船隻經過,他每次都揮舞著衣服大聲喊叫,或試圖用無線電向他們喊話,但沒有船隻停下來。

4054_印尼少年_2

阿迪朗獲救。照片來源:Indonesian Consulate General Osaka FB

到了第48天晚上,阿迪朗哼著讚美歌入睡。隔天,也就是八月31日早上,一艘掛著巴拿馬國旗的船隻Arpeggio經過,阿迪朗再度揮舞著衣服求救,但船員未發現他,直到他用無線電求救「Help! Help!」,船長才收到他的求救訊號,在關島水域救起阿迪朗。他跟著船隻來到航行的目的地日本,被交由當地印尼外館協助回國。

4054_印尼少年_3

照片來源:Indonesian Consulate General Osaka FB

九月9日,家中排行最小的阿迪朗終於和家人團聚。阿迪朗的母親表示,當他的老闆通知么兒失蹤的壞消息時,「我們也只能求神,不停地禱告。」後來,老闆又來通知阿迪朗獲救了,「我真的是太震驚了,但真的很開心。」阿迪朗的父親雖然氣雇主怠忽職守,但仍非常高興兒子能平安歸來。

印尼的小漁民協會主席呼籲政府要為這類的捕魚設備加裝GPS追蹤系統。但阿迪朗表示,他父母和他都不願從事魚籠捕魚的工作了。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