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牧師咖啡】幫咖啡小農找出路 牧師跨入營商宣教分享愛

羅春明牧師(圖/李容珍攝影)


【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牧師也是專業咖啡師,是否不務正業?甚至有人說:「牧師,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能事奉神、又事奉瑪門吧?」原本對咖啡完全外行的羅春明牧師,2012年因著他的學生、雲南傳道人問他:「您能不能幫我們雲南的咖啡小農找通路?」因此讓他意外跨入「營商宣教」,不僅為此考取IOPCA國際咖啡師證照,更為了幫雲南小農找通路,而走上建立「羅牧師咖啡」品牌之路。

在辛亥路上新開的店,接觸人群。

在辛亥路上新開的店,接觸人群。

為幫雲南小農 意外踏進咖啡業
原本牧養台灣神的教會佳美堂的他,多年前交棒給長子羅傑祥牧師,目前擔任以馬內利國際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羅春明牧師說,過去雲南小農生產咖啡都在等待外人「殺價」購買他們的咖啡,往往連成本都不夠,雖然種植很辛苦卻得不到合理的報償,有的咖啡農準備砍樹改種別的作物。雖然他不懂,也想試試幫他們。從2012年到2014年,一度輾轉找人協助都很有限。

直到有一次參加小學同學會餐會,和小學時坐他隔壁的同學聊起,才知對方是中華精品咖啡推廣協會理事長。他把咖啡生豆拿給同學,經過烘豆試喝,他的同學說,這咖啡豆的品質屬於中上,但還可以做得更好,品質可以再提升,就不致被人殺價。

他的同學解釋說,因為他們把成熟與不成熟的咖啡果混在一起做,口感參差不齊,口味很雜。如果要求在栽果子或製作時,按著嚴謹要求,只能用紅熟的果子來做,品質就完全不同。原本他只是要幫那小農解決問題,但是他的同學也說,若是只幫助一個家庭,不如幫一個村子,成立產銷合作社,產量大也可以讓更多人得到好處,也真實幫助到村民。

當羅牧師和同學到雲南考察,和當地咖啡農討論,為了賣好價錢,必須提升品質,要求他們栽咖啡果,一定要栽紅熟的果子。以前一天栽幾百斤,現在只挑紅熟的果子栽,一天才只有幾十斤,成本較高。但是照這方法產出的生豆,品質好很多,甚至可賣到比過去高出三倍的價錢。

羅牧師和村民除了在雲南成立產銷合作社,「在不得已情況下」也設立咖啡加工廠,他在台灣貸款購買機器設備,他的學生也把家裡的一塊地拿去貸款蓋工廠,他們透過有機耕種、精工採收,生產優質的咖啡。

「我不能讓他們成立合作社之後,其他由他們自己想辦法,只幫他們做一半!」也因此羅牧師跨足咖啡產業,開始涉獵咖啡研究和這方面的產業。2015年,他考上IOPCA咖啡師證照,也成為咖啡班的老師,2016年勞動部開咖啡創業班,也邀請他當講師。感謝主,因為咖啡師的身分,讓他可以透過分享的過程,也可以把福音帶進去。

羅牧師手拿咖啡掛耳包,包裝像聖經。

羅牧師手拿咖啡掛耳包,包裝像聖經。

每包咖啡掛耳包,都有不同聖經經文。

每包咖啡掛耳包,都有不同聖經經文。

從名稱到包裝 咖啡結合福音
談到CG咖啡品牌由來,羅牧師說,CG是產地雲林叢崗(CONG GANG)兩個大寫字母,意謂從這地方開始,為讓咖啡農有一個盼望,LOGO加上翅膀,讓他們咖啡豆能帶著愛和盼望發展出去。CG延伸的意義,也可以是Christian Goodnews或Christ Gospel。

羅牧師說,很多人喝咖啡,但是咖啡如何與福音連結他們的「掛耳式」咖啡包,每包都有聖經經文,有安慰、鼓勵或提醒的不同經文,以及手繪圖案,讓人在享受咖啡美味,並與人聊天時,可以根據朋友的情況選擇合適的經文送給對方,並分享生命見證,國內外很多基督徒都很喜歡。

在辛亥路上新開的店,羅春明牧師與師母及伙伴們合影。

在辛亥路上新開的店,羅春明牧師與師母及伙伴們合影。

訓練咖啡師進入穆斯林營商宣教
去年SCAA和SCAE結合起來成為全球性的咖啡組織SCA,專門訓練和授證。羅牧師取得SCA咖啡師的認證,多年海外宣教經驗的他,希望以他過去培訓的經驗,能夠訓練有聖經基礎的咖啡師,帶著使命能進入穆斯林的地方開咖啡店或餐車。

所以,他也規劃一些受聖經裝備的年輕人學習咖啡技術,並供應豆源,讓他們可以到各地營商宣教。有些地方要建立教會不容易,若以做小生意方式建立福音據點,比較容易讓人接受。曾經有對年輕夫妻帶孩子到小鄉鎮,藉由做小生意接觸人群,傳福音給當地人,目前聚會已有50多人,就是很好的例子。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