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有愚公移山 今有銀髮譯名戰士為一字執著

4058_古有愚公移山--今有銀髮譯名戰士為一字執著


退而不休終生堅持

【特約記者曾雪瀅採訪報導】西洋音樂之父Bach譯作巴哈還是巴赫?樂器Saxophone該譯薩克斯風或薩氏管?有關學術名詞的翻譯,必須一致才容易使人交流溝通,但原來音樂名詞也不例外。教育部遠在民國50年就已公布「音樂統一中文譯名」,譯名戰士莊秀欣推廣統一譯名已過30個年頭,更視這為他一生的使命。

當巴赫碰上巴哈 誰才是對?

莊秀欣現年76歲,退休後的生活依然過得充實,偶爾參加音樂會、家庭聚餐,也會閱讀報章的評論等,看似一般銀髮族的安逸生活,但原來莊秀欣至今還有一心願未了。

莊秀欣曾在教育部國家教育研究院,擔任12年的音樂名詞審譯會委員。鍾愛音樂,但原來他更希望台灣的教育能成功。莊秀欣40歲時無意間翻開兒子小學三年級的音樂課本,裏頭正介紹音樂之父Bach,課本將其中文名譯為「巴赫」,使他不禁疑惑:為何與坊間唱片廠商製作的CD與VCD上所譯的「巴哈」有所不一?究竟誰對誰錯呢?一股強烈的教育理念就此燃起。

民國83年莊秀欣出版第一本書《當巴赫碰上巴哈》,希望向大眾解釋為何「教育巴赫」會遇上「社會巴哈」,為此他更是寫了厚厚一本書。隨後他為了音樂中文譯名,至今出版共五本書籍。

「學生從小到大、在國高中的音樂課本都是照著教育部統一譯名走,到了大學卻因為學術自由的緣故,導致很多事情變得隨波逐流。」莊秀欣表示,傳播的影響是無遠弗屆,現代人收聽廣播或觀看電視時,很少會查究所用的名詞正確與否。從小「巴赫、巴赫」,長大後就變成「巴哈、巴哈」,倘若大家各譯各的,頒布統一譯名也沒有意義。莊秀欣深盼大家能為了教育,使用教育部公布的音樂名詞統一譯名。而這一埋頭,就使他苦幹30年。

致力推廣音樂名詞統一譯名
退休後的莊秀欣依然每日透過剪報、收聽廣播、觀看音樂新聞和週刊、留意各個學者專家在評論上使用的音樂譯名。「我發現對方在翻譯譯名上寫得不對,我就會寄信告訴他。」然而對方多數也不會回應。「有時我會感到納悶,曾經有一本音樂圖解書獲文化部頒優良課外讀物,但我翻閱書籍時卻發現書中有23位外國音樂家,未使用教育部公布的中文統一譯名,這還算得上的優良讀物嗎?」

莊秀欣也笑言因自己的堅持,朋友圈為他掛上有趣的封號。莊秀欣拒作廿一世紀的差不多先生,因此得到「現代愚公」的綽號。古有愚公移山,今有莊秀欣為一字執著。

莊秀欣視推廣音樂名詞統一譯名為終生事業,他也篤定地說,今後會繼續以寫信的方式向一些不知道統一譯名的公司、書商或報章雜誌社等,勸喻對方為了教育,要使用正確的譯名。從年少健壯時走到如今銀髮歲月,莊秀欣的願望始終如一。「音樂是我的興趣,也因為音樂我找到使命。」或許在他人眼中莊秀欣頑梗、固執,不過他是名為譯名奮鬥的戰士,也因為爭取統一譯名的緣故,使他的年老生活變得更具有動力。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