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得喜樂泉源的經文》你的心在哪條路上?

4062_你的心走在哪條路上?


◎譙進

上週收到父親傳來的簡訊,爺爺又住院了,肺部感染加上腦栓塞,這已是今年第二次。簡訊中附上一張照片,老人家躺在病床上,插著點滴、罩著呼吸器,人昏迷不醒,看著讓人心疼。

爺爺已經一百零二歲了,一直感謝神讓他這麼長壽。只是人總是勝不過與時間的比賽,有一天還是會被衰老病痛追上。不知道他還有多少時間,希望自己還能多見他幾面,陪他喝茶聊天。

生命難以規避的無奈
幾個月前,一對朋友夫婦從台灣搬回美國。以前我們在美國同屬一間教會,後來他們決定回台灣發展,但環境變化比想像中要難適應。在回台灣之前,他們與人談好的事業規劃,卻因合夥人退出而擱淺,必須自己從零開始。孩子在美國出生,上小學才回台灣,語言交流困難,只能送去國際學校,這下經濟負擔更重。

熬了幾年,兩人覺得還是回美國吧,但回來的時候發現,弟兄已患上憂鬱症。那位姊妹與妻子本是好友,她常在電話中向妻子哭訴,說感覺自己快撐不下去了。

妻子最近也在計劃著回台灣住一段時間。因為母親年紀漸大,已經到了離不開人照顧的歲數。本來有哥哥在家裡,不過他自己也長年被躁鬱症折磨著,最近又摔傷了手臂。長遠來看,妻子也不知道以後家人要怎麼安排,自己住在海外,很多時候也是鞭長莫及。

生活就是這樣,隨意切開一個斷面,就會七零八落掉出一地碎片;裡面有生命無法逃避的結局,有生活設下的陷阱,也有無奈之後的一聲歎息,每一片都磋磨著我們的心。生命這條路,大家走得都不舒坦。

何須在神面前揹著重擔?
信仰並非就是逢凶化吉的符咒,基督徒和非基督徒在境遇上並沒有明顯的差異。就像聖經中呈現的各樣人生,毫無粉飾,真實的讓人尷尬。常是歡笑與眼淚並存,前一章還浸潤在祝福的膏油中,後一章卻又在與罪的撕扯中鮮血直流。

但正因為這樣,聖經可以給予艱難前行中的人真實的幫助,而最能幫助我從憂慮轉向喜樂的經文出自詩篇。裡面有絕望時的呼求,憤怒時的質問,失落時的尋求,很符合起起伏伏的生命特徵。但不同的是,詩人卻能站到風浪之上,看見那不變的永恆。

就像被稱為「大衛的金詩」的詩篇十六篇,詩人一來就呼求:「神啊,求你保佑我,因為我投靠你。」在大衛的一生中,沒少遇過危急的情況。看來真是急了,沒有什麼禮數講究,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尋索那堅實的依靠。本以為接下來,他要向神呼天喚地的哭訴一番,結果詩人卻開始對自己的心說話:「我的心哪,你曾對耶和華說,你是我的主,我的好處不在你之外。」神是他的產業,杯中的分。有點出乎我的意料。

後來我才明白,這就是聖經超越常人的智慧。既然被生命的沉重所累而步履蹣跚,又何須在神面前繼續扛著重擔呢?盯著試探、困境和失敗,唯一的結果是讓人更覺壓抑。而神也不需要我們提醒祂,問題有多大,祂早就知道了。

放下重擔,在泥濘中,在困境中,定睛於神,向上盡力伸出雙手,不斷地對自己的心述說神的美,神的善。「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當心被提升到神的面前,我們也就同樣能夠在顛簸起伏的路途上不至搖動。

超越罪與死亡的新道路
也許有人認為,這種態度有逃避現實的嫌疑,眼睛向上就能解決問題?我認為詩篇十六篇,並不急於解決眼前的問題。因為讓心憂慮的根源,不是當下就能真正解決的。就像親人經歷的那些生老病死的疼痛,或是生活中各樣無法預測的變故,歸根究柢還是罪與死亡在作祟。只要我們還在這個世界上行走,就總會遇到這兩個一切憂慮煩惱的根源。

詩篇十六篇的最後,詩人回答了這個至關重要的難題:「因為你必不將我的靈魂撇在陰間,也不叫你的聖者見朽壞,你必將生命的道路指示我。在你面前有滿足的喜樂,在你右手中有永遠的福樂。」

這是詩人可以在驚惶時抬起頭,對自己的心說話;可以在險惡環境中,心歡喜而靈快樂的原因。

我們不是永遠在充斥著死亡的陰間行走,也不長久停留在罪的腐朽中。神已經將另外一條生命的道路向我們指明。那是一條超越罪與死亡,直接來到神面前的道路。在祂的面前才有永遠的喜樂與祝福。

對於基督徒來說,喜樂與憂傷總是並存的,因為我們同時走在兩條路上,一條起伏不平,一條充滿盼望。但一條是暫時的,另一條卻是永恆,所以我們最終會永遠喜樂。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