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第12案全國性公民投票案發表會】裘佩恩:另立專法讓同性別二人結伴 民法保障一男一女婚姻

裘佩恩律師從法律及兒童權益層面分享公投第12案是保障同性伴侶的選擇(截圖自中選會直播畫面)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中央選舉委員會十一月6日上午,進行公投第12案「你是否同意,以民法婚姻規定以外之其他形式來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全國性公民投票案發表會。正方代表為碩恩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裘佩恩,反方代表為伴侶盟常務理事潘天慶律師。會中,來自台南的裘律師特別用台語表達:「一男一女的結合叫結婚,男男或女女的結合叫結伴。」裘律師說,同性別之兩人「沒辦法自然生出下一代」,若藉由人工生殖或是代理孕母方式產出的孩子,最多只會有雙親一方之血緣,這對孩子是「先天上的不公平」,也不是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精神,這是客觀事實的描述,而在十一月24日對公投第10案(婚姻應限定在一男一女)及第12案同時投下「同意票」,非但不是歧視,反倒是對於不同「性傾向」(同性戀、異性戀)共同的尊重及權益保障。

婚姻非基本人權 同婚衝擊大

「同志需要孩子,孩子需要父母。」裘律師指出,目前全世界已經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共有25個國家,都在歐美地區,亞洲地區則是掛零,若「婚姻是基本人權」,那麼不會只有這麼少的國家讓同性別之兩人可以合法結婚。以華人為例,正因為普遍看重「血緣」及「宗親」的倫常傳統,另立專法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在財產分配、(遺產)繼承以及醫療權益等方面的配套,其實是務實的作為。

「若是連一個經濟(電廠)的開發案,都需要經由縝密的環境影響評估,通過後才能進行,那麼修改民法改變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對台灣國家及社會造成的影響評估,怎能省略呢?」裘律師說,一但同性婚姻合法化,或是明年(2019)五月24日之後「讓同性別之兩人準用現有民法對婚姻的規範可以合法結婚」,勢必就會牽動「人工生殖」以及「代理孕母」的相關醫療法令。事實上,「代理孕母」目前在台灣還是具有高度爭議性未通過的法案,而人工生殖若用於幫助同性別之兩人(通常是女女)生養下一代,也涉及到倫理的爭議,在政府未針對相關疑慮及對社會的衝擊向社會大眾釋疑之前,貿然讓同婚合法化,其實是讓下一代成為社會的實驗品,這對他們是非常不公平的。

權益保障不能損及他人權利

有同運團體提出,「台灣社會不是只有一男一女的家庭,也有單親及未婚媽媽組成的家庭,所以幸福盟提出公投第10案是歧視」。裘律師則感性地提出他的見解。裘律師說,因著社會環境的變遷,現今台灣的「家庭結構」的確有不同的樣貌,事實上,無論是政府或是民間,也有對單親及未婚懷孕這種獨力撫養孩子的「為母則強」的媽媽,給予法令上以及實質生活需要上的關懷和照顧,但任何國家法律的制訂及制度設計的精神,都不能是「製造問題」,像同性別之二人生養後代,顯而易見就是會製造家庭及社會的問題,任何法律的保障,都不能建立在侵害他人權益的基礎上。

反方代表潘天慶律師則表示,異性戀婚姻若沒有生養小孩,民法收養章也保障他們合法收養「沒血緣」孩子的權益,而男同及女同想要生孩子,也可以分別藉由代理孕母及人工授精來協助。而他在15年的律師生涯中,也處理過無數的家事案件,離婚的女方當事人縱使遭遇家暴,但她仍然跟她的丈夫有過美好的回憶,直到離婚的那一刻,媽媽都想著「保護我的小孩」。潘律師強調,他看到很多男女結婚時,在看到拿到的身份證的配偶欄上,有著彼此的名字時,認定對方是「牽手過一生長相廝守」的伴侶時那種感動,他認為,同性別的兩人也該享有同樣的機會,在身份證上的配偶欄上寫著彼此的姓名的權利,並且像異性戀的婚姻一樣「負起婚姻的責任」,這是他的見解。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