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鴻信vs.楊錫儒 神學教授與幸福小組牧師對話「忘我盼望」及「福音價值」

d


【特約記者湯宗穎高雄報導】「向左走?向右走?神學或小組?」當神學教育的台灣神學研究學院林鴻信老師,遇上幸福小組的高雄福氣教會楊錫儒牧師,兩人昨天(十一月10日)在高雄進行了一場精彩的對話,是由基督教研究智庫在高雄聖光神學院舉辦的「林鴻信老師忘我盼望與楊錫儒牧師幸福小組」圓桌論壇。

林鴻信:忘我,一切活著只為上帝榮耀
首先林鴻信老師介紹「忘我」與「盼望」這兩個神學上的意義。他用簡單的例子說明「盼望」,俗語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決定性的因素在於「盼望」,而不是在於前因「種豆」;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這句話,關鍵的因素是前人盼望後人乘涼,所以「盼望」優先於「前因」。這「盼望」就是基督教信仰最重要的種子。

林老師師承德國神學大師莫特曼教授,也是「莫特曼神學」一書的作者,莫特曼神學最重要的意義即,上帝的應許是人類最大的盼望,基督信仰基於耶穌基督的復活,而每個基督徒都應該生活在上帝國來臨的盼望中。

林老師引用羅馬書十五章13節「但願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使你們藉著聖靈的能力大有盼望。」說,莫特曼教授經歷二次大戰,在聖經中找到盼望,而不是單單注視戰亂的痛苦。上帝藉著聖靈讓人也保有盼望,這盼望就是基督信仰的種子。

另外,林老師以周處除三害的故事為例說,周處最後才知道他是鄉民最痛恨的問題,所以「我」就是基督徒親近上帝關係時最需要面對的問題。自認為自己很有愛心,自己很屬靈等等自我中心的過度膨脹,都阻礙了我們跟上帝的關係。

如馬可福音八章34節:「於是叫眾人和門徒來,對他們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林老師強調,捨己的意義就是拒絕自己,也就是「忘我」。「忘我」的第一步就是知道自己有極限,第二步就是喚起聖靈意識、察覺上帝的榮耀。基督徒要知道為誰而活?「忘我」的另一個層面就是一切活著只為上帝的榮耀。

林鴻信老師

林鴻信老師

楊錫儒:基督徒沒傳福音是沒看見「價值」
楊錫儒牧師接著指出神學與宣教兩端其實是互相融通的關係,當2016年推動幸福小組開始,一共有6萬人接受幸福小組培訓訓練,也有3千多場各教會的訓練場次。楊牧師當初推動幸福小組時,只有一句話跟上帝說:「玩真的!」

他認為,過往福音推不出去是教會界普遍的現象,傳福音本來是教會最重要的工作,但許多教會面臨宣教工作的停滯,教會必須認知教會的存在是為了不信的人,而不是信徒聚會的場地而已。現今教會要聽到社會的心跳,不是別人不接受福音,而是他們聽不到福音。

楊牧師表示,幸福小組推動宣教工作就是鼓勵信徒走出教會的圍牆,福音無法廣傳是信徒不傳的問題,推動幸福小組就是重新落實教會觀與門徒觀。

如聖經馬太福音四章19節:「耶穌對他們說:『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及馬可福音十六章15節:「他又對他們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他說,傳福音本來就是耶穌對門徒的教訓,現代教會門徒沒有去傳福音是沒有看見「價值」,所以才不想付出傳福音的代價。幸福小組就是在挑戰門徒願不願意為主付出代價,讓門徒看到帶領人歸主的「價值」,無論多累多辛苦的代價都願意付上。

楊錫儒牧師

楊錫儒牧師

基督教神學與福音推動的交流
整場論壇觀眾信徒紛紛發問,是基督教神學與福音推動的美好交流。這場論壇結論,林鴻信老師「忘我」其實就呼應楊牧師鼓勵門徒付出代價;幸福小組的「價值」,只有看到上帝榮耀的價值,才會放下自己的眼目定睛於上帝,這也不偏不倚直視林老師所說的「盼望」。

基督教研究智庫指出,安排林鴻信老師與楊錫儒牧師的論壇,林老師就好像是健身基礎教練,必須將信徒的真理根基鍛鍊好,好讓信徒可以上場比賽;而楊牧師就像運動場上的教練,組織信徒在運動場上的戰略與攻勢,讓信徒發揮傳福音的果校,為上帝傳遞真理與福音。基研智庫未來仍將舉辦論壇,歡迎兄姊參加。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