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北漂議題】北漂青年為何成話題?學者專家看北漂、外漂現象

彭懷恩老師(左二)認為,「薪」情好壞、發展前景及孩子的教育環境,都是工作者選擇職場的考量。(受訪者提供)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本次九合一大選,「北漂青年」成為選戰期間很夯的話題。而從行政院主計總處、勞動部以及1111人力銀行所公佈的統計數字中,的確可以看出台灣的青壯年就業人口有離開故鄉及戶籍所在地外移就業(包括島內及海外)的趨勢。

其中,勞動部2018年統計,六都當中,台北市投保勞保的勞工總人數達238.78萬,但其中只有132.9萬人設籍於台北市,其他五都則都是「設籍人數多於勞保投保人數」。行政院主計總處的統計則顯示,民國105年台灣在海外(包括中國大陸)工作的總人數為72萬8千,比民國98年時增加了6.6萬人,其中55.9%都在中國大陸(含香港及澳門)就業。值得注意的是,105年選擇到海外工作的72萬8千人中,有14萬人年齡在30歲以下,且多數擁有碩士(含)以上學歷。

74%旅外看薪情 台薪資滯17年
1111人力銀行在2018年十一月發佈的「高學歷就業現況調查報告」顯示,50%擁有碩、博士學歷的受訪者有意願前往海外就業,其中74.74%的人選擇「旅外」的原因是「想要追求更好的薪資待遇」,事實上,1111人力銀行調查曾旅外或是現在仍在海外的職場工作者,有72.4%實質領到的薪資都比台灣高。而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公佈的「國人經常性實質薪資」,2017年為3萬7770元,還低於2000年的3萬7791元,這也讓很多看不到「錢」景的高學歷年輕人選擇到海外去工作,其中又以「漂」到中國大陸佔最高的比例。

中原大學全球台商研究中心主任暨企業管理學系教授林震岩老師受訪時,針對調查數據及趨勢提出他的觀察。林老師說,以中國大陸為例,過去的青壯年就業人口之所以大量往北京集結,就是因為工作職缺及選擇多,但隨著多年來,中國大陸有計劃性採取「對外經濟合作」及「技術交流」的政策誘因,吸引外資到沿海城市設廠及投資,讓深圳、上海、廣州以及天津等城市都能提供如同昔日北京的工作機會,以及較內陸城市高出許多的平均薪資,所以過去就業人口大量「北漂」到北京的情形已經大為降低。像深圳就過去「人口外移」的小農村蛻變成為創科重鎮,2017年深圳的GDP超越香港,深圳也是台商集結的主要城市之一,很多台灣外漂青年都在那裏工作。

根據經濟部107年公佈的「海外台商投資概況」統計,中國大陸、東南亞(越南、印尼、新加坡、馬來西亞)及美國是台商投資的前三名,而這恰好跟行政院主計總處所公佈的台籍海外工作者人數的前三名相符。

具體經濟計劃 再創台灣奇蹟
林老師指出,中國大陸對台灣的中、高端專業人士有「磁吸」效力,最大的原因就是生活環境及語言跟台灣差異不大,而近年來,沿海城市能提供給具有特定專業(科技、文創)就業者的起薪與台灣相較雖不會差太多,但只要就業者能拿出競爭力(做出成績),薪水短時間內就會三級跳,過去台灣在「經濟奇蹟」的年代,也曾出現過這樣的「錢」景,林老師說,那是從民國42年起,政府就有計劃地推動並落實「四年及六年計劃」所奠下的基礎,所以他給公部門的建議就是,要讓高學歷且具有專業的人才願意留在台灣或是已經在海外的人才有意願回台工作,「給他們有盼望的願景」是必要的,關鍵還是在「經濟」。

除了薪資外孩子的教育也很重要
前中央選舉委員會委員、在世新大學新聞系教授《新聞與金融市場》及《全球化與傳播》的客座教授彭懷恩老師受訪表示,「北漂青年」在台灣不是新話題,因為對於「經濟移民」來說,哪裡有錢賺以及發展潛力,就往那裏去。就像高雄市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是鄰近的縣市(台南、高雄縣),甚至是澎湖縣的青壯年通勤或移居就業的選擇,根據彭老師長期從事「競選傳播」的研究觀察,絕大多數經濟移民的政黨傾向及意識形態是非常淡薄的,他們選擇職場的先決條件的前三名就是「薪資」、「未來發展性(前景)」以及「孩子的教育環境」,根據勞動部2018年公佈的「勞退全時工作平均提撥工資」的調查,全台的第一名不是台北市(六都是第一,平均46822元),而是新竹市(平均56700元),這跟竹科的就業、就學及育兒環境,跟台灣其他縣市相較都名列前茅有關。

彭老師指出,台灣目前能提供最多就業多樣性機會的縣市卻是台北市,而世界各國的首都,大致上也是對就業者最有「磁吸」效力之處,新竹縣市雖然平均薪資是全台最高,但工作機會集中在科技產業,且多半是台清交的畢業生去謀職。高雄市過去是以重工業為主,近年來雖然慢慢轉型為服務業及觀光業,但因著台灣整體產業仍在陸續轉型中,高雄市沒辦法提供像台北市那麼多的勞力密集產業(製造業)之外的工作機會,像他有一個新聞系的學生,即使畢業後回到高雄找工作,最後能給她「時尚雜誌」編輯職位,可以學以致用還是必須「北漂」離鄉背井到台北市就業。

高雄市在六都裏不是「最老」(最老的是台北市,平均年齡為41.9歲,高雄是41.2歲),也不是「最窮」(六都平均薪資最低的是台中市33587元,高雄有34780元),那為何仍有「北漂青年」的問題?彭老師認為,這其實還是區域均衡發展的問題,高雄過去是人口第二多的城市,現在則是台中市。但其實以整個台灣來看,在高鐵開通後,一天之內就可以從南到北,從高山到大海,這樣的觀光資源優勢,是世界上很多國家難以企及的,所以他對於改善台灣就業人口「北漂」以及「外漂」的建議就是,當局者要有一個整全且全面性的經濟發展「大戰略」,讓各縣市的就業機會與產業能夠相結合,讓整個台灣成為一個「就業生態圈」,彭老師也提醒,政府要縮短城鄉教育的落差,因為對於很多青壯年的就業者而言,孩子接受教育的環境及師資品質,也是他們選擇工作職場除了薪資之外,很重要的考量,而現在教育資源主要還是集中在都會區,這是政府要努力的。

何啟聖(前排著白西裝外套者)勉勵年輕人(受訪者提供)

何啟聖(前排著白西裝外套者)勉勵年輕人(受訪者提供)

薪資低學非所用找無工作促北漂
1111人力銀行副總經理何啟聖受訪時指出,台北市雖然對其他縣市工作者「北漂」有吸引力,但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統計,設籍在台北市的15-24歲以及25-29歲的失業率卻是六都最高,進一步探究其背後的原因發現,跟「繼續念書深造會拿到更好的待遇」、「薪資太低」以及「工作機會跟學校所學不契合」有直接關聯,事實上,後兩項,根據1111人力銀行觀察,就是其他縣市青壯年北漂到台北就業的主要原因。

何啟聖說,今日中國大陸在經濟層面的崛起,其實台灣當年也曾經歷,在台灣錢淹腳目的民國70、80年代,每年平均經濟成長率都在8%以上。他舉例,像媒體、廣告公關及金融產業多數的工作機會都集中在北部,而北部能提供的工作機會相對也比較多元,談到給政府的建議,何啟聖說「就是多一點拚經濟,少一點政治」,讓每個縣市的子弟都有機會在故鄉找到合適的工作機會。

「無論是北漂還是外漂,其實都是尋求在工作崗位上的自我實現,都要努力以赴。」何啟聖說,工作的薪資待遇固然重要,但「大、小事都要忠心,竭力以赴」,並且在職場的專業及人際關係不斷追求突破和卓越,都是重要的事,「今天努力工作,明天就不會努力找工作。」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