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帝的帶領來看「漂」】兒時南漂受音樂栽培 高雄囝仔北漂有舞台發揮恩賜

鄭逸伸(前排中)帶領東吳大學東韻合唱團演出時的團體可愛合照(圖/鄭逸伸提供)


【記者蔡明憲採訪報導】這次選舉讓台灣社會有機會討論「北漂」的議題,核心牽涉台灣長期南北發展不均的問題,使得南部孩子多數需要離鄉到北部求學與工作。不過從信仰來看,無論北漂,甚至現在很多西漂(中國)、南漂(新南向)或東漂(過去留美),最重要是與誰同行?是否有上帝的帶領?

鄭逸伸弟兄,與父親都是高雄囝仔,卻也兩代都屬於北漂一員。當年父親北上謀生時認識母親,兩人婚後在當時的台北縣秀朗地區生下他。原本應該在大台北成長的他,卻因北部氣候濕冷常生病,由阿公阿嬤帶回高雄養育,是他生命中第一次南漂。這個決定,現在回頭來看可能改變他的一生,也影響他後來必須北漂。這中間,有上帝特別帶領。

高雄北漂社青鄭逸伸弟兄

高雄北漂社青鄭逸伸弟兄

兩代北漂 在高雄受音樂啟蒙
回到高雄幼年的鄭逸伸,那時最辛苦的是他的父母,週間需要在北部工作賺錢,因想念孩子,他們每個週末都搭車回高雄看孩子。在那個還沒有高鐵的年代,每到禮拜天下午需要北上時,與孩子別離的場景與情緒,刻骨銘心。為了孩子好,這是北漂家庭說不出的苦。直到他幼稚園階段,父母決定搬回高雄,才一家團圓,弟弟也在高雄出生。

鄭逸伸小時候住在高雄火車站旁的鐵路眷村,本身是長老教會家族第五代信徒的他,有機會與外省、客家的孩子一起玩耍長大;村子裡有台菜、外省包子麵食及客家菜,還有各家叔叔嬸嬸的關心照料,「族群融合」是他生活的日常。只是可惜的是,隨著高雄鐵路地下化,兒時老家已被拆除。日前鄭逸伸回高雄經過車站,特地拍一張老家變工地的照片傳給弟弟,聊聊那記憶中的家。

之所以回高雄這個決定影響鄭逸伸一生,是因家族從第一代太祖鄭漢川、第二代阿祖鄭溪泮牧師開始,都有從上帝而來的音樂恩賜,因此家族裡許多長輩都會樂器演奏,很多也是音樂老師,更重要是整個家族都在教會用音樂服事上帝。

鄭逸伸從小耳濡目染,而且是阿公在旁看著他練習鋼琴。他笑著說,阿公當時就會帶他算「數學」,知道爸爸媽媽上班一個小時賺多少錢,而他上鋼琴課一個小時要花多少錢,提醒他要好好練琴。後來鄭逸伸讀七賢國小音樂班,離鄉後讀東海大學音樂系及東吳大學音樂研究所。

目前擔任台北巴哈靈感音樂文化協會行政總監、大橋長老教會聖歌隊指揮的鄭逸伸說:「如果小時候沒有回高雄,不一定會接受到音樂的栽培,人生的路可能完全不同。」

鄭逸伸兒時在高雄與阿嬤合影

鄭逸伸兒時在高雄與阿嬤合影

定睛上帝 欣見高雄藝文興起
只是諷刺的是,在高雄受到音樂啟蒙的鄭逸伸,小時候在高雄光要找一張譜、聽場音樂會,竟是何等不易。他說,那時要買某張專輯,可能就要特地搭車到新崛江或特定的店家才會有,聽場音樂會也像有「朝聖」般的儀式性,都顯出那時音樂在高雄跟「生活」畫不上等號。

他坦言,考大學音樂系時,他是東海跟高師大二選一;考研究所時,是東吳跟中山二選一,兩次其實都有考慮是否留在高雄,而且公立學校學費也便宜許多。但最後決定中漂及北漂,關鍵還是在音樂領域能接受到的資訊與刺激,以及未來可以發展的舞台。

讓他印象最深的是,研究所畢業及當兵退伍後,高雄母會牧師問他:「逸伸,你有考慮回高雄發展嗎?若有就回教會帶聖歌隊;若沒有留在台北,台北也有教會的聖歌隊需要你一起參與服事。」

鄭逸伸透露,當初讀音樂系有選合唱指揮,是禱告中蒙上帝應允,知道將來要用這來服事教會。高雄母會牧師一席話,幫助他定睛在上帝,也因此在台北的工作環境有換過,但不變的是他一直委身在教會聖歌隊的指揮事奉,為的是回報上帝對他的帶領。

鄭逸伸(二排右二)與台北大橋長老教會聖歌隊

鄭逸伸(二排右二)與台北大橋長老教會聖歌隊

對於北漂議題,他個人比較不是從可憐、悲情的角度來看,認為問題的核心是哪裡有「舞台」可以發揮恩賜?像他有朋友是量販店店長,工作的舞台在哪皆可以發揮,因此當公司調其回高雄,他的朋友是樂意的。而他所處的音樂領域,在10多年前的高雄,可以有的舞台並不多。

鄭逸伸感恩的是,這幾年高雄的藝文環境逐漸興起,包括有大東文化藝術中心,以及最近剛啟用的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有人說衛武營花107億元太貴,但鄭逸伸強調,台北30年前就有國家音樂廳,前幾年台中也有了台中國家歌劇院,但高雄可是整整等了30年才有衛武營!有衛武營之後,國家邀請國際級的團體來台演出時,不必再像過去只有台北場,而是可以到南部來!「培養南部鄉親的藝文素養確實需要時間,但現在不開始做,還要再等多久?」

對鄭逸伸來說,如果當年在選擇留在高雄或是到台北發展時,高雄已有現在這樣的藝文環境,他的選擇可能是50、50(%),是有機會不北漂的。

無論在哪 有上帝應許最重要
北漂議題另一個角度是家長希望孩子能留在家(鄉)。鄭逸伸有感而發地說,或許「家」的觀念不是「地域」,而是「關係」。例如過年有時無法回高雄,這時爸爸媽媽會北上來團圓,「家人在哪,家就在那」。

特別神在創世記十二章1節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鄭逸伸從亞伯拉罕的故事,也體會到無論在哪裡發揮所長,最重要是上帝有無應許在那裡。

「高雄是養育我18年的地方,是給我養分的所在。」每次回高雄,鄭逸伸都可以「找到部分的自己」,也因為這座城市給他能量,讓當年的他有力量到外地生活。

在他心中,現在的高雄是一座有創意及活力的海港城市,每次回高雄,都可以看到一些新的東西。每當要回台北時,鄭逸伸說,當然會有不捨,但高雄給他力量回台北打拼,「有天會再回來」!

他也希望台灣年輕一代的眼光能看向國際,不限制自己只在本島裡漂。因為無論留在家鄉或是往哪裡「漂」,最重要是跟隨上帝的帶領,與主同行。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