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公投-性別-婚姻」的省思

raised hands


◎王文基(宣道會天母堂主任牧師)

台灣教會在面對這次選舉事務,正鬧得熱血沸騰,特別是對公投項目中關於婚姻定義、同志教育、為同性伴侶另立專法等議題,不少人都把本次公投視為攸關社會國家的重要關鍵。

筆者以自身作為一位基督徒及牧者身份,嘗試在此公投爭議中作初步的反思與行動建議。

票數不代表上帝旨意成敗
首先,筆者基本認同這次「公投」議題所牽涉的層面與影響力,足以構成一定程度上,對台灣現階段及未來的社會發展有深遠的關聯,所以藉「公投」讓全民自由參與投票來表達意見。但是我們不必迷信數字會表達全部的實況,因為數字也可能說假話;背後受到有投票與沒投票的比例干擾結果,誰多誰少根本不代表真理,只能反映某個角度下的意見偏向而已。

筆者實在擔心基督徒拿地上票數當作上帝旨意之成敗,輸贏之間只屬地上國度的現況,不必代表終極永恆的命定。所以筆者建議各位,心態與行動上要積極參與表達,然而勝負之間不要拿上帝當作背書。難道我們沒有在聖經中看過歷史上第一場公投,是人人喊「釘祂十字架」,而讓耶穌得票率很低嗎?你會以為耶穌因投票數字輸了,就等於祂上十字架是一場慘敗嗎?是上帝旨意失敗嗎?

信仰告白在公民行動之前
其次,筆者認為基督徒在堅持對某些公投案的觀點本身不應是盲目的,而是透過真正的理解與關懷。我們可以在民主社會中保持對投票意向的尊重與守密,也就是我們都有被制度賦予自由,不必言說自己怎樣投票。但基督徒更重要之事,是思考「我信什麼」比「我投什麼」來得更優先和關鍵。

「我投什麼」是因為基督徒「我信什麼」而來,這是指基督信仰牽涉到人們整全的生命價值觀與世界觀;我們不可能贊同非理性及情緒性的態度來投票,因為基督徒的信念必然是引導我們評估如何投票的基準。即使同稱為基督徒者,亦有極多元的理解與詮釋結果,更不應該就此單一議題或事件來區分敵我。請思想,教會的本質是屬誰的?

接下來,筆者必須指出,台灣教會在面對當今性別多元主義的文化衝擊下,可以有怎樣的反思角度。實際上,不少傾向保守的教會群體仍未意識到,世俗文化對「性別」議題的認知早已改頭換面,不少社會人士已經接受了跨性別、性別後天選擇、性別變動、性別自主權等觀念。

過去既有的男女兩性觀雖然仍舊存在於社會中,但不再被認為是一成不變的觀念;大眾媒體充斥著各種言論,訴說性別意識不必然是穩定狀態,也可以是浮動變幻的狀態。如此的社會實況被不少保守基督徒視為天大之事,更像是末世景況,這樣說絕對不算誇張的。

關於這方面,我在上文曾經指出,基督徒必須思考「我信什麼」優先於「我投什麼」。當性別議題已然成為公投的其中一個相關主題時,其實仍然是考驗我們在基督信仰中,持守怎樣的價值觀作為一種「認信告白」,其次才是採取什麼步驟來表達一種「公民行動」。

可惜今日教會界在面對性別議題,相關該進行的思考和論述的深度,仍遠不及我們展開的公民行動;我們急於證明,卻似乎把自身的認信告白放在一邊,十分可惜。

聖經明確指出男女兩性觀

筆者目前從閱讀、理解與詮釋聖經,加上神學反思(創造論、三一上帝論、人論、罪論、基督論、救贖論、聖靈論、教會論、終末論),再參考教會歷史的發展,筆者仍然看到基督信仰是認同男女兩性的觀點;反過來說,筆者不認為可以簡單從聖經、神學與歷史中辨認而指出「基督信仰並非認同男女兩性觀」,或者認同多元性別觀。

如果筆者說的是保守偏激的觀點,那為何自稱開放多元性別觀點者,都要針對男女兩性觀作出批判呢?這不正是肯定,兩性觀是實存及作為性別理解的基礎嗎?如果多元性別是某種可能的社會實況,至少筆者認為,基督教的聖經沒有明確主張要我們放棄男女兩性觀,所以我信什麼就影響我投什麼,這是我的認信。

信仰敘事同時帶著公共性

最後,筆者也必須就此次公投議案中,在法律層面對婚姻是否應作修改這方面,提供一點反思與批判性建議。

筆者仍然堅持,作為一個基督徒是必須考量「我信什麼」優先於「我投什麼」的觀點。基督徒的信仰生命應該優先被聖經真理塑造而成為價值觀與世界觀,所謂「形於中而成於外」,然後我們才會有外在的個人與公共行動。

有人說,反過來想可以嗎?我認為可以的,不過,只有糊里糊塗的基督徒才會不經思考就任意行動,再以行動來反推及證明自己在信什麼。

就「婚姻」的觀點而言,基督徒相信什麼呢?我們在整全的聖經敘事脈絡及注意其中的文學形式中,清楚肯定了男女兩性是具備神的創造意涵,也就是兩性皆具備神聖意義及關係特性。「婚姻」被一些人視為相對式的社會文化及制度,假如是因為人類歷史上出現過多元婚姻實況便如此斷定,我便要質疑,為何所有歷史處境都有男女兩性的傳統婚姻?它的終極原點是什麼呢?

也許我們無法三言兩語說明,但是可以肯定一件事,繁衍後代、延續人類文化傳承仍是一個必要條件,因為任何民族絕代斷種便是其文化消失之始,這是歷代人類的共同憂慮,也是在婚姻此制度的崩壞與誤用下可能發生的實況,這會是事實,即使我們的感受還不深。

因此,當基督徒理解及詮釋聖經對婚姻的觀念時,就會發現,上帝設立的婚姻中,定意用一個男性與一個女性結合,以創造為原型的婚姻中包含生養與治理兩個主要使命,這在人類歷史自古至今仍在進行,未見停止。

基督徒相信這個觀點而形成家庭與國家的連結關係,原本的信仰敘事性(故事)必然同時帶著公共性(法制),這便是「我信什麼」決定「我投什麼」的關鍵。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