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更新》昔日墮胎無數 墮胎大王逆轉改捍衛小生命

Doctor  prepare surgery equipment


◎楊麗齡

以前我在大學授課,提到女性健康議題時,會引用一部紀錄片中的片段。那時我對片中說明墮胎歷程的聶德森醫師充滿好奇,想知道為何這位婦產科醫師,會無懼於「支持墮胎合法化」人士的抗議?

一個滿是衝突的猶太家庭
後來我得知,他曾是美國訴求墮胎合法協會NARAL的創辦人之一時,更是訝異!他的生命何以有如此劇烈的改變?每個時代的生命議題都會引發激烈的爭議,如安樂死、生殖科技、同婚等,或許聶德森醫師的故事,可以給我們一點點啟發。

1926年,聶德森醫師(Bernard N. Nathanson, M.D.)生於紐約一個猶太人家庭,父親是個執業的婦產科醫師。看似風光的家庭,卻充滿了爭鬧及衝突。從六歲開始,聶德森每天都被要求陪他爸爸散步,聽著父親抱怨媽媽既老又笨,她的娘家哄騙他的錢財。父親要求聶德森尊重他人,但言下之意是只要尊重他一個人。

父親常因極小的事大大地責備聶德森,並予以嚴厲的處罰。晚餐時光更是精采,父親會考他各樣的知識,答案不合時,父子常互不相讓,非要爭個對錯,但所爭辯的都是雞毛蒜皮之事,對倫理、慈愛、公義等議題卻隻字未提。

相對於聶德森時時與父親針鋒相對,他的妹妹則是一味支持父親。她聽從父親的意思結婚、離婚;後來她鬱悶自殺。聶德森的母親在信仰上則是行禮如儀,骨子裏卻喜歡追求奢華生活。
聶德森說,這樣的家庭造就了一個唯利是圖,渴望得到愛、得到就立刻嗤之以鼻的怪物。此時他所認識的神是巨大的,恐怖如獅子,所以長大後,他常以無神論者自居。

生命中第一次遭遇墮胎
廿一歲時,聶德森得知自己的女友懷孕了,那時他還是個醫學生,在加拿大就學。他連絡上自己的父親,以為父親會以他精湛的技術,快快協助他的女友墮胎。沒想到他的父親寄來一張紙,上面寫著兩個選擇:一是在加拿大找人墮胎,二是回到紐約結婚,又附上一張500美元的支票。

墮胎前夕,聶德森及女友抱著流淚一整夜。墮胎當天,女友不要他陪,怕會影響他未來的職涯發展。當女友坐計程車回來時,他發現計程車的地板上都是血,女友一下車就顫抖、蒼白,蹲在路旁,時而說些他聽不懂的話。

在他們分手後六年,聶德森故意來到與前女友相識的小鎮,打電話到她家,她媽媽說她結婚了,已有兩個孩子。聶德森事後回憶說,前女友會讓她丈夫知道這段歷史嗎?聶德森顯然挺在意這一段過往,或許內心含著許多內疚或羞愧。

得知另一個女友懷孕,那時聶德森已經是個有執照的婦產科醫師。女友愛他也愛孩子,央求他能將孩子生下來,他卻認為這會妨礙他的事業。聶德森如常地執行了墮胎手術,做完手術即檢視、記錄、離開。他說:「我除了成就感及專業的驕傲外,無任何感覺。」他說,那時身為墮胎醫師的心態,是又做好一件事,似乎較第一次更冷漠、更無感。

為墮胎合法化極力奔走
1952年,當他在曼哈頓當住院醫師時,常需處理非法墮胎女子的急診或合併症,那時他心裡很為這些婦女憤憤不平。那時,墮胎在美國還不合法,有錢人會去波多黎各、日本,甚至倫敦墮胎;而窮人只好找非法的管道墮胎,常導致各樣合併症,甚至致死。

1968年,他認識了賴瑞(Larry Lader),他的不平之鳴找到知音。賴瑞也是位醫師,被稱為墮胎權之父,他希望讓所有不願繼續懷孕的婦女,都有自由能進行墮胎的醫療程序,且付得起。他稱墮胎是美國社會最恐怖的秘密,為了解決這個秘密,1969年,他們成立了美國訴求墮胎合法協會NARAL。在他們的奔走下,1970年,紐約就可合法墮胎,聶德森也成為全西方世界最大節育中心的負責人,該中心每天執行約100次的墮胎。1973年,羅伊訴韋德案通過,全美國的墮胎都合法了。

在四年內,能這麼迅速完成墮胎合法化是有些原因的。在1960-70年代的美國,被嬉皮運動、反越戰風潮及女權運動所引導,整個社會氛圍是反抗威權的。聶德森進一步指出,NARAL操弄了媒體:第一、他們誇大數據,將美國每年因不合法墮胎死亡人數,從300人說成10000人。第二、他們說生命從什麼時候開始,是一個神學與道德的議題,不是個科學議題,科學沒有證據能證實何時有生命。第三、他們攻擊天主教會,指控他們不食人間煙火,不了解民間疾苦,壓迫非自願懷孕的婦女要獨自受苦。

墮胎合法化後,造成墮胎人數飆高。每年墮胎數在1963年(合法前)為十萬,1973年(合法年)為七十五萬,1983年為一百五十萬,在合法化前後廿年間,墮胎數成長了十五倍。

表面上看來,他們所做的盡都順利,且「成果斐然」,但是節育中心內卻常充滿各樣問題、糾紛及人事傾軋,而聶德森自己也因任節育中心的行政,同儕不再轉介個案給他,導致他的一般婦產科病人也在減少中。後來他辭職了,去到大醫院工作,竟大大改變他的視野。

以超音波拍攝無言的吶喊
他去St.Luke醫院任職時,繼續執行墮胎手術,也負責一個產前研究中心。那時超音波開始用在醫療上,他也參與研究,原本要為墮胎運動找到「生命之開始是無法以科學定義」的證據,沒想到超音波的影像卻完全顛覆他的想法。他說:「我深深愛上這些未出生的小傢伙。」看到超音波下的胎兒吸著大拇指,翻身、打嗝,實在無法再稱他們只是一團組織,是沒有生命的。他內心的衝擊及矛盾之大可想而知,他也將他的發現與同儕分享。

1974年,他投稿於知名期刊《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他說:「所有的生命都是相互依賴的,從子宮內到生命的結束是個光譜,也就是說從胎兒、嬰兒、兒童、青少年,直到成人。我們要勇敢地面對一個事實,既然多數人孕期結束,會產生一個世界公民,墮胎無疑就是個特殊程序,干擾這個歷程。」他的文章造成空前的迴響,以前他訓練出來的墮胎醫師因此頓失方向,有人與他反目成仇,也有人不再執行墮胎手術。由於爭辯的聲音太大了,且多數民眾對超音波下的胎兒狀況是不了解的,他認為有必要讓一次墮胎手術,在超音波的照射下公諸於世。

1984年,他以超音波拍攝了一個孕期十二週的墮胎歷程,稱為「無言的吶喊」。超音波下的影像:胎兒由悠閒地吸拇指,到後來感受到威脅、轉身。當吸管不斷逼近他時,聶德森說:「孩子的口大大地張開,含著沉默的尖叫。他努力逃開吸管,心跳快到200下,無疑地,他感受到致命性的危險。」這部影片引發的迴響更大,雷根總統建議將此片寄發給每位美國國會議員。

昔日聶德森曾為墮胎合法化大聲疾呼,後來又因超音波的呈現改弦易轍,媒體對他當然關注有加,甚至有電視節目以他為嘲弄的對象。聶德森頓時由昔日女權運動最愛的墮胎大王,成為全國笑柄。

為結束七萬五千個生命自責
從1978-1988年,聶德森深深被憂鬱及失眠所苦,經常早上四、五點就醒來。一想到自己曾經墮了75000個胎兒,他就感到心頭無比的沉重。他也嘗試吃藥、諮商,甚至做了長達四年的精神分析,卻都無效。他常想到哈姆雷特王子說的:「自殺或懦弱地逃避自殺,哪個比較懦弱?」他的祖父及妹妹都死於自殺,他說他若自殺了,似乎也不令人意外;但是上帝的腳本並不是這樣寫的。

就在他心靈很不安寧時,因他投入維護生命的運動,常接觸到一群天主教徒。這段期間,他仍演講、著書,也參與政治活動,且意外地感受到平安。剛開始,他表明反墮胎是一件很合乎科學的事時,還故意與天主教徒的信仰保持距離。但是他可以感受到,在他們之間有股氛圍──無私、真實的利他及真誠的愛。

1989年清晨,聶德森參與了在紐約的示威,他們成功地堵住節育中心的前後門。在數百名警察圍繞下,他們靜坐、唱詩及禱告。他們替未出生的胎兒禱告,也為困惑且害怕的婦女,以及節育中心的醫生及護士禱告。他們甚至為遮掩事實的媒體及警察禱告,然後彼此代禱;此時,聶德森被這種絕對且強烈的愛所震住了。

事後,他雖因參加這次示威行動,被墮胎陣營告上法院,但他還是繼續參加其他的示威運動;而且他觀察到,這是一股很大的屬靈力量,且這股力量是源於清潔的動機。

聶德森很驚訝這群人為什麼能在寒冷的清晨,冒著牢獄之災的危險,在叫囂的群眾及警察的鳴笛聲中,靜坐、微笑及禱告?他們為什麼會在這裏?他也問自己:我為什麼會在這裏?難道就是神先讓他走到地獄的邊緣,再將他救出來,好顯明祂的慈愛及救贖?他看到自己的不堪如汙穢的沼澤。也就在同時,他看到兩千年前,有人為他而死所散發的希望,如同閃爍的亮光在指引著他。

一代墮胎大師,終在1996年於天主堂受洗。受洗後,他說:「我曾經陷在情緒的漩渦中,現在卻得醫治,我覺得有一股清泉流過我,還聽得到很溫柔的聲音,以及無法言喻的平安。我找到了平安之所。」

火爆浪子找到平安歸宿
聶德森是一位神的選民,他從小研讀猶太律法,卻感受不到愛。當他成長獨立後,立刻揚棄這個他眼中巨大又恐怖如獅子的上帝。他不愛自己,也不珍惜女友及胎兒的生命。他血液中燃燒著憤世嫉俗的怒火,這把火燒了75000個小生命。他聰明、能言善道、能寫、能動手術,真是不可一世。他仗著科技優勢「替天行道」,但當另一個新科技興起,就一棒敲醒夢中人。

然而,即使已受失眠及憂鬱所苦多年,他依然以無神論者自居,不讓人觸及他的信仰。直到他真實經歷到大光,天主教徒無私的愛及混亂示威行動中的平安,讓他謙卑轉向神。他就像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12節所提:「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

一旦他知道胎兒在子宮內成長的真相後,他即加入捍衛生命的陣營;他去美國各州指出墮胎的錯謬,即使被取笑也不退讓。1996年,聶德森出版他的自傳《神的手》,述說這個不可思議的奇妙生命歷程。

這位火爆浪子曾揚棄上帝,但是上帝沒有放棄他,一路上用那雙看不見的手恩慈地引導他,讓這顆忐忑不安的心,至終得著靈魂的安息。

4071_墮胎大王生命見證1

參考資料:Nathanson, B. N.(1996).The Hand of God: A journey from death to life by the abortion doctor who changed his mind. Washington,DC : Regnery.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