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谷亮光》藍調中的年輕行者

Zest Life, Praise God, Love Nature, Sunrise turbulent seas arms


◎羨曦

「像在黑暗的海中漂浮著,原有的燈塔已經找不著了。漂浮著,不知道我為什麼還沒有溺斃。冰冷的海水使我身體麻木,我隨著浪上上下下,無意識的漂著,不知往哪兒去。整個大海只有我自己。耳邊聽到嘈雜的人聲,但看不見他們……」罹患憂鬱症的青年人緩緩地描述自己。

虛擬世界浮沉的孤寂心靈
憂鬱症,這個對我來說原是陌生的名詞,在過去的人生中,我們只有幾次淺層的交會。

中學時,依稀記得有位同學因壓力競爭,無法繼續學業。我們去醫院看她,只記得她在病床上一直哭泣。讀研究所時,我認識一個小留學生,當時他適應不良,與叔父多有衝突。聽說他在大學畢業後,因憂鬱症而無法穩定工作。

然而近幾年來,憂鬱症的問題卻不斷地在我周遭出現。這些個人的例子,竟然九成以上是十幾、二十歲,在美國生活優渥的年輕人。

上週與幾位朋友共進早餐,大家談論近況時,琳達嘆口氣,坦言她全家都處於壓力下。她廿三歲的女兒一直有慢性疲勞症候群(Chronic fatigue syndrome),今秋在大學讀研一,情況並不穩定;她廿六歲的兒子才開始在高中當老師,因為是第一年壓力很大,原有的焦慮與憂鬱症被引發。

早餐後,我接著參加姊妹查經。其中一位姊妹凱西,她大四的女兒自中學起就有憂鬱症。上次聚會時她提到,女兒這一學年因室友、課程等問題,加上換了醫生,憂鬱症有些失控,瀕臨休學。

我們詢問凱西的情況,她片刻無語,接著激動地說:「為我禱告吧!我不知該怎麼辦!」

青少年憂鬱症比例俱增
據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資料顯示,憂鬱症是一個普遍但嚴重的疾病,不單指心情鬱悶,而是超過兩週以上的抑鬱感。它影響患者的感覺、想法和生活能力,使患者持續感到焦慮、無望,進而麻木、缺乏動力。

醫學界認為,憂鬱症來自大腦神經傳導物質失調,因此可說是大腦疾病;至於失調原因,可能來自腦部生理問題,也可能是經由心理上的打擊,進而引致生理的問題。

憂鬱症有許多可能的引發因素,如遺傳因子、重大壓力、生理病痛等,但並非每個經歷大風大浪的人都會得到憂鬱症,也並非個性比較脆弱的人才會患得此症。

關於年輕一代的憂鬱症,尤其是青少年憂鬱症患者,還有另一層複雜性。青少年正在成長,大腦、身體、賀爾蒙都在轉變,心理上又開始獨立、承擔責任,因此青春期的情緒不穩定,並非不正常。但是當過重的壓力來臨時,青少年又不如成人能認知、舒緩自己的壓力。

有時他們的沉默、叛逆,很可能是憂鬱症的前兆,父母卻誤為是無病呻吟。的確,這一代年輕人在父母呵護、衣食無缺的環境下成長,沒有人認為他們有權利憂鬱。老一輩的祖父母看到孫輩任性耍脾氣,父母還要在旁低聲下氣、好言相勸,嘆道:「這些問題在我們那個時代,用兩個巴掌就解決了!飯都沒得吃,還耍什麼脾氣!」

但事實上,罹患憂鬱症的年輕人,在過去五年比率俱增。據華盛頓郵報2017年十一月的報導,從2010到2015年,美國青少年覺得自己無價值且不快樂的人,比以往增加了33%,自殺率增加了23%,其中13-18歲的增加了31%。而華人家庭中的青少年精神問題,因父母期望高與文化差異等,更加深其嚴重程度。

美國聖地牙哥州立大學的心理學教授珍‧特吉博士(Jean M.Twenge),針對年輕人的問題出了一本書:《I世代》(iGen),引起各媒體的注意。所謂的I世代(Internet Generation),是指在1995年之後出生的年輕人。這群孩子生在網路時代,整個青少年時期就在智慧型手機的伴隨中成長。

他們的生活與以往世代大不相同:社交媒體與簡訊取代其他活動,網聯能力超強,遍及世界角落;但缺乏與朋友面對面的溝通,交談相處都在虛擬世界之中,而各人在網路上又鮮少呈現真我。貼在臉書、Twitter、Instagram繽紛的信息下,是一顆顆孤寂的心靈。正因如此,他們經歷了前所未有的深層焦慮、寂寞與疏離。

過於自我 讓憂鬱有機可趁
我偶遇一位I世代大學生凱博,我們談到憂鬱症在年輕人中普遍的原因。他若有所思地說,我們這一代年輕人都認為自己最重要、最特別,也最配得別人的注意與關心;當全部的焦點都集在自我身上時,憂鬱症便有機可趁了。

至於患憂鬱症孩子的父母,他們也同樣深陷在無助與懼怕之中。凱西無力地說:「我早上打電話給女兒,電話中她聽起來是在睡覺,我趕緊說,妳先好好睡一覺。女兒說,我希望一直睡下去,不要醒過來。」凱西忍不住哭了起來。

父母想要幫助,正如孩子小時候生病,他們希望孩子好好吃、睡,按時給退燒藥,孩子聽話照做,幾天後病就好了。但憂鬱症不同,心理徵兆難以判斷,治療果效也不容易評估,加上孩子本身已經長大,又患有憂鬱症,父母不能強加意見,大多只能焦急地站在一旁支持。

憂鬱症者的父母走在黑暗隧道中,與患者一同受折磨。但父母的愛至深,為了孩子,他們雖會灰心氣餒,但不會放棄。這些父母很需要鼓勵、陪伴、接納,以及對前景的盼望。
這些年輕人陰暗的面容、絕望的眼神、寂寞的心聲,縈繞在我的腦海中。我們當如何幫助他們,與他們同行呢?

數算恩典 看見陽光
有位憂鬱患者潔西卡說:「是朋友的信心和愛心撐著我走出來的。」在患病過程中,她的朋友不離不棄的關心她,以智慧的話引導她,即使有時潔西卡的態度很不客氣,這位朋友仍舊繼續關心她。後來潔西卡終於走出幽谷。

那天早上,與凱博的對話給我很多啟發。我問他:「你曾經走過憂鬱症,是嗎?」他說:「高中最後一年時最嚴重。」我問他:「你是怎麼走出來的?」他說:「其實我還不時陷在其中。但我這樣告訴自己:我沒什麼了不起的,也不配得到什麼,一切我有的,都是恩典。我只有感謝、拋開自我,這是我面對憂鬱侵襲時的解藥。」

我想到 I 世代的芸芸眾生,許多的「I」(自我)沉浮在寂寞的大海中,他們經由網路彼此連結,內裡卻是一個個疏離的自我,埋著無望的心靈,他們需要亮光與盼望。

對於行在藍調中的憂鬱患者或家人,其實也是對每個人而言,我們都需要人生的亮光與盼望,但亮光無法由「己」發出,盼望無法從自我而來。唯有將眼光從自我轉向創造主上帝,讓祂向我們開啟祂所賦予的生命意義及盼望,我們才能平穩的行在人生路上。

即便是暫時看不到亮光,但藉著信心接受上帝與我們同行的應許,不靠自己的感覺,如此繼續前行,才有可能走出黑暗,到達燈塔及隧道盡頭的光明之處。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