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學家破譯半世紀前出土戒指 發現彼拉多名字

4073_彼拉多戒指


【特約記者林辰欣編譯】以色列考古學家近期發現新證據,推論一古老戒指的主人,很可能是曾審判過耶穌的猶太官長本丟彼拉多所有。

據《以色列時報》(The Times of Israel)報導,50年前曾出土一枚有兩千年歷史的銅合金戒指,上頭刻有「屬彼拉多」(of Pilatus)字樣,可能是目前證實與彼拉多有關的第二件文物。

彼拉多於西元26-36年間治理羅馬帝國猶太行省,根據聖經馬太福音,彼拉多曾任羅馬巡撫,也就是判耶穌死刑之前,洗手想撇清釘耶穌十架罪責的那一位;最後他不情願的把耶穌送上十字架,卻沒有認識到最重要的真理—上帝差遣祂的獨身愛子,為了世人犯的罪作了贖罪祭。

約翰福音十八章37-38節:
彼拉多就對他說:「這樣,你是王嗎?」耶穌回答說:「你說我是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證。凡屬真理的人就聽我的話。」彼拉多說:「真理是甚麼呢?」說了這話,又出來到猶太人那裡,對他們說:「我查不出他有甚麼罪來。」

4073_希律宮殿

希律宮殿遺址(來源:維基)

半世紀文物 新技術破譯
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研究團隊,近期再次研究這枚古老戒指。這枚戒指連同其他數百樣文物於1968-1969年出土,當時主責的考古學家是Gideon Foerster,出土遺址為希律王陵墓和希律宮殿,原為第一次猶太-羅馬戰爭(西元66-73年)時期使用。

雖然這枚戒指出土得早,但近期才有夠先進的影像技術,能破解其上的銘文。戒指被認為是官員用來密封和蓋印用的,中心刻有巨爵形狀(古代希臘、羅馬用以混合葡萄酒和水的大型調酒器),周圍則有稍微變形的希臘文小字,拼出來是「屬彼拉多」。這枚戒指的分析報告刊登於以色列探索協會出版的刊物Israel Exploration Journal。

希伯來大學的考古挖掘負責人羅依波瑞(RoiPorat)表示,所有對此戒指的解釋都有可能,但他個人特別強調,發表嚴謹的科學報告至關重要,「確實有一枚刻有彼拉多名字的戒指,人物關聯呼之欲出。」

戒指主人究竟是否為彼拉多?
不過也有些研究員認為:這枚戒指的中心設計並不像貴族菁英使用,而調酒器的圖樣,在猶太戒指中也很常見。

所以這枚戒指的主人,究竟是不是「本丟彼拉多」呢?

研究員表示,在第二聖殿時期,本丟(Pontius)確實是很常見的羅馬名,但彼拉多(Pilate)不是。

目前唯一有紀錄的羅馬巡撫彼拉多的文物,是一個巨大的石碑,稱作「彼拉多石」(The Pilate Stone),1961年在濱海凱撒利亞(Caesarea Maritima)一處圓形劇場出土。

石碑上有四行字寫著:「本丟彼拉多,猶太巡撫」。根據2017年九月,由勞倫斯麥基修克(Lawrence Mykytiuk)發表的聖經考古研究認為,文物確認與新約聖經政治人物有關,石碑雕刻時間在公元31至36年間。麥基修克引述國際標準聖經百科全書(International Standard Bible Encyclopedia)指出:「本丟」這家族姓氏,在當時的義大利中部和北部相當普遍;但是「彼拉多」的名字就非常稀有。

麥基修克寫道:「因為彼拉多的名字相當罕見,綜觀來看,擔任過羅馬猶太省巡撫的只有一位叫作本丟彼拉多,故可推斷『彼拉多石』與其身分相符。」

對於戒指,還是有些研究員持質疑態度,他們認為戒指設計太過簡單,不像富有和有權勢的羅馬人會配戴的。不過羅依波瑞倒有另一種想法,如果彼拉多有一枚專門儀式用的金戒指,另外有一枚圖樣類似的銅戒指供平常封印使用呢?也有人認為,銅戒指可能是彼拉多屬下所有,在幫彼拉多簽名蓋章時候使用的。

無論哪一項解釋才對,至少現在學者有更多證據,能證明聖經的歷史紀錄為真。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