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善台灣需減少對立言論】陪伴困境中的同志朋友 社會共學「尊重差異」

後同吳英俊弟兄參與敢於不同特會,讓世人看見基督徒同志朋友可以活出新生命。


【記者蔡明憲採訪報導】「找一個可以信任的人對話陪談,找人聊聊。」後同、前同運分子吳英俊弟兄,想送給正處在困境中的同志朋友這句話。

此次公投開票當晚,Line群組裡紛紛傳出擔心有同志朋友因為公投結果而自殘、自殺的意外,使得無論投同意票或反對票的人,心情都很沉重。吳英俊受訪時遺憾表示,尤美女立委說有9位同志自殺,這數字仍需查證;但他知道之前就傳出有兩例基督徒同志自殺,得知後非常難過。

吳英俊強調,台灣整體社會已經是對同志朋友相當友善的地方,但問題出在「對話上是非常對立的」。當中包括他非常不認同搶得同志族群話語權的同運菁英分子,用恐同、歧視…等非我族類的方式,只是深化社會的對立。

他指出,不論有沒有公投,同志的處境都需要關心,其中最核心的關鍵是整個社會及教會都需要學習「尊重差異」,可以減少很多悲劇發生。

對同志表達友善同理
他首先提及,台灣是同運在亞洲最先鋒的地方,運作方式會輸出給香港、中國或其他國家參考,這也是為什麼歐盟會介入進來支持台灣的同志遊行。但即便台灣這麼友善,同志自殺的憾事還是會有,原因有很多,對立或恐嚇的言論是一大問題,另外就是錯誤將愛滋跟同志畫上等號。其中,自殺以男同志為多,因其要面對出櫃、同志標籤及愛滋標籤,不斷遭遇誤解與敵意。

自殺消息傳出後,他看到社會沒有太多刻意操作或報導,是比較正面。這時不少學校、輔導室跳出來說話,這是正確的,適時關心同志群族。吳英俊當時臉書大頭貼也換成彩虹,表達友善與同理,儘管他本身支持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立場沒有變。

「性平教育需要教『尊重差異』,包含各樣的性別氣質。」吳英俊表示,若因性別氣質不同而被同儕驅逐,為了找認同,慢慢可能就走到同志圈找認同感,那裡相對社會友善;若整體社會及校園有了友善空間,這些性別氣質不同的朋友受到接納後,不等於以後就會進入同志圈中取暖。

另外,尊重差異也不只是同志議題,各樣弱勢都需要被關注。就有一位媽媽跟吳英俊說,她的孩子是唐氏症,遇到很嚴重的歧視,為什麼學校都不教尊重差異?

他舉性平教育裡有關同志篇的部分,許多地方都提到「恐同」,但這樣的教育本身就深化了社會對立。因為其他弱勢不會講「恐什麼」,只有同運會講,而且有無恐同、歧視是同運自己說了算。更荒謬還有測試恐同指數,反而造成許多反對同婚的年輕人及基督徒孩子被霸凌,在同儕間不敢出聲。

「同志族群之間的霸凌是嚴重的。」吳英俊提醒,大部分媒體太偏袒同運,後同就有一堆被霸凌,為什麼社會及媒體都不去談後同;同運領袖甚至會消遣、否認後同,這本身就是一種歧視。他認識很多同志朋友很討厭同運的做法,愛家公投就投下同意票。

教會反同婚,不反同志
對於有兩例基督徒同志自殺,吳英俊表示,傳統教會裡潛藏不少信耶穌的同志,尤其基督徒家庭的第二代會更辛苦,要面對自我認同跟家長與信仰的張力。他認識一位男同本身憂鬱症很嚴重,基督徒父母又沒辦法以體諒的方式接納,使得孩子變成言論很偏激的人。另外,過去教會說同性戀是罪,若沒分清楚性傾向與性行為的差別,只是把有同志傾向卻沒有行為的同志推出教會。

公投前幾天,有位基督徒媽媽與孩子在公投上的立場不同,她帶孩子來找吳英俊吃飯。談話中,吳英俊分別問他們一個問題:「若妳的兒子是同志,妳擔心什麼?」、「若你是同志,預備好跟家人說了嗎?」幫助他們釐清心中的疑問。他說,這是典型基督徒家庭,不要覺得孩子不可能是同志,關鍵是「孩子跟上帝的關係比較重要」!

「教會反同婚,不反同志。」吳英俊強調,不少教會裡都有同志朋友參加聚會,也有很多牧者關心同志牧養的課題。很多教會已經在關心同志,只是沒有公開說出來,像他的教會就有跨性別朋友,也有曾自殺的同志朋友,現已有穩定的信仰生活。

在教會的空間,可以對同志是友善、話語友善的,讓同志朋友能體會耶穌的愛,透過弟兄姊妹肢體的愛來表明耶穌的愛在我們當中。「教會有同志來,是很好學習『差異』的機會。」

當同志朋友來到教會,過去教會錯誤觀念是一定要改變他(的性傾向),將福音變成一種條件。事實上,「只有神能改變他!」或許現在時間還沒有到,也可能所謂的改變是發現後來可以單身,或是有機會跟異性交往、結婚、生子。

「最重要是同志朋友能遇見主!」吳英俊說,教會關心同志,要看重這個人的靈魂,不是只想改變性傾向;幫助同志生命根源的問題在主裡被醫治、得滿足。

他提到,教會大部分弟兄姊妹反對同婚,當然也有基督徒支持同婚,這時教會除了堅定信仰立場外,也要營造友善對話的空間。在教會不是不能談同志議題,而是我們的態度是什麼?同樣同志朋友在看的不是看你說什麼,而是什麼態度。切勿因為同志議題,反讓教會有所分裂。

吳英俊投入愛滋關懷

吳英俊投入愛滋關懷

要相信在耶穌有完全的愛
「年輕時我曾離開教會,但沒有放棄神,而神也沒有放棄我!」吳英俊坦然分享自己是原住民、HIV及同志的三重身分,因原住民身分曾被罵番仔、貧窮;國中時因氣質溫和較偏女性,而被罵娘娘腔。那時回家會碰到一群漢人,以為要欺負他,直到長大後才知道是一場誤會。原來對方想跟他玩,但覺得他太跩了,而吳英俊也怕被罵番仔,其實大家都想玩在一起,恐懼只是想像出來。

某天有人跟他說:「你是某某某的小孩對嗎?你跟你爸爸一樣也很溫柔。」一句話,讓吳英俊生命中重要一塊被神醫治!他接受了自己的特質,也看到原住民有種特質跟歐洲人的gentle(紳士)很像,只是過去在台灣社會被否定。

後來,他在教會被聖靈更新,經歷更高層次的愛,「原來耶穌都理解我,我本來生命都是灰色的,有憂鬱症,一瞬間都被挪去!」那時他沉浸在喜樂與愛裡,知道生命有更高的存在,吳英俊就把男朋友甩了,因為他遇到耶穌了!

他分享後同及跨虹者是「對準耶穌,將生命的解釋權交給耶穌掌管」,所以很多同志認識耶穌後,性身分是什麼已經不再重要,可以坦誠面對自己有性傾向的困擾,但能用這來榮耀神,因為是上帝的傑作!

吳英俊會跟同志朋友說,耶穌愛你,教會愛你。但教會就是小型社會,還是會有少數人不太友善,但不能因一兩個人,就說教會不愛你。他覺得教會也是同志朋友的逃城,是用耶穌基督的方式來對待同志。

很多同志因為公投,覺得教會不友善,吳英俊想說的是,教會或許仍有不足地方,但教會也被同運汙名化。他想跟同志朋友說,「一定要相信在耶穌裡有完全的愛,這愛裡是有醫治、理解。聖經說:『愛裡沒有懼怕』,原文是愛到一種程度,懼怕會離開,這就是耶穌的愛。」

目前吳英俊投入在男同志最傷痛的疾病中展現耶穌的愛—愛滋關懷,也欣見教會界催生支持台灣愛滋關懷協會的工作。公投後,他認為教會一定要學習同志牧養的課題。或許因為公投,有些同志或基督徒離開教會,但像他一樣,有一天一定會回來!再回來時,教會要接待他們。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