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I-LIFE關心青少年】誰聽見在生命幽暗處投出的求救訊號

賴雷娜


【記者何毓芬採訪報導】現今普世年輕人自殺問題如此嚴重,電視新聞上不時可見年輕人自殺的消息,背後原因是什麼?有誰能夠聽見他們內心深處的呼喊?

長期關懷陪伴一些來自破碎家庭或身處脆弱處境青少年的台灣I-LIFE國際行動協會創辦人賴雷娜受訪表示,介於18-20歲的青少年,正在預備自己邁入成人階段,需要經歷一段自我摸索的過程。不少青少年必須背負學業與就業的壓力,學歷至少要唸到大學畢業,畢業後最好能夠馬上就業,能把自己照顧好,有自我謀生的能力。求學過程大多偏重知識教育,卻較少培養生活技能與人際關係,以至於他們在面對社會大環境的適應力,面對挫折與解決問題的能力都是相當薄弱的。現今許多青少年一直停留在抱怨,對於現實生活充滿了許多無力感。

失去生命中重要支持者
賴雷娜提到,許多青少年在原生家庭及生活環境中都會有一個重要支持者,可能是朋友、情人、父母或祖父母。當失去生命中重要的支持者,一時無法承受內心情緒,想要以自殺來結束生命。

她觀察,這些有自殺傾向的青少年,多半容易專注在自己的問題上,或是認為「我已經盡可能想辦法生存了,不要造成別人困擾,可是你們還是離開我,那我也不想活了!」這些有自殺念頭的青少年,受到家庭破碎或情感創傷所影響,一開始會試著散發出求助訊號,有些人的性格情緒會出現極大的落差,甚至出現自虐自殘的舉動。身邊的父母、老師或朋友,是否察覺並聽見這些青少年正在生命幽暗處投出求救訊號?他們所想要的,只是希望被傾聽與陪伴。

賴雷娜分享,過去曾經關懷陪伴一位青少年,因自殺行為過於強烈,必須被強制就醫,與一群和自己有類似處境的人生活在一起。後來這位青少年在住院期間交到一些朋友,當她聽見別人的生命故事時,發現自己的問題好像沒有那麼嚴重。出院之後,傷害自己的頻率,也有漸漸緩和的跡象。

高風險少年是被社會遺忘的一群
她指出,每年約有兩萬個來自高風險家庭的青少年,他們是被政府和社會遺忘的一群。政府社會可以給予什麼樣的支持?從教育政策來看,因著原生家庭的破碎與困境,導致有些青少年學習成就相當低落,減弱他們去上學的動機與學習的意願。倘若未來政府在適性教育上能有更多推展,透過學習環境及制度的改變,幫助這些青少年找到發揮自我的空間。

賴雷娜說,當有高風險家庭個案被通報時,大多先是解決生活上的困境,提供經濟補助或物資給予,進一步去處理較棘手的家暴問題,這些身處黑暗角落的邊緣少年,他們的身心關顧,反而是容易被忽略的。倘若政府單位願意與非營利單位攜手合作,投入更多人力資源,不僅能承接更多的服務量,也提供更好的關顧品質。

「這些孩子,是我們社會的孩子!」賴雷娜表示,這些來自高風險或失功能家庭的青少年,藉著不同的社福單位及非營利單位共同合作,每個成長階段都有人願意陪伴他們一起繼續往前走,勇敢跨越生命中的困境與挑戰。此外,透過關懷陪伴的過程,提升青少年成熟度與穩定性,日後可以成為一個有正向影響力的年輕人。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