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家庭不可承受的重】李希昌:多一點愛與關懷 陪伴長者及照顧家屬

長照家庭需要更多陪伴與支持(愚人之友基金會提供)
長照家庭需要更多陪伴與支持(愚人之友基金會提供)


【記者何毓芬採訪報導】台灣受到高齡化伴隨少子化的影響,許多子女必須一肩扛起照顧年老父母的責任。社會上不時傳出長者或照顧家屬因受不了照護壓力,最後選擇以自殺結束一切。如何適時幫助這些長者及照護家屬,重新找到盼望?

埔里愚人之友基金會執行長李希昌受訪表示,許多子女一方面要賺錢養家,又要照顧家中失智或失能的父母,身心承受許多重擔和壓力,經常感到心力交瘁,容易產生負面情緒或罹患憂鬱症,甚至做出傷害自己或不理智的行為。

照顧失智失能長輩心力交瘁
李希昌提到,台灣「老老照顧」(老人照顧老人)的情況相當普遍,照顧壓力通常會出現在照顧者身上,容易隱藏許多的危機。他提到,過去曾經聽聞一起照顧者自殺的事件,年老的阿嬤照顧行動不便的阿公,阿公雖然雙腳不能走動,雙手卻還有力氣,常因不滿意阿嬤的照顧,出現多次家暴行為。阿嬤承受許多的壓力和委屈,累積的情緒無法適時得著紓解,最後選擇自殺了斷自己的生命,相當令人惋惜。

另一個案例是,山區部落有一對年約六十歲的原住民夫婦,妻子中風癱瘓臥床,需長期仰賴丈夫照顧生活起居,後來丈夫也中風無法工作,陷入憂鬱情緒並且有酗酒的狀況,甚至想要自殺來結束一切。後來,「愚人之友」得知這個家庭的狀況,透過居家服務及沐浴車服務的介入,適時幫助這個家庭減輕長期照顧的負擔。服務過程中,因著護理人員及服務員的傾聽、關心與陪伴,讓這位丈夫內心感受到一股被關懷、被支持的力量。除了幫助這個家庭改善照顧品質之外,同時也給予心靈上的關顧與支持。後來,發現丈夫的情緒愈來愈穩定開朗,也漸漸戒掉酗酒的習慣。

他也提到,有些獨居長者,因為長期一個人生活,顯少跟親友往來,比較容易胡思亂想。他鼓勵這些獨居長者平時要多與他人互動,或是參與支持性的團體,可以降低獨自在家的風險和孤寂感。

李希昌進一步指出,許多介於30-50歲的中壯年家庭,所謂的「三明治世代」,底下有年幼的孩子要哺養,上頭又有失智或失能的長輩要照顧。長久下來,子女及家屬身心不堪負荷。他觀察,面對高齡化社會,國人對於家庭照顧知識的教育訓練,是較為缺乏的。當家中父母出現失智或失能的情況時,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或照顧,常常束手無策。他認為,學習照顧長者,其實也是學習照顧年老的自己,呼籲政府單位能夠更多重視。

照顧者喘息服務 同理家屬心情
李希昌提到,這些年來,愚人之友透過「照顧者喘息服務」,接觸關懷許多照顧者及家屬,提供居家服務、專業醫護諮詢或心理諮商輔導等,舒緩減輕照顧者的負擔與壓力,給予他們所需要的心理支持。同時,也教導他們如何照顧失智或失能的長者,防止失能者繼續惡化,並且提升家庭支持系統與失能家庭的生活品質。此外,透過「家屬紓壓喘息活動」、「家庭照顧者喘息之旅」與「家屬支持團體」,邀請一些「過來人」進行經驗分享,同理這些照顧者的心情、處境與感受,讓照顧者感到不孤單,協助他們一起照顧長者,也陪伴長者能夠安心終老,走完人生最後一程。

「關心一個長者,就等於關心一個家庭!」李希昌分享,過去曾經協助一些教會開辦社區服務據點,發現有不少社區長者因此走進教會。他建議,教會可以透過提供「照顧者喘息服務」或「家屬支持團體」,主動關心社區中的長照家庭,成為很好的服務與福音的切入點。

家屬支持團體 服務與福音切入點
「每個人都應當提前為自己晚年的生活做好預備!」李希昌表示,當人邁入初老階段,信仰及靈性關顧是相當重要的一環,心靈上的支持與預備,可以延緩老化造成的憂鬱情緒或負面思想。建議以「積極性的照顧」取代「消極性的照護」,盼望每位長者都能尊嚴、健康及平安的度過晚年生活。他也提到,這個社會上需要多一點愛與關懷,當我們發現身邊的家人朋友或鄰舍,家中有失智或失能長者需要照顧時,願意適時給予協助,以友善、體諒的態度來關心這些家庭。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