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鄉與都會孩子生活現況調查報告】偏鄉孩子不到四成與雙親同住、七成心事無處說 需關懷陪伴

兒盟呼籲給偏鄉的孩子穩定資源挹注及愛和陪伴。前排左為坪頂國小楊毅立老師(梁敬彥攝影)


【記者梁敬彥台北報導】兒童福利聯盟今天(十二月17日)公佈「2018偏鄉與都會孩子生活現況調查報告」,結果呈現偏鄉孩子只有38.1%與雙親同住,遠低於都會孩子的86.7%;74.1%的偏鄉孩子從不或偶爾才跟同住的家人分享心事,而都會的孩子52.1%經常跟家人訴說煩惱。

偏鄉孩子參加校內安親(補救教學)的比例達72.2%,免費的社區安親(1919或博幼基金會課後陪讀班…)佔16.7%。放假日時,47.3%的偏鄉孩子最常從事的活動「打電動或上網」,63.3%的都會孩子則是與家人聚餐或出遊。發表這項調查的兒福聯盟執行長白麗芳表示,偏鄉的孩子除了教育資源比都會區的孩子缺乏外,其實他們更需要的是「家人的陪伴與關懷」。

這項調查所抽樣的「都會」樣本來自於105年綜合所得稅平均稅額的前6名鄉鎮(包括新竹縣市及台北市)的高年級在學學童(共226份),而「偏鄉」樣本數則來自於雙北之外的105年綜合所得稅平均稅額倒數30名鄉鎮內的教育部所認定的偏鄉學校且為兒童福利聯盟幫助個案的高年級學生(共409份)。

偏鄉孩子照顧自己也照顧家人
白麗芳說,受訪個案中,未與雙親同住的偏鄉孩子,38.2%是單親家庭,18.8%是父母離家工作的「留守兒」,24.2%的受訪童家庭經濟收入不穩定。他們平時缺乏父母陪伴,親子關係相對疏離,日常生活但必須學會自我照顧,還必須照顧年邁(爺奶)及年幼(弟妹)的同住者,這造成他們比同年齡的都會區孩子相對來得早熟,提早成為「小大人」,這也是他們不習慣跟家人分享煩惱和心事的原因。

相較於都會區的孩子下課後通常會被家人送去補習或是學才藝,偏鄉的孩子若是沒有參加學校的課後補救教學或是社區內的課後陪讀班(有的地區完全沒有),他們多半就是沉迷於3C或是在社區內閒晃。相較於70.9%都會區的孩子有經常跟同住的父母共餐的機會,只有46%的偏鄉孩子有機會經常與同住的父母共餐,甚至還必須負擔家計。

受邀參加記者會分享的偏鄉小校苗栗縣通霄鎮坪頂國小楊毅立主任分享,通霄鎮是個人口外移嚴重的鄉鎮,而位於通霄鎮邊陲地帶的坪頂國小,社區內「有戶籍」的居民千餘人,但實際居住人口遠低於此,且離學校距離最近的超商還在10公里之外。

偏鄉楊老師陪伴隔代教養孩子
13年前從台南市有3000名學生的小學到只有40名學生的坪頂國小任教的楊老師表示,這40名學生中超過半數都是「不與父母同住」(包括單親、隔代教養及留守兒),每天都有孩子早上沒吃早餐餓肚子來上學,由於學區內沒有課輔班及才藝班,也沒有教會,學校老師就是孩子們的保母,陪伴他們課後寫作業以及聽他們說心事。

楊老師說,像他關懷的學生「小萱」(化名)就是爺爺獨力撫養小萱和兄姊三個孩子。由於父親長年吸毒,小萱的媽媽在生下她之後就離家出走。小萱的爸爸長年離家,原本住台北的爺爺只好帶著三個兒孫搬回老家,缺乏親情照顧的小萱,放假只能在家看電視,直到現在連電影院都沒去過,因為離通霄最近的電影院在台中大甲,要轉好幾趟車才能到。小萱原本是個寡言的孩子,但因為感受到老師對她的愛,才慢慢敞開心「防」。

牧師籲給偏鄉孩子更多關懷
對於兒童福利聯盟的這個調查,擔任蘇澳芥菜種1919課後陪讀班及宜蘭夢想之家負責人的張孟訓牧師受訪表示:「與他在第一線服務偏鄉孩子的經驗相符」。張牧師說,以蘇澳芥菜種1919課後陪讀班的孩子來說,多數都是「失親」(單親、隔代教養或是喪親),他們在來到教會之前都沉默寡言,不喜歡與人互動,都需要跟他們一對一「磨」上一段時間才能破冰。

張牧師說,相較於都會區的孩子,偏鄉的孩子普遍自卑感較重,的確不會主動跟人說心事,若是學區附近沒有教會或老師沒有主動關懷,課後沉迷3C和網路的情形會比較普遍。

張牧師說,教會做課後陪讀班最大的不同就是「不僅顧學業」,更是生活與生命的陪伴,不僅是幫助孩子,也需要關顧家長的醫療、健康及就業,這是全人的關顧。目前只要是有教會的鄉鎮或地區,經過評估,確定服務可以持續,多半就會有1919的課後服務據點。但實務上的確仍有很多偏鄉的孩子,在課後需要更多的陪伴及照顧資源的投注,這方面學校能做的比較有限,像是教會跟救助協會合作,或是兒盟結合企業的力量,可以補公部門的不足。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