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基督教熱」不安 當代中國神學與宗教政策的挑戰

邢福增院長


【記者李容珍綜合報導】中國大陸基督徒近年來快速成長,掀起的「基督教熱」為何遭受中國政府打壓?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帶領的「新」時代,以及實施十個月來的「宗教事務條例」,將把教會帶往何處去?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教授,十二月14日受邀在高雄聖光神學院分享「新極權時代的中國宗教政策再思」時表示,習近平「新」時代的宗教政策,對於「宗教熱」,因教會發展太多、太快,予以整頓治理,希望建立新的宗教秩序;尤其基督教發展最快的浙江和河南兩個省,浙江15%人口以上信教,河南也有6%以上(信徒最多的省),所以這兩個省的十字架被拆。

浙江河南信徒最多首當其衝
另也針對共產黨員和18歲以下的青少年、大學生,嚴禁參與宗教活動,並對於長期解決不了的家庭教會問題一併處理。所以政府是「保護紅色,打擊黑色,教育及轉化灰色」。另透過城鄉重建,進行教堂布局,不允許在同一區有更多教堂。

邢福增院長指出,習近平一直認為意識形態是動搖國家安全很重要的因素,宗教是意識形態很重要的部分,透過宗教滲透會危害國家安全。習近平於2016年的宗教工作會議中,很清楚提到宗教與社會主義之間,有意識形態的較量;並提出宗教發展很快,要「慎重對待宗教場所和信徒群眾數量增長很快的問題」。

根據今年中共國務院公布的宗教白皮書,提到中國有3800萬名基督徒,但這數字沒有把家庭教會納入。其次,十年前公布的基督徒2305萬名,所以從官方統計,十年來基督徒從2305萬到3800萬,增加60%以上,這是非常驚人成長。

邢福增說,如果也包括非官方基督徒,可能至少有6000萬名基督徒。以6成的增長速度,十年後基督徒成長非常可觀。中國宗教界稱有五大宗教,但是「一教獨大」,就是指基督教,因為成長最快。共產黨員不過8000多萬,而基督徒人口緊追在後,所以中共當局會「慎重對待」,這也反應中共領導人對「宗教熱」的不安。

基督徒成長直追共產黨 領導人不安
為何出現宗教熱?當局的解讀是因基層政府幹部不管宗教,導致「放任宗教自由發展」,甚至很多黨員也信教,這對中共內部產生明顯的威脅感。所以習近平在2016年宗教工作會議中提出:「共產黨員要做堅定的馬克思主義無神論,絕對不可以在宗教裡尋找自己的價值和信念」,意即共產黨員絕不可以信教。

習近平也強調,「要加強對青少年的科學世界觀宣傳教育,引導他們相信科學、學習科學、傳播科學,樹立正確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這也是為何加強無神論宣導,禁止青少年和兒童信教和宗教活動,成為習近平重要的宗教政策,以此來壓制基督教的發展,也封住信教的源頭。

邢福增表示,習近平於2015年在中央統戰工作會議中提到,宗教工作要有四個必須:一、堅持中國化方向;二、提高宗教工作的法治化水平;三、必須辯證看待宗教的社會作用;四、重視發揮宗教界人士作用。

他指出,習近平的「中國化」關鍵,乃對於信仰教義,用「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觀」引領,用中華文化浸潤各宗教,支持宗教界對宗教思想、教規教義進行時代進步的要求的闡釋,堅決防範西方勢力利用宗教進行政治和意識形態的滲透。」

法治化是自訂法律管控宗教
如何加強宗教工作法治化?如習近平所說:「不允許有法外之地、法外之人和法外之教」。邢福增提醒,不用人治而用法治,聽起來很好,但是中國的法治乃是用自訂的法律,成為黨國管控宗教的工具,而非體現對宗教自由的基本保障。如浙江拆十字架時,正好官方用此口號為名拆除,若是與之抗爭,就被稱為不守法、犯法。

所謂「辯證看待宗教的社會作用」,習近平認為,宗教作用是透過辯證,有積極和消極作用。邢福增提到,習近平的宗教積極作用,不是要鼓勵更多人信教,去助長宗教熱,乃是「引導宗教為中國的政策服務」,包括經濟發展、社會和諧、文化繁榮、民族團結和祖國統一。

如何「重視宗教界人士作用」,所謂的「宗教人士」有四個標準:政治上靠得住、宗教有造詣、品德服眾、關鍵時起作用。邢福增說,「政治上靠得住」主要是「黨要對方做甚麼,對方就做甚麼」,「聽黨話,跟黨走」,考驗對方是否支持黨,就是在關鍵時起作用。

習近平為強化控制宗教,在思想和意識形態中國化,並透過法律壓制,來要求支持政府的政策,並加強對人的管理和控制。政府也加強基層宗教工作,也把管理宗教下放的基層行政單位,透過基層單位的區或村來管理宗教,這與過去透過縣來管理不同,也變得更嚴厲。

中共全國宗教會議後,政府從四方面來治理基督教私設聚會點:一、願接受政府管理,願接受基督教兩會工作指導的家庭教會,可給予登記。二、願接受政府管理,但不願接受基督教兩會工作指導的家庭教會,可給予臨時備案。三、願接受政府管理,但不願接受基督教兩會工作指導的家庭教會,要做好團結轉化工作。四、受海外教會滲透,不願接受政府管理及接受基督教兩會工作指導的家庭教會,要予以打擊。現今被重點打擊的教會屬於第四類,好讓其他家庭教會更大壓力而妥協。

習近平「新」極權時代 教會挑戰多
邢福增觀察,當習近平2017年繼續成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主義思想」被寫入憲法,並且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明顯看出習近平想要繼續做下去。面對習近平新的極權時代,不論對三自或家庭教會,包括兒童或大學生事工,以及境外進修、接受宗教培育,或是出版,教牧同工栽培、講道、財務和神學建設,都面對不同的挑戰。

他表示,中國政府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卻沒有保障「宗教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只是把宗教當成個人信仰,個人信甚麼都可以,但把個人信仰實踐出來,必須要有「宗教自由」,有言論和思想自由來表達信仰,甚至可以寫出來出書,有共同信仰的人組織起來成為基督教團體,而且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但在中國,很多人不敢讓人知道自己是信徒,否則會受到壓力。依目前中國教會的情況,我們持續關注,也要會中國的宗教自由禱告。

相關報導
【為中國代禱】中國家庭教會正被打壓 人民不敢自稱基督徒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