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內心小劇場

4083_妻子的內心小劇場


◎Joan

對於熟悉的人或不熟悉的面孔,我總喜歡報以笑臉,但四位好友近日不約而同的問我好,眼淚就這麼不爭氣的流了下來,我討厭藏不住自己的眼淚,好像挑戰個人世界紀錄再次失敗。相對的我也愛哭,出於感動、無奈、壓力等需要釋放,是救贖自己的免疫機制,彷彿只有眼淚流乾了,才能再次笑得出來。

婚姻步入中年危機
近日家中接待一些朋友,特別會悉心打掃,外子看我一邊用掃地機器人吸地,一邊用小刷子補強刷地墊上較小微粒,最後再掀起墊子吸下方的漏網屑屑,認為做了重覆、無效率的打掃,直指不用家中大吸塵器吸,是不願意學習有效方法。我解釋,大吸塵器對我負荷重,人還要跟著提,而我有腰痠的毛病,除非要吸的東西多,像是幫孩子們理完髮,才會動用,不覺得滿地自主跑的掃地機器人有何不好。另一半則覺得我找藉口,而且慢慢打掃會防礙到他的空間運用。然而我心中不禁緩緩質疑:「為什麼非得用他的方法才是方法?我就想悠閒地打掃。」

又比如和孩子一起看搞笑片,我總難免忘情地大笑,卻被另一半數落:有必要笑那麼大聲嗎?剎那間快樂的空氣凝結,雖然電影仍在播放,但我的視線一片漆黑,心底出現一堆問號:「如果在自家不能盡情地歡笑,還要小心翼翼,我是不是該出走,找個真正可以放鬆的秘密基地呢…?」雖然後來談開,明白對方不滿之處另有所指,但心中卻已加上警鈴:只要他在,切忌開懷大笑。

我想,不是我變了就是他變了,或者我們都在改變:「是中年危機或更年期到了吧?我們都不適應那個陌生的對方。」原以為另一半總會包容的,還是自己太天真加上粗枝大葉,從來不察這是他的地雷。我在腦中搜尋分析各種可能,把自己的感受和想法放在心裡,想著不在氣頭上溝通,免得口出惡言,接下來久久不能和睦相處。

生命不可承受之輕
一天早上參加完某個志工服事,下午去陪母親,晚上作飯時精神不濟,用某個小鍋熱剩菜,鍋中出現了焦痕,外子又忍不住指導:「為什麼妳煮就會黑,我煮就不會?」我說:「它材質較不好,遇到醬油和蒜頭之類的就會有此現象,我扔掉就是,別再提了,好累!」他的回應卻是:「每次都講不聽,妳都不認真解決問題,留爛攤子給後面的人,我才累!」實際上,那天剛好輪到他洗,當然對他感到歉意,但偶爾我先泡著打算軟化再處理也不行,他看到就會生氣,即使當天不是他負責刷洗。

如果說這是我們夫妻之前沒修到的一門課,神的心意可能是要藉此教導我們,等學會了,祂就會讓試煉過去。為了讓我們可以成為美麗的寶石而打磨,我希望我能忍受得住,但是好痛。

很多時候明明是小事,竟是生命不可承受之輕。本質悲觀的我,平日喜歡鼓勵人,現在卻開始懷疑我連自己都不能鼓勵自己了,還能鼓勵別人嗎?情緒堆積到來不及消化,唯電影、書籍、音樂、朋友有助緩解,可惜風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幾乎將我滅頂。

神賜下即時的安慰
牧師好友說,以前日子風平浪靜,不表示我們心靈比較健全,可能是尚未遇到風浪的檢驗,或許現在就是神驗收我們是否能見證祂的恩典和得勝的時刻。

日子愈過愈不開心,我想逃,也不想逃,我祈禱,同時央求孩子和朋友為我祈禱,求主與我同行,照明我心中的眼睛。有一天我為母親按順序朗讀《荒漠甘泉》時,沒料神就藉著考門夫人的領悟親自對我說:「我們要先經受今天的小苦難,才能得到經驗和力量來應付明天更大的試煉與苦楚。奔走天路的客旅,老在平坦的路上走,是永遠不能爬又陡又峭又艱難的困難之山的。」感謝神及時出手,不讓我沉入海中。儘管地雖改變,山雖搖動到海心,其中的水雖匉訇翻騰,山雖因海漲而顫抖,我也可以不害怕。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