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天來教會打掃 徐菊英默默守護課輔孩子及教會

課輔班孩子們與陪伴他們的菊英媽媽(圖/蔡明憲攝影)


▍丟棄萬事看作糞土 為要得著基督

【記者蔡明憲新竹報導】是什麼原因,讓一位姊妹一年365天都來教會晨禱,並主動協助教會清潔打掃廁所,以及陪伴弱勢孩童安親課輔?

寒假期間來到新竹市香山區的新竹榮光教會,還未進門就可聽到裡頭1、20位課輔班孩子講話的聲音,教會徐菊英執事安靜坐在一旁預備探訪的詩歌。這個身影,正是過去5、6年來的日常寫照—孩子們口中的「菊英媽媽」,默默守護著課輔孩子及教會。

菊英媽媽的一天,以寒假為例,清晨3點多起來靈修後,4、5點就來到教會預備心參加晨禱。晨禱結束後才是她一天事奉的開始,在課輔老師還沒到教會前,許多父母因為工作需要先帶孩子來教會,這時就由菊英媽媽先幫忙照顧。

8點課輔開始後,她能回家稍作休息,但11點半又出現在教會,準備中午課輔結束後的第一波環境整理。雖然課輔結束,但有些父母工作到傍晚才能來接孩子,這時都是菊英媽媽在教會陪孩子。一直到最後一位孩子約晚上8點多回家後,她再做完最後清潔整理、掃廁所後,正式結束一天服事回家休息;隔天繼續…。

學期間的教會課輔班在晚上,她同樣「早出晚歸」,在教會的時間常常都比在家還多。徐菊英執事並非全職傳道人,也不是為了薪水而不得不這麼做,但她幾乎以教會為家。這位非常愛教會的泰雅族姊妹,回首過去,其實生命裡曾有一大段時間是離開教會的。

感念陳亞平牧師關心禱告
從小在新竹尖石鄉長大、跟著家人參加禮拜,徐菊英對教會並不陌生,但信仰的經歷不深,「基督」那時對她來說是屬於父母長輩的信仰。後來嫁到五峰鄉,並於40多年前跟著先生搬家到新竹香山區工作,陸續生了四個孩子,就漸漸沒有教會生活。

讓她非常感恩的是,「那時新竹榮光教會的老牧師陳亞平牧師『不小心』遇到我。」陳牧師非常關心都市原住民的需要。當時徐菊英因為工作要輪班,禮拜天常要上班,一個月只能去一次教會,陳牧師仍然很有耐心鍥而不捨的關心她們家。

尤其先生生病時,徐菊英一個人照顧全家還要上班,生活很辛苦,陳亞平牧師知道後就幫她們家申請一些補助;後來多年,徐菊英因為兒子的工作跟著到處搬家,最遠曾搬到南投。但即使到南投,陳亞平牧師還是一直關心她們家,常常在電話中為她們禱告。牧者持續的關心與雪中送炭,徐菊英深深記在心裡。

「媽,我們要搬回新竹了。」一天,兒子這樣告訴徐菊英。沒想到這次遷移,也是徐菊英「定居在基督裡」的開始。當年第一次搬到新竹香山,徐菊英還沒有孩子,現在大兒子都已經40歲。走過40年的歲月如同曠野,徐菊英終於有穩定的教會生活了!

徐菊英執事默默守護課輔孩子及教會

徐菊英執事默默守護課輔孩子及教會

為主能做什麼就做什麼
再次回到新竹榮光教會,陳亞平牧師已安息主懷,接棒者姜宏達牧師也接棒關心她們家,並邀徐菊英一起參加聚會。一天,姜牧師邀請她來教會協助照顧課輔班的孩子,這個邀請,成為慈愛的神給她的呼召。

辛苦出身的徐菊英,認為自己沒讀什麼書、也不會講話,不能參與什麼服事;但知道這些孩子是有需要的一群,她以一顆「為主能做什麼就做什麼」單純的心,就來幫忙看孩子,並主動協助教會的清潔整理,掃廁所也不以為苦(尤其課輔班有一大批孩子,廁所會髒一些可以預期)。

一開始,課輔班晚上結束後,徐菊英是隔天凌晨4、5點就來教會打掃,希望在晨禱前讓教會恢復乾淨的環境;近幾年她則是留晚一點,將教會整理乾淨後才回家,隔天一早來就能心無旁騖的親近神。

對於課輔班,孩子常會有吵鬧不聽話的時候,菊英媽媽總是很有耐心的陪在孩子身旁,連同工都羨慕她對孩子怎麼這麼有耐心。這5、6年下來,姜牧師很謝謝菊英姊「默默奉獻教會清潔打掃及協助弱勢孩童安親」,話不多,就是以行動來愛教會。

當執事本來就是「做事」
徐菊英格外看重晨禱,不僅每天清晨3點多就起來個人靈修,接著就來到教會參加晨禱。值得一提的是教會晨禱聚會只有週一至週五,徐菊英則是六、日也一個人來教會晨禱。「禮拜六有一些聚會,需要為這些聚會守望;禮拜天主日,更需要為主日服事及弟兄姊妹守望。」對徐菊英來說,晨禱已經是她跟耶穌「每天的清晨約會」。

一早就來教會,晚上也是整理環境完才回家,一整天下來不會累嗎?徐菊英笑說,當然會累啊,「但我每天睡覺前就跟主禱告,求主挪走我的疲憊;一個人禱告,就是最好的休息。」好奇她真的一年365天都來教會(晨禱及打掃)?徐菊英確實除了參加教會的出遊,跟著牧者與弟兄姊妹一起去走走外,她的最愛就是「教會」,平時常常回到家後,還在「想教會」。

這樣愛教會的心,感動新竹榮光教會的弟兄姊妹與牧者,於2年前投票邀請徐菊英擔任教會「執事」。一開始聽到時,徐菊英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怎麼能當執事?牧者及弟兄姊妹的鼓勵,讓她學習「順服」並承擔。

而且對她而言,當執事後更是什麼事有需要她,她都樂意去做。「當執事本來就是『做事』。」徐菊英執事除了做份內「台上的事」(如領會、帶禱告會),仍然每天默默做較少人看到的「台下的事」,繼續為教會掃廁所。

神恩待做工也該得些工價。一開始徐菊英是主動義務為教會整理環境,教會後來感謝她整理的辛苦,給她一個月一千元;今年開始又加一千元,共兩千;而課輔給一千元,共三千元。「感謝主,也知道我的需要。」徐菊英仍是感激教會的照顧,而且持守十一奉獻,雖然自己有的不多,卻是一定要守的!

放下自己 服事就是美好的事
請教菊英媽媽最喜歡的經文?她想了一下是:「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他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著基督。」(腓立比書三章8節)徐菊英說:「我很感恩,我甚麼都不會,神有祂的美意,感謝主使用我,就是為課輔的孩子守望、禱告。」至於幫教會掃廁所,她認為就是「放下自己,能為神服事就很滿足,服事就是為神做『美好的事』。」

是什麼原因,讓一位姊妹一年365天都來教會清潔打掃?徐菊英姊妹跟自己同一代許多台灣的媽媽一樣,都認為自己不會講話,但她已經以行動說明:「教會就是我的家!」

徐菊英執事與教會媽媽們一起歡慶母親節(翻攝姜宏達牧師臉書)

徐菊英執事與教會媽媽們一起歡慶母親節(翻攝姜宏達牧師臉書)

您的讚是我們寫下去的動力!為論壇報FB按個讚!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